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708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4

  於是月永レオ便再也沒提過見面一事,回到了一週兩次生放、私下以Line閒談的相處。

  若說有所不同的,恐怕僅存於日常稱呼上,生放之外的時間瀨名泉改以喚對方的本名,月永レオ似乎很喜歡這個改變,至少他是如此認為。

  「喂熊君下首歌是你的……你在幹什麼!」瀨名泉方結束一曲,回過頭便見到持著手機來不及收起的朔間凜月,儘管對方一臉無辜,但他自然不吃這套,「該不會在錄影吧,立刻給我刪掉!」

  「欸……錄給國王大人也不行嗎?」友人萬分遺憾,卻仍舊於充滿殺意的監督下心不甘情不願地將檔案消去。

文章標籤

ni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5

  一般人恐怕難以在那樣的氣氛下再說出一個「不」字。

  而不幸的是這回瀨名泉並未超脫世俗,成為一般人之外的存在。

  因此當他猶豫且彆扭地回以「……好啦。」之後,耳邊傳來了令瀨名泉懷疑會使自己聽力急降的響亮歡呼,「萬歲──太好了!我愛你喔瀨名──!」

  儘管已然多少習慣對方誇張的口吻,他仍反射性地吐槽:「誰想被一個大男人說我愛你啊!」

文章標籤

ni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中上)

  「れおくん為何喚三毛縞MAMA?」瀨名泉坐在樹蔭灑落的大石上,經過數日休養後顯然狀態好轉許多,如今烈日當空時也能踏出家門──但活動力自然是不如以往。

  「瀨名不知道嗎?MAMA是洋文的『娘親』的意思喔!」

  「我怎麼可能會知道……慢著!為什麼要對著三毛縞一個大男人喊娘親?」

  面對一臉無法置信的白蛇妖,月永レオ歪著頭,想了想後解釋道:「小時候村子裡來了位傳教士,教了大家幾句洋文,其他都忘了,唯獨發音和名字相同的『MAMA』這詞被大家記下,於是全村的孩子都這般喚了,也就改不掉啦。」見瀨名泉仍舊一臉無法接受,他揮著手笑道:「無妨的,總歸旁人又不明原意!」

文章標籤

ni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綱文

 

/08

  也不知月永レオ究竟懷抱什麼心態為曲子命名。瀨名泉說服自己拋卻心中的困惑,認真地錄製起這首歌,一遍又一遍練唱的感覺很奇怪,身為職業歌手的友人朔間凜月肯定習以為常了,但以平面模特兒為職的他從未擁有「專注重複吟唱某首歌臻至完美」的經驗。

  排除過於突兀的要求以及差勁的初次會談的話,自己或許是有些開心的。

文章標籤

ni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綱文,少部分劇情有原型於最後說明
※一場nico歌手的網戀

 

 

  月永レオ或許永遠也無法忘懷那個乍似平凡的夜晚。

文章標籤

ni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包含三毛縞斑卡池捏他

 

  不說真心話就無法離開的房間。

  這是瀨名泉醒轉後首先映入眼簾的一行文字。

  看見無法離開幾字他如同觸電般猛地坐起身環顧四周,猶如病房般過分純白乾淨,令人心生恐懼,四角的房間中不見任何家具,唯有扇於門楣留下一行黑字的門扉,以及──

文章標籤

ni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沿用這篇的推理小說家與編輯設定
※懇請以寬大心胸包容文中捏他

 

  會議結束後回到家的月永レオ心情依舊不見好轉,本來打從最初這位當紅推理小說家便無比抗拒作品遭到電視劇化,理由是「全世界沒有人能出演瀨名!」,好不容易電視台死纏爛打加之業界熟人勸說,今年月永レオ總算鬆了口風,沒想到排山倒海的難題尚於後頭等待。

  「請讓瀨名泉性轉吧!」

文章標籤

ni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