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 all good wishes for a brilliant and happy Christmas season.

  ──於輝煌快樂的聖誕佳節中,獻上一切美好的祝福。

  如今想來,自己初次以Knights的一員站上Starlight Festival的舞台,俯瞰台下觀眾十既沒有喜悅更不見任何祝福,填滿心中的是自責、懊悔、空虛以及無盡的寂寞。

  即便不曾訴之於口,但於他而言,事隔一年得以與眾人佇立相同舞台之上,便是遠勝一切的聖誕贈禮與祝福。

 

冬の贈り物

 

  「請問兩位前輩Christmas當日有空嗎?」

  與兩個月不見的後輩相約於咖啡廳的開場白就是令瀨名泉摸不著頭緒的一句話,緊接著不知是為了找麻煩或者純粹看好戲,另一名實質比自己年長了兩個月的後輩笑容滿面地道:「小朱說什麼呢?國王大人和小瀨聖誕節當然是沒有空的啊。」

  「熊──君──」

  只可惜朔間凜月這輩子從未懼怕過自己壓低嗓音的恫嚇。

  「不是嗎?畢竟聖誕節是偶像帶給粉絲愛與夢想的日子,檔期排滿很正常啊?小瀨聯想到哪裡去了呢?」不懷好意的笑容只讓瀨名泉怒從中來。

  「什麼叫做聯想到哪裡去!」

  「Coach請您不要讓事態變得更複雜!」

  朱櫻司不滿地說道,然而似乎還想多說什麼的紅髮少年被瀨名泉身旁猛然抬起頭的作曲家搶下先機,「哇哈哈哈果然朱櫻這個稱呼還是很不習慣啊!凜月你說呢?」

  「都喊八個多月了……」

  朱櫻司滿臉「現在還說不習慣未免也太遲了」,而擅長作為和事佬的鳴上嵐連忙開口緩和氣氛並導回正題:「小司是打算邀請國王大人和小泉回來參加固定在聖誕節當日舉辦的Starlight Festival,所以才會詢問你們有沒有空──也是今天找你們出來的目的喔。」

  「欸?回去參加?已畢業的也能上台嗎!S1什麼時候有這條新規則的?」

  無論是月永レオ驚奇的呼喊或閃閃發亮的雙眼都令瀨名泉感到頭疼,「參加是指『作為觀眾在台下』吧,事到如今我們怎麼可能跑到夢之咲的台上啊……國王大人。

  儘管連忙換成了在校時的稱呼,但敏銳的朔間凜月似乎已然捕捉到了不小心脫口而出的音節,吸血鬼促狹地笑道:「哎呀,大家都這麼熟了小瀨也不用太拘謹,放輕鬆放輕鬆。」

  「這才不是放輕鬆的問題好不好!」

  「欸?凜月的意思是我和瀨名不用太拘謹想上台就上台?」

  「國王大人給我閉嘴。」瀨名泉這回記得用上在外的稱呼。

  似乎看不下去距離中心主題越偏越遠的討論,朱櫻司雙手一拍咖啡廳的木桌猛然站起,「啊──!請前輩們冷靜聽我說──!」

  「……小司,你也稍微冷靜點。」

  熱血上頭而一時失態的朱櫻司急急忙忙回復禮儀端正的少爺氣質,深深吸了口氣,在場最年少的成員雙頰仍適才忽略場合的表現有些泛紅,「總而言之,想邀請兩位前輩前來觀賞我們在Starlight Festival的演出……」朱櫻司微微歪著頭,小心翼翼地問:「……能夠來嗎?」

 

/01

  只是傳達邀請的話,並沒有非得聚集過去Knights隊員的必要。

  說是過去,自然是因為以鳴上嵐、朔間凜月兩位高三生為首的隊伍已然隨著月永レオ與瀨名泉的畢業而改朝換代,甚至擁有了不同的組合名稱。

  Knights並非遭到三人捨棄,而是被先行離開並正式出道的二人帶走了。

  說到底Knights不過是兩年前某個午後,迫於學校規制變動的壓力而倉促決定的組合名,和某人所憧憬的騎士精神截然無關,甚至那時的騎士們根本沒有侍奉的王。

  「那個臭小鬼越來越擅長撒嬌了!」踏入玄關後瀨名泉一面脫下鞋,一面不滿地說道:「鳴君和熊君未免也太寵他了吧。」

  「欸?」月永レオ踢了幾下,蹬掉了短靴,而後迎著瀨名泉恐嚇的目光乖乖將靴子收入鞋櫃,「可是凜月說朱櫻現在好像正努力擺脫小孩子的形象喔,畢竟有一年級新生了嘛,凜月和鳴肯定沒空讓他撒嬌了──聽說教導新隊員時還挺能幹的。」

  這事瀨名泉自然也知曉,他至今依舊三不五時與鳴上嵐於攝影現場會面,對方總是絮絮叨叨地談論著朔間凜月、朱櫻司、新加入的兩位一年級、如今的組合及此刻的夢之咲,因此瀨名泉還清楚不少月永レオ所錯過的情報,諸如兩位新入生被返禮祭上朱櫻司歌舞的姿態驚豔而來,其中一位甚至跟著加入了弓道社。

  總是被視作「末子」而關注寵愛的朱櫻司如今也端起了哥哥的架子無微不至地教導著新人,這樣的對方自然是不可能刻意流露撒嬌的態度。

  恐怕只是面對好久不見的瀨名泉和月永レオ,無意識地回到過去的應對罷了。

  「……那個臭小鬼。」瀨名泉又罵了一遍,嘴角輕輕揚起。

  而月永レオ早已開啟了暖氣跑向窩在客廳沙發上的六隻貓,「小約翰、レオ、瀨名、凜月、鳴、朱櫻我回來了 ──!肚子餓了嗎?爸爸去幫你們加飼料。

  畢業典禮前一日,原先打算與弓道部的貓們告別的月永レオ卻被率領著一眾小貓的小約翰纏上,接獲蓮巳敬人報案匆匆趕到現場的瀨名泉看見的是七雙眼睛同時望著自己,月永レオ難得一句話也沒說,但意圖撫養之情一切盡在不言中。

  比起驚人的貓量,起初瀨名泉無法忍受的反而是家中有兩位「瀨名」並存,但如今倒也分得清月永レオ呼喚時語調的不同,偶爾也覺得寵物與戀人間的分際十分有趣。

  Starfes啊──真好──我也想上台,瀨名你覺得我們先躲到後台的衣櫃裡,等他們上台了再跟著一起跑到舞台上可不可行?哇哈哈反正歌是我寫的,就算不用排練也能唱!」

  「我說啊……れおくん……」瀨名泉頭疼地發現忙著處理貓飼料的同居人興奮得全然忘懷本業,「我在咖啡廳說過什麼你全忘了嗎?」

  「才沒有忘!」月永レオ申辯:「不就是25號當天下午有新單曲的招待會嗎!看我華麗地在四點解決!回夢之咲剛好趕上下半場!朱櫻他們只參加下半場沒錯吧?」

  Knights正式出道的第二張單曲中封入了可以抽選兩百位名額的應募券,而為了感謝締造單曲販售佳績的粉絲們,聖誕節當日下午正是小型的招待會。

  「雖然是沒錯,但什麼華麗地解決啊?給我好好珍惜粉絲啊!」

  「我很重視粉絲啊,瀨名明明最清楚了。」Knights的隊長揚起眉,「只是更重視朱櫻他們而已,粉絲肯定能體諒的吧。」

  才不能吧,花錢的人為什麼要體諒賣家啊。瀨名泉於心底吐槽道。

  不過事到如今和對方爭辯也毫無意義,畢竟月永レオ已經不是那個需要他事事打理的學生偶像了,正如瀨名泉持續模特工作,對方也從未中斷職業作曲家的身分,並且與自己共同支撐著名為Knights的組合,真實世界的殘酷模樣彼此早已親眼目睹並身在其中。

  「趕快洗澡吧,你明天還要和劇組開會不是嗎?」

  除了Knights的歌、贈與朱櫻司等人的歌曲之外,月永レオ最近也接下了插曲的工作,總是說著「如果瀨名能出演我配樂的連續劇該有多好啊」之類任性的話語。

  瀨名泉從未說過自己同樣企盼著那一日的到來──總歸對方肯定懂。

  「好!瀨名一起洗!」月永レオ跪坐在六隻貓之中,回過頭向著他燦然笑道。

  「……知道了啦。」

 

/02

  夢之咲一年中盛大的活動不少,其中最高等級的S1雖稱不上隨處可見,但也不至於非Starfes不可的地步,何況自去年以降,Starfes演變成了歡送校內首席隊伍前往挑戰SS豪強的祭典,和其餘S1如七夕、萬聖節、情人節等等,本質上擁有極大的不同。

  自己執意邀請已畢業前輩前來參加Starfes的舉動,在新加入的後輩們看來恐怕是令人費解的吧。朱櫻司也明白這一點,卻覺得難以向兩位一年生解釋清楚。

  如今的夢之咲是和平的時代──儘管去年的DDD後前輩們也經常這般感嘆,但此刻相較於去年,又是更加和樂的環境,即使組合之間友好和睦卻不影響積極進取的氛圍──所以後輩們恐怕無法體會許多事物的難能可貴與得來不易,諸如許多人之間無法傳遞的心意、諸如面臨分崩離析的組合、諸如意圖徹底拋下一切踏上遙遠旅途的隊長。

  「雖然那天國王大人和小泉答應回來觀賞Starfes,不過小泉有說還是可能趕不及呢。」

  一年級尚未下課,因此練習室中只有兩名三年級生與一名二年級,朱櫻司擦了擦汗,接過鳴上嵐遞予的水瓶,「嗯……畢竟是ChristmasKnights舉辦了活動也是沒辦法的。」

  縱使刻意使用冷靜理性的口吻,但話中的失落之情仍舊顯而易見,原打算裝作一派輕鬆的朱櫻司對自己的不成熟感到相當沮喪,畢竟初衷是希望兩名已畢業前輩見證自己的成長,而非如同一年前那般仗著末子的身分向年長者撒嬌。

  「小司……」

  見鳴上嵐滿臉擔憂,朱櫻司連忙笑道:「放心吧,即使國王大人和瀨名前輩無法到場,我也會盡全力展現最完美的performance。」

  「小朱的職業精神倒是沒問題啦。」朔間凜月慢條斯理地微笑道:「不過這樣的小朱真是讓人懷念啊,自從升上二年級後感覺變成國王大人和小瀨的綜合體了。」

  「……恕我直言,這兩人的合體聽上去不太像稱讚。」

  「好,決定將原話完整報告給小瀨吧!」

  朱櫻司眼明手快地捉住朔間凜月意圖掏出手機的右手,及時制止了地獄單程票的發行,「請您別鬧了!」儘管人已經不在身旁,但憶起瀨名泉的怒吼仍令他感到一陣寒意。

  「小凜月別開玩笑了,」鳴上嵐笑著做出仲裁,儘管朔間凜月滿臉可惜地放下手機,但朱櫻司依然不信任地偷覷著對方的舉動,「不過人家能體會小司的心情喔,畢竟Starfes是不同的。」

  望著微笑的前輩,朱櫻司抿著唇,輕輕點了點頭。

  或許於夢之咲其餘隊伍看來,Starlight Festival不過是年度數個S1之一,且與其他S1不同,無法盡情施展自身的一切,絕大多數隊伍必須作為配角凸顯出前往參加SS迎戰他校的主角,不過是聖誕節一語將其包裹得與眾不同,實質上全然不是那般美好的活動。

  但偏偏是這樣的場合成為Knights初次全員齊聚的舞台。

  儘管創立Knights的兩位元老已然離開夢之咲、儘管此刻置身的組合名已然變更,仍舊無法抹滅那猶如青與白水晶打造的綺麗舞台的回憶。

  「小司明明在兩位一年生面前就像成熟的前輩似的,一碰到國王大人和小泉的事情就又變回以前的小孩子呢!」鳴上嵐笑著說道:「不過我也很喜歡這樣的小司喔。」

  「沒錯,平常端著前輩的架子累了的話,可以和哥哥們撒嬌喔……話說回來,小朱打算拖到什麼時候才喊我哥哥啊?做人要守信喔。」

  「……我們並沒有做過這種約定吧,凜月前輩。」

 

/03

  「其實時間上很緊迫吧?」

  當坐在沙發使用手機的瀨名泉發出今晚第三回嘆息時,懷中抱著兩隻貓的月永レオ笑著道。

  「你在說什麼啊?」

  性格彆扭的戀人反射性地蹙著眉否定道,然而月永レオ並不會被這拙劣演技騙過,他輕快說道:「Starlight Festival啊,瀨名可是盯著聖誕節當天的安排一整個晚上了喔。」

  「……我哪有。」

  「還嘆了三次氣。」

  「哪有──?」這回倒是迅速且高聲反駁了,看來嘆氣恐怕是下意識的行為。

  「不過也不是不能理解瀨名的心情,畢竟瀨名最不能抵抗年紀小的人撒嬌了對吧,所以看到朱櫻那樣拜託,會心軟也是理所當然的。」說著,月永レオ將最靠近自己的小貓舉到上方,毛茸茸的尾巴於半空晃了晃,「我說的對吧朱櫻!」

  「到底是在叫人還是叫貓啊,區分一下好嗎?」

  「正確答案是都有喔──」

  然而對方顯然不領情,瀨名泉忿忿放下了手機,「說到底那死小鬼會這麼執著聖誕節,還不都是某人去年擅自翹掉一大堆活動,直到十二月底才上台表演的緣故。」

  「哇哈哈哈既然已經過去了就讓我們把它視為美好的回憶,你說對吧瀨……我都說過很多次對不起了啊!」瞧見瀨名泉毫不掩飾的殺意,月永レオ心虛地辯解道。

  「道歉有用的話這個世界還需要警察嗎!」瀨名泉怒道,接著又嘆了口氣,「總之,助理說活動大概不會按照表定的時間進行,延遲結束應該是定局了。」

  並不意外的結果,月永レオ抱著貓,擅自躺倒於戀人的大腿,雙足超出了雙人沙發的範圍,因此跨在邊緣蹬著,他仰望著瀨名泉乍見冷漠的冰色雙眼微笑,「瀨名不希望他們失望?」

  所謂的他們指得自然是後輩三人。

  「……比起那種事,言而有信是做人的基本吧,畢竟都答應了。」

  真是無論如何都不肯說實話的傢伙,但幸好如今身邊盡是得以理解瀨名泉的人們。

  「告訴我吧,瀨名。」

  無視對方狐疑地問著「告訴你什麼」,月永レオ逕自伸出手,指尖輕觸著瀨名泉的臉龐,而後咧開燦爛的笑:「想要怎麼做呢?我可以為瀨名實現一切聖誕節的奇蹟喔。

 

/04

  中場休息,十五分鐘後將迎來Starlight Festival的下半場演出,上半場戰至最後的組合將會被下半場的隊伍挑戰,直到決出勝利者,儘管作為第二支登台的隊伍,但朱櫻司並沒有思考S1的閒情逸致,而是不住地偷覷著後台出口。

  「就算說了招待會預定在四點結束,國王大人和小瀨也不可能立即脫身的。」察覺了他的視線,朔間凜月淡然笑道。

  朱櫻司脹紅了臉,「我只是……咳、」忽然意識到兩名新加入的一年生就在身旁,他連忙重整態勢,「我當然是明白兩位前輩不可能立即趕來的。」

  可惜這番偽裝在朔間凜月與鳴上嵐眼裡等同於不存在。

  鳴上嵐笑著摸了摸他的頭,「人家也明白等待著重要的人前來的心情呢。」

 

/05

  自從牆面時鐘的時針踏過了四後,光陰便如同瀑布急遽流瀉般令人措手不及,再過十五分鐘Starfes下半場便將揭幕,月永レオ清楚若再不動身自己和身旁那人將錯過後輩的演出。

  但無論是他或瀨名泉都不能拋下眼前的一切,播放著單曲的空間也好、閃爍的鎂光燈也好、台下無數的粉絲也好,縱然再希望飛奔到夢之咲,身為偶像的彼此都不能輕易違背這個身分。

  滴答、滴答──月永レオ幾乎錯覺自己得以聽見分秒前進的聲響。

  儘管身旁的瀨名泉緊握著掌心,卻依舊面帶笑容地回答主持人根據粉絲響應而追加的問題。

  ──1225日尚未結束,兩位的聖誕節的夜晚有什麼安排呢?

  ──希望收到什麼聖誕禮物呢?

  明明再簡單不過,連小學生都能輕易答覆,身旁那人說出口的卻是違背本心的話語。

  世上哪有比「與重要的人們相伴」更加美好的聖誕贈禮呢?

  並未察覺兩名偶像的焦慮,主持人笑道:「仔細看發現時間已經有點晚了呢。果然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最後請月永先生做個總結吧?」

  按照企劃安排的台本,這裡該說些無傷大雅卻又撫慰粉絲的感謝話語,譬如適才瀨名泉也提及的感謝諸位公主大人的蒞臨、譬如感謝各位的支持,第二張單曲才能締造佳績、譬如未來也請多多指教──

  但月永レオ啟唇的剎那,出口的話語卻是「想必大家也很想延續這段時光吧?」

  見粉絲們興奮地尖叫著「想」,月永レオ感受到身旁瀨名泉錯愕的目光,但他恍如未覺地笑道:「感謝大家犧牲了聖誕節來到我們的身邊,就算是我,也認為這個節日肯定是要陪伴在最重要的人身邊的,而大家卻願意來到我們身邊──假如,各位願意繼續和我們一同享受佳節的話,我和瀨名接下來會前往夢之咲,請大家一起來感受聖誕節吧!」

  因為最重要的夥伴在那輝煌炫目的舞台上等待著我們。

  語畢,月永レオ毫不猶豫地拉起了瀨名泉的手,不顧對方的驚呼,一面大笑著「哇哈哈哈Merry Christmas!最喜歡你們大家了!」一面向著後台、向某個璀璨華麗的舞台狂奔而去。

 

/06

  鳴上嵐口中所說的「明白等待著重要的人前來的心情」,想必指得是一年多前某個花團錦簇、被大波斯菊環繞的舞台吧。佇立於青與白的聖誕舞台之上,俯瞰無數觀眾時朱櫻司想著。

  明明不過一年多之前,卻遙遠的彷若隔世。

  自己僅陪伴「Knights」走了短短一年,卻宛如踏過了漫長的歲月。

  初入學沒多久的DDDDuel、七夕、臨海小鎮煙火下的歌舞、Judgement、秋之花祭典、萬聖節、白雪紛飛的Starfes、節分、情人節以及為一切落下終幕的返禮祭。

  只消闔上眼,任何一瞬都歷歷在目。

  因為Knights於自己而言便是如此彌足珍貴的存在,是無可抹滅的靈魂記憶、是青春最絢爛耀眼的一角。

  清澈的樂音聲奏響,踏上舞台的瞬間,朱櫻司便不再回首察看後台通道是否開啟,倘若瀨名泉至此發現自己竟在演出中分神,之後肯定會招致一頓責罵的。

  對於月永レオ與瀨名泉的缺席感到失望的必然不是只有自己,想必鳴上嵐和朔間凜月也擁有相同的心情,既然前輩們都隱藏起落寞並以職業精神面對舞台,他自然不能輕易地將情緒展露於外,畢竟自己已然同樣是新成員口中的「前輩」了。

  縱使前輩們最終沒能趕上也沒關係,畢竟此刻所唱的歌,正是那兩人贈予他們的聖誕禮物。

  月永レオ所做的曲、並由瀨名泉填詞,彷彿離開夢之咲、帶走了Knights的兩人未曾真正離去,始終陪伴在他們身旁。

  清脆錯落的旋律令人聯想到白雪靜謐落下的剎那,猶如源自重要之人的祝福與禮讚。

  此刻獻給觀眾們的歌曲名為《冬日的贈禮》。

 

/07

  兩年前瀨名泉蒞臨Starlight Festival時,舞台上加上自己僅僅三人,面對的是因Knights的破敗而欣喜、國王的離去而歡呼的觀眾,甚至無法理解自己置身於此的理由。

  去年再度背負著Knights之名站上相同的舞台時,隊伍流入了新血、一度離開的國王回到騎士們的面前,而他在風雪之中呼喚那個闊別一年的稱呼。

  爾後便是此刻,當月永レオ與瀨名泉氣喘吁吁地趕到現場時,以鳴上嵐和朔間凜月為中心的組合已開始演出,兩人只能站在人潮的最後方,看著那象徵冰晶的青與雪花的白所構成的璀璨舞台淹沒於無數觀眾的背影、以及揮舞著的各色應援棒之中。

  儘管看得不甚清楚,但瀨名泉知道他所重視的夥伴們正放聲高歌。

  善於調動氣氛的鳴上嵐、舞蹈華麗的朔間凜月與全然拋卻過去生澀的朱櫻司。

  站在後方的兩人則是初見,但想必是鳴上嵐提過的兩名一年生了,即便瀨名泉並不認識新成員,但陌生的歌聲完美地融入了合唱之中,如此便足夠了。

  「感覺……」身旁的月永レオ低聲說道,縱使於歌聲繚繞之中,依舊明晰可聞:「感覺聽著他們的歌聲靈感就會不斷湧上,擅自組成了溫暖的音律──比被爐更溫暖、比火焰更炙熱、比聖誕樹頂端的星星更加耀眼的旋律!」

  他尚未回答,便感受到月永レオ握住了自己的手。

  彼此誰也沒能將目光自舞台移開,他們只是緊扣著彼此的指尖,遙望著後輩們呈現的贈禮。

  瀨名泉揚起微笑,期待起月永レオ即將譜寫的曲子。

 

 

後記
想著Starfesknights的各位肯定擁有不同反響的意義寫出了這篇,結果變得有些意味不明
如果以活動來看的話大概是泉和司雙五星的故事吧(?獅心二人畢業後帶走knights這個名字,剩下的人改名的設定來自阿烟,之後應該會繼續這個設定寫寫knights的大家
感謝看到這裡的你,聖誕快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yo 的頭像
niyo

燦陽之下

ni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