瀨名泉鮮少接觸海,並非源於喜好,而是由於海風總是吹徐得雙頰黏膩,容易造成髮質皮膚損傷,縈繞不散的鹽味則將自身包裹得密不通風,如同被誰不斷流淌的淚水所囚禁。

  「為什麼想來這裡?瀨名不是不喜歡嗎?」月永レオ的嗓音夾雜於一陣又一陣的海潮聲中自身後傳來,儘管是問句,但聽上去並沒有任何困惑的情緒。

  「誰說我不喜歡了。」

  瀨名泉一面側過頭一面沒耐性說著,毫不意外地見到自家國王陛下如同孩子般走在堤防僅有一步寬的牆頂,雙手張揚,似是維持平衡,又似是挑戰著自汪洋而來的強風。

  隆冬的風凜冽而刺骨,海邊更是如此,如同浪潮般一陣大過一陣,刮得他瀏海掩住了視界,瀨名泉趕緊回過頭打算喊身後那人注意些,便見那方月永レオ咧開了大大的笑,毫不畏懼地向著狂風敞開雙手,「哈哈哈I'm the  king  of  the  world──嗚哇、」

文章標籤

ni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