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誌《盡其所能愛去愛》舊文
※月永るか視角,單純借用lion heart和あんスタ中出現的設定,與あんガル的本尊已經毫無關係了請注意
るか女子樂團出道設定

 

 

文章標籤

ni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4

  夢之咲的開學式上春意漫然,滿開緋櫻綿延校園各處,微風拂過便是一片吹雪的柔媚旖旎光景――明明是每年都會見到的景象,月永レオ的人生至今也見過十數回,卻依舊令他激昂無比,甚至錯過了新入生典禮,當新生代表致詞時,他人卻趴在櫻樹下作曲。

  「領帶的顏色……喂、你也是一年級吧?

  沈浸於作曲之中的他被強行拉回了現實,並非單純的譬喻,而是有人蠻不講理地扯著他的外套後襟,「你是月永レオ嗎?超煩人的、老師讓我來……

  作曲被迫中斷、靈感崩飛四散化為烏有,月永レオ抬起頭症想向闖入音樂殿堂的那人怒吼,然而回首卻迎上了一雙略帶慍怒的冰藍色瞳孔,宛若佇立海底仰望天空時,陽光灑入海面的澄澈光彩,他怔了怔,唇瓣翕動。

文章標籤

ni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0

  「瀨名真是溫柔啊!」

  月永レオ的指尖有些冰涼,令懼熱的他感到十分舒服。

  有那麼一瞬間,瀨名泉試圖抬起手,如昨日那般將對方的指尖緊握在掌心。

  但他終究沒能做到。

ni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個不正統的日本戰國時代au,看到最後就知道

 

 

  據聞淮火國大名瀨名泉收了一名小姓,養於深宮不讓全城上下接近。

  縱然朝議問起這事,瀨名泉也只是淡淡帶過,不作任何回應。

文章標籤

ni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8

  「你這兩天一直和月永待在一起?」

  同為值日生的齋宮宗忽地開口,瀨名泉拿著板擦的手頓了一瞬,將昨天的日期拭去後,才緩緩回答:「……哪有。」

  不幸的是瀨名泉周遭充斥著不愛聽他人說話的人們,而齋宮宗也是其中之一,「剛剛有看到你們一起上學。」

  「只是恰好遇見了而已。」

文章標籤

ni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4

  幾乎是在老師宣布下課的同時,月永レオ便立刻站起身。

  「レオ親又要去找瀨名親嗎?」仁兔成鳴將那個又字咬得很重,殷紅的眼緊盯著他,寫滿了顯而易見的好奇:「今天一直看你往A班跑。

  沒想到被其他人察覺了。月永レオ心知倘若誠實回答「我是瀨名這星期的戀人」,傳到當事人耳中肯定會招致一番怒吼以及無法平息的歇斯底里――他並不打算將短短一星期浪費在無謂的爭執與嘔氣上,於是笑著說:「因為想找瀨名玩啊!」

  仁兔成鳴抽了抽嘴角,「和那個瀨名親……玩?」

文章標籤

ni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又是一週的尾聲,瀨名泉望著西沉隱入河對岸無數高樓大廈的夕陽,沉默地倒數終章。

  「謝謝泉君給了我一個美好的星期。」身旁的少女笑著說道:「之後也能繼續以同班同學的身分來往嗎?」

  再理所當然不過的要求,但瀨名泉並未答覆。

  說到底,做決定的並不是自己,而是屆時自己身邊、連他也不可能確認其面貌的某人。

文章標籤

ni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互攻肉,前半レオ泉R18後半泉レオR18,非常慎入
※715 lion heart紀念日快樂

 

 

  瀨名泉自認並不是容易為離別傷感的類型。

文章標籤

ni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樁謀殺案的兇手就在我們之中。」

  倘若偷覷窗外的話,便得以看見強烈颱風肆虐下黑雲壓城的末日景象,然而此刻朱櫻司並無這等餘裕,厚實建材隔絕了外頭一切風雨交加的高級別墅內,他的注意力集中在響於交誼廳各個角落的月永レオ滿溢自信的嗓音。

  朱櫻司看見對方翠綠的眼眸閃閃發亮,他太熟悉那樣的目光了,每一回月永レオ高喊著「靈感湧上來了」不顧時間地點場合便開始振筆疾書時,便是同樣的神采飛揚。

  然而此刻習以為常的國王大人眼眸,只令他感到無比恐懼。

文章標籤

ni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原作背景,設定改編自《文學少女系列》

 

 

  「大家一起唱吧!」

  演唱會響起了本年度主打曲的前奏時,在觀眾響徹武道館的尖叫聲以及踏出了舞步的Knights諸人中,月永レオ笑著激起了觀眾更上一層的興奮之情,演唱會的粉絲自然對此曲不陌生,饒是Knights五人擁有麥克風與音響設備加持,也被場館中萬人齊聲合唱掩蓋。

文章標籤

ni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