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未成年不宜的內容(。

 

 

  月永レオ推開法國餐廳的玻璃門扉時已屆深夜,儘管外頭掛上了「Close」的牌子,然而店內暖黃的燈光未暗,灑落在寫著「Knights」一詞的雕花招牌上暈出矇矓的光。

  正在前台收拾的店主聽見踏入的足音,連頭也沒抬便開口:「今天怎麼那麼晚?」

  「和總編談不攏,說人家是我們贊助廠商的關係企業,不能寫得太難聽,問題是──問題是──那是人吃的東西嗎!」月永レオ一面褪下大衣,整個人陷在店門口柔軟的沙發中,瀨名泉只看得見對方的橙色腦袋,「焗蝦超級不新鮮!而且那個醬汁是來自地獄的泥漿嗎?簡直想往廚師臉上倒!根本是在玷汙海鮮!假如我是水產養殖大叔的話肯定會把人抓起來揍一頓吧!」

  「不要擅自替水產養殖大叔犯罪啊!」瀨名泉將最後一個酒杯置入櫥櫃後,沒好氣地說道。

  關閉木製櫥櫃時發出了喀的輕響,於此同時聽見月永レオ站起身的聲響,對方像是沒聽見他的話語一般笑道:「鳴已經回去了嗎?明明還沒十一點。

  「今天客人提前離開就直接結束營業了,我讓鳴君先下班了。」

  畢竟「Knights」是預約制度的法國料理餐廳,客人離去便也沒有繼續開張的必要。

  瀨名泉說著,旋過身毫不意外見到佇立於後的月永レオ,對方湊近他,笑得瞇起了眼──是彼此相遇以來再熟悉不過的神情,瀨名泉被牽引得唇畔也勾起了幾難察見的弧度,迎接月永レオ落下的吻。

  「好甜……瀨名喝了酒?是巧克力酒?」

  還是一樣精準得駭人的味蕾。他暗忖,「……明明才嚐了一滴,為了確認和甜點的配合度。」

  「就算這樣我也嚐得出來──好甜啊,就像瀨名一樣甜美的巧克力酒香!」

  彷彿意圖尋覓殘留的利口酒香一般,月永レオ再度吻上他的雙唇。

 

モーツァルトチョコレートリキュール

 

  瀨名泉的住處便位於餐廳的正上方,十五坪大的單人公寓,月永レオ儼然家主般拉著他的手上樓,瀨名泉好不容易掙脫了壓著自己在沙發深吻的意圖表示先去洗澡,然而厚臉皮的對方卻直接抱著換洗衣物跟進浴室──他忍不住質疑月永レオ究竟何時偷渡了備用衣物在自己家裡。

  匆匆擦拭身體後便雙雙躺倒在床鋪上,月永レオ棲了上來,就著極近的距離笑靨燦爛地說道:「剛剛打開店門只看見瀨名一個人,害我以為終於找到穿越時空的方法了。」

  初次見面的夜晚月永レオ也是同樣的笑容。直至今日瀨名泉也得以清晰回憶。

  在他獨自一人,以為一切都終結之際,這個人踏入了「Knights」、踏入了自己的生命。

  月永レオ又和瀨名泉交換了一個親吻,舌尖描繪著他唇瓣的輪廓,捲走了最後的酒甜並笑著說:「犒賞辛勤工作的瀨名!」

  還來不及回應,瀨名泉便見對方張口含住了下身。

  性器被口腔包覆的剎那他一聲低嘆,感覺全身上下的血流都向著那處湧去,月永レオ沒用太多技巧,只是讓分身的前端頂著上顎,並且以舌頭舔舐隨著柱體被喚醒而浮現的每一根筋絡,雙手則靈活地玩弄著兩顆肉球,但僅是如此,瀨名泉的全身便因快感而染上淡淡的粉紅,並隨著月永レオ的撫慰而溢出破碎的喘息。

  吞吐了數下,月永レオ讓他的性器離開口腔,彷彿玩耍一般以指尖不輕不重地愛撫著完全站立的柱體,彼此都是男人,對方自然清楚戳弄何處最能引發瀨名泉的快感並迎來他的低喘,瀨名泉想著自己應該移開視線,否則才沒多久就要交代在這裡,然而戀人翠綠的眼刻意凝視著他,逼迫瀨名泉一瞬不瞬地欣賞戀人的服務,月永レオ伸出舌由下而上,像是品嘗甜點般舔舐著,頂端滲出的液體和戀人淌下津液混在一起,看上去分外淫糜。

  「、れおくん、哈啊……」

  「嗯?瀨名想射的話就射吧。」

  話語的末尾由於對方再度含住了他的性器而口齒不清,瀨名泉一面於心底吶喊「不要在口交時說話」,一面咬著下唇,艱難地開口:「……我是想說我也幫你。」

  大抵也清楚說出這話耗費他多大的勇氣,月永レオ從善如流地讓瀨名泉跪趴在自身上方,雙方直面著彼此下體的姿勢令瀨名泉害臊無比,但又忍不住為接下來的發展而興奮。

  感受到身下月永レオ撫弄著自己的會陰,敏感點被一陣一陣輕戳的他忍不住想逃開,但終究源自快感的愉悅遠遠高於羞恥,於是他也專注在自己面前的工作。

  由於月永レオ適才忙著照顧他,自身的陰莖尚未勃起,但單是瀨名泉伸出雙手握住柱體,便得以感受到那處增加的硬度,他惡作劇地以指尖戳弄頂端小孔,立時聽見身後月永レオ「晤、」的一聲,獲得了反應的瀨名泉十分滿意地將性器含入口中,以舌面包覆、時不時以牙齒輕咬,知曉此刻對方也正在撫慰著自己,被月永レオ口腔包裹的快感全都化為他以加倍取悅戀人的努力。

  「等、」身下月永レオ的舌尖突然移向另一處時瀨名泉忍不住喊出聲。

  「嗯?」而當事人卻像沒事人那般詢問他。

  「你該不會是要……」

  月永レオ並未回答,而是直接以行動證明,下一秒瀨名泉便感受溫暖濕軟的事物鑽入了後穴,猶如意圖開拓一般,細細地舔著周圍的皺褶,而他則慘叫出聲:「れおくん!快停下來……啊、」

  舌尖舔過內壁的觸感與手指擴張截然不同,瀨名泉清楚自己的後穴正丟人地收縮以迎合來自月永レオ的刺激,但即便腦海中明白應該要阻止身後月永レオ的舔弄,他仍舊受快感所操縱而擺動腰際,與嘴上拒絕全然相反,肉體誠實地渴求更多。

  「嗯、很、很髒……」

  「剛剛洗澡時不是特別清乾淨了嗎?」

  「……那是兩回事!」

  儘管瀨名泉試圖讓自己集中精神為對方口交,但後穴被舔弄的觸感太過鮮明,單是抑制呻吟便已耗費全部精力。

  不會要直接舔到自己射吧?瀨名泉浮現了這個可怕的想法,立時在成為現實之前開口說道:「夠了れおくん……潤滑……」

  「咦?可是瀨名還沒──」「你還真想讓我靠這樣高潮啊!」

  瀨名泉坐起身,氣急敗壞地自床頭摸出了潤滑劑,扔到顯然十分失望的月永レオ手中,接著沒好氣地下命令,「快點。

  對方低頭看了看手中的潤滑劑,再望向努力掩飾羞恥的他,笑容燦爛地覆上來輕吻瀨名泉的額角。

  「瀨名真可愛啊。」

  「……哪有人這樣形容成年男人的。」

  「可是我是說真的,」月永レオ翠綠的眼盈滿了笑意,「第一次踏入『Knights』看見瀨名時,我就想著『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美麗的人』。」

  「你哪有只是想著,明明說出來了。」瀨名泉糾正對方有所缺失的記憶。

  「哇哈哈哈又美麗又可愛,瀨名像是精緻的沙河蛋糕,外表完全想像不到入口的甜美喔──」

 

  「啊、哈啊……、れおくん……啊、」

  瀨名泉十指攪緊床單,閉上眼扭動著腰迎合月永レオ一次次的抽送,軀體重合無數次的如今,對方深知自己所有的每一個敏感處,每一回緩慢抽出、再大力插入時都正好頂在最能引發瀨名泉歡愉的點上,把他的呼喚撞成了一片片不連續的破碎呻吟。

  然而對方似乎並不滿意,月永レオ就著連接的姿勢俯下身,貼著他的耳廓輕聲說道:「瀨名、張開眼。」隨著發話時落下的溼熱氣息而來的是戀人輕輕咬著頸項旁細軟肌膚的酥麻,引得瀨名泉又是一陣顫慄。

  「我想看瀨名的眼睛。」

  月永レオ說,喘個不停的他才巍巍顫顫地睜開雙眼,眼眶朦朧一瞬,而後便得以明晰地見到潮紅著臉的戀人,瀨名泉才知道自己眼角淌落了淚水。

  ──我也想看你的眼睛。瀨名泉想著,但終究沒能化為確實的言語。

  那雙碧綠的眼眸毫無疑問是自己的救贖。

  他選擇伸出雙手,摟住月永レオ的背脊,在喘息之中勉強尋回自己的嗓音,「快繼續、レオ……啊、」

  話語未竟,無需他催促的戀人直接以新一波抽插撞碎了呼喚,瀨名泉高高翹起的性器頂在月永レオ的小腹,隨著彼此腰際的動作而一次次摩擦,留下前端滲出的液體,前後疊加的快感使他的指尖深陷對方的背脊,瀨名泉沒有閒暇思考自己的動作是否給對方帶來紅痕──總歸工作需要他勤於修剪指甲──只是在不成聲的呻吟之中,以氣音呼喊著戀人的名字。

  「嗯啊、啊、……啊、」

  隨著快感自結合處湧上並不斷堆積,無論彼此的體溫都在上升,然而他顧不了那麼多,只知道身體猶如火燒,炙熱的中心便是持續感受著月永レオ疼愛之處,宛如肉體將被高溫所融、並與對方合二為一。

  還想要更多。

  想要對方更深地佔有自己。

  被快感浸染而朦朧的意識之中唯有這個念頭無比清晰。

  而他的身體誠實地遵照意念而動,瀨名泉的雙足勾上月永レオ的腰,邀請對方更深入地攻城掠地,將自己弄得一蹋糊塗。

  ──我喜歡你。

  恍惚之間,似乎聽見了月永レオ的告白。

  明明是成日將喜歡與愛隨意掛在嘴邊的性格,但偏偏投入了真切愛情時的告白真摯得令人心痛,瀨名泉幾乎分不清眼角淌下的是否仍舊是緣於生理的淚水。

  「嗯啊、れお……れおくん……啊──」

  「喜歡瀨名、好喜歡……」

  彷彿純巧克力製成的甜點那般,苦澀之中又嚐到令人不捨放開手的甜美。

 

  結束法國留學生涯回到東京的瀨名泉,創業之路遠遠背離了「順遂」二字。

  父母留下的遺產是一間三層式小公寓,一樓被他裝修為法國餐廳「Knights」的店面後,手頭資金不多、並且與銀行貸款的瀨名泉決定不聘請外場人員,而是自己作為廚師身兼服務生。

  但生來便不近人情的性格得罪了不少人,一時間網路上鋪天蓋地的負評──昂貴、難以下嚥、服務態度差勁等等惡劣評價如影隨形地跟隨著「Knights」,客人日漸稀少,直接重創餐廳業績。

  直到某個整晚都沒有任何客人上門的夜裡,瀨名泉佇立前台望著空蕩蕩的店面,心想不如自己還是結束營業,儘管討厭被他人呼來喝去,但起碼去大飯店應徵廚師能夠保障穩定收入,幾年後也能償還為了這間店所積欠的債務吧。

  如今回憶起來,彷彿是神明聽見了他「就讓今晚成為『Knight』的最後一夜吧」的心聲,玻璃門便恰好於這個剎那,被整夜初次造訪的客人所推開。

  瀨名泉錯愕地抬首,迎上了一雙笑意盎然、宛若夏日綠蔭扶疏的明亮眼眸。

  他甚至忘記說「歡迎光臨」。

 

  當月永レオ打著哈欠踏出臥室時,瀨名泉正準備的餐點恰好起鍋。

  「刷過牙了嗎?」

  一面關閉電磁爐一面問道,換得對方的「刷了──瀨名眼中的我是需要叮嚀刷牙洗臉的小學生嗎」的抗議。

  他沒在月永レオ的精神狀態是否和小學生沒兩樣的問題上糾結,而是端著陶瓷的盤子上餐桌,「雖然早餐就吃這個不太好……不過我試著改良了香料的成分,你試試看?」

  使對方眨了眨眼的是再平常不過的法國家常前菜,香料焗烤田螺,戀人吸了吸鼻子,「百里香放得比以前多一些?」

  明明使用問句,卻是肯定的態度。

  「……在吃之前就劇透很有趣嗎?」瀨名泉假模假式地抱怨道,並且催促般叉起一塊螺肉,送到溫順地張開了嘴的月永レオ口中。

  瀨名泉靜靜地凝視著緩慢品嘗螺肉的對方,雖然打死他也不會說出口,但月永レオ隨著咀嚼自己的料理而笑逐顏開的模樣,無論見過多少次都不會厭煩。

  他曾問過對方身為美食評論家,不論吃什麼都表示「美味」,是否會因而喪失公信力,而月永レオ則信誓旦旦地表示「除了瀨名煮的以外,哪有人能讓我不管吃什麼都說好吃」,毫不客氣地將各大廚師與米其林餐廳拋諸九霄雲外的發言,令瀨名泉忍不住感到有些開心。

  趁著對方細細品嘗時,瀨名泉向著月永レオ手邊的高腳杯注入了紅酒,而對方嚥下了螺肉後輕抿了一口紅酒,而後笑著說道:「勃根地的Robert Groffier……瀨名還說只換了香料,明明連焗烤田螺的紅酒也換成這支了。

  「提前說的話不就沒有驚喜了嗎?」酒量不佳的他並未與戀人一同飲用,只是微勾著唇畔。

  「那瀨名接下來還有什麼驚喜呢?肯定是能讓我靈感湧現的美好佳餚吧!」

  瀨名泉凝視著月永レオ,憶起數年前那個對方踏入「Knights」的夜晚,在沒有第三個人的空曠餐廳中,極盡所能地誇耀著他的料理。

  ──簡直像是莫札特第十號鋼琴奏鳴曲,和弦圓滑地接連奏出的快速音符,卻在結尾戛然而止,讓我的靈感不斷湧現!

  縱然瀨名泉跟不上對方亢奮的情緒,但有人肯定自己便令他無比滿足。

  至少在最後的最後,有人喜歡過自己的料理便足夠了。

  「你們公休日在什麼時候?我怕我下次來的時候吃不到。」當瀨名泉端上甜點時,店內唯一的客人問道。

  他聳了聳肩,「店裡的狀況你也看到了。我打算只做到今天,然後就把店收了……」頓了頓,瀨名泉於對方錯愕的目光之中,垂著眼輕聲笑道:「……謝謝你成為我最後的客人。」

  想必是令熟識者所震驚的話語,連瀨名泉都說不出自己為何向初次見面的客人示弱,或許他比自己想像中更加不捨這間餐廳與開店以來的年歲,但無論如何,倔強高傲的人生中唯一的示弱都將與這間餐廳一同葬送。

  「什麼?不煮了?明明這麼好吃?」對方起身時太過激動,險些打翻了桌上的檸檬塔。

  「所以我說你也看到店裡的狀況──」「繼續營業!」對方擅自截斷了他的話語,「絕對要繼續營業!」

  篤定的說法令他有些火光,忍不住反駁:「就算開著也只是虧錢──」

  「至少開到明天,」他最後的客人勾起堅定飛揚的笑容,翠綠的眼眸中擁有某種令人信服的力量,「只要延遲一日就好,絕對會出現奇蹟的!」

 

  曾以為是最後的顧客,實際上卻是知名的美食評論家,離開後於社交平台上發布了關於法國料理餐廳「Knights」的訊息,使諸多追隨者蒞臨嘗鮮──直到翌日確實湧入平日數倍的客人後,瀨名泉才後知後覺朱髮綠眼的客人的真實身分。

  但那也是過去的事了。

  如今「Knights」不但一位難求,甚至採絕對預約制度,而即使店面並未拓展,卻也聘請了一名有志學習法國料理的服務生鳴上嵐協助外場招待。

  這一切的一切,確實都是月永レオ所造就的奇蹟。

  「啊!這就是昨天瀨名嚐試莫札特巧克力酒的原因吧!」

  月永レオ看著他端上的名為伊斯巴翁的法國甜點歡呼道,並且彷彿面對藝術品不知從何下手一般,小心翼翼地打量著以玫瑰、荔枝和覆盆子三種原料所製作出的粉色甜點。

  「我把味道調整得比較酸,所以才拿利口酒調和。」

  酒液浸入玻璃杯後,月永レオ滿臉欣喜地抿了一口,然而卻見正準備切開伊斯巴翁的右手停下動作,將刀子置於桌面。

  「れおくん?」

  下一秒立即明白了對方停頓的理由,月永レオ起身,彎下腰向坐在右首的他伸出手,捧起了他的臉頰,溫熱的唇瓣挾著酒香覆上,瀨名泉的舌尖嚐到了巧克力的甜與酒的薰香,而月永レオ彷彿待他徹底感受過巧克力酒的美好後,才結束了這個長吻,然後笑著說道。

  「剛剛忘了,這是早安吻!」

 

 

後記
原本是同題目但完全不同的劇情(打算寫個原作向泉醉酒的故事),但星期五晚上吃了一間明明食材不錯、味道也很棒的火鍋店,然而店內沒有什麼人,惶恐的niyo回家立刻確認了網路評論,在上班族之中評價還不錯才感到安心──然後就有了這個故事。
有種30天內寫了三年份的肉之感,決定齋戒一段時間(),感謝看到這裡的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yo 的頭像
niyo

燦陽之下

ni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