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生日賀文
※獅心cp成分有
※承襲《冬日的贈禮》後續,沒看過也無所謂

 

  「燻鮭魚蔬菜捲和醬汁佐干貝各一份。」

  「唐揚雞一……兩份好了。」

  「司君只准點一份炸雞。」

  「那沒關係,另一份給我吧!我看看……除了唐揚雞外,再加烤雞翅兩串、秋刀魚串兩份、柚子胡椒雞腿肉一份、鹽烤草蝦兩份,還有……」「國王大人點太多了吧!小泉這樣沒關係嗎?」

  「國王大人又不會胖,對吧小瀨……啊、干貝再加一份。」

  「為什麼都問我啊!超煩人的!好了,就先這樣吧。」

  店員好奇地問:「各位不需要點酒嗎?」

  「我們不喝酒。」

  待店員離開後,朱櫻司放下手中的熱麥茶,終於忍不住開口。

  「……雖然很感謝各位前輩的邀請,但既然這裡沒有人能喝酒的話,為什麼要選在居酒屋啊?」

  人氣偶像團體Knights的諸人面面相覷半晌,「……為什麼啊?」

  「哎呀、印象中是國王大人指定的吧?說著『居酒屋才有大人的味道』。」

  「對對就是這樣,就決定是國王大人的錯了。」

  看著互相推卸責任的前輩們這番令人懷念的光景,朱櫻司無言以對。

 

太陽よりも眩しい

 

  「好的!」鳴上嵐舉起手中的冰涼柚子茶,示意眾人也各自舉起手邊的飲料,「為了今天終於滿十八歲的小司,乾杯──生日快樂!」

  一陣整齊劃一的「生日快樂」後,玻璃杯相擊的清脆聲響盈滿居酒屋包廂,儘管面前都是再熟悉不過的面容,朱櫻司仍有些羞赧,「謝謝各位前輩……明明工作很忙還特地空下這天。」

  朔間凜月與鳴上嵐畢業後,也順理成章加入了月永レオ和瀨名泉所在的偶像組合Knights,朱櫻司過去所加入的「Knights」,如今的元老只剩下自己一人,儘管心知一年後自己也將成為這群人中的一員,但偶爾還是會湧現被拋下的挫敗感,畢竟無論如何努力都無法跨越出生日期而造成的隔閡。

  「對了、還沒問那兩個孩子升上二年級後還習慣嗎?」

  「小鳴太操心了,他們的功課又沒問題,不會被留級的。」

  「在座會被留級的只有熊君你一個人。」

  朱櫻司無視朔間凜月的「國王大人不也差點不能畢業」據理反駁,笑著回答鳴上嵐:「上了二年級後他們都更沉穩了,其實要不是伏見前輩的託付,我還打算直接將弓道部長交出去。」

  所謂「他們」指得是去年加入組合的兩名新人,目前都已安穩地升上二年級,儘管當初兩人自我介紹時說著「看見了朱櫻學長在返禮祭上的歌舞才決定申請加入隊伍」,而其中一人甚至隨同進入弓道部並作為目前的副部長,但朱櫻司至今仍對他人憧憬自己這件事沒有太多實感。

  「憧憬」與偶像和粉絲之間的「熱愛」大相逕庭──喜歡、並且渴望成為那樣的存在,然而於朱櫻司而言,怎麼想Knights中該受到憧憬的都該是月永レオ與瀨名泉才是,那些理應是和自己無關的情感。

  「啊、這麼說來,這次有個新人也是從小就作為平面model發展的,鳴上前輩和瀨名前輩應該也聽過他的名字。」

  說出姓名之後,包廂內兩名模特兒發出了拉長的「喔──」,看來確實是如預料中的相識。

  瀨名泉挑揀著盤中青菜的部分入口,剩下的肉類則通通夾到月永レオ的碗裡,一面說道:「雖然知道,但真的是只有聽過的程度而已,沒有合作過。

  「人家倒是合作過。」鳴上嵐有些躑躅地笑道:「怎麼說呢?有點心高氣傲?雖然能力是真的很好,不過待人處事就還需要加強了,經常會和合作的對象發生爭執呢。感覺這孩子沒什麼朋友,小司可能要注意一下。」

  朔間凜月插嘴:「好熟悉的人設啊,小瀨不覺得嗎?」

  「……你想表達什麼?」

  瀨名泉的恫嚇被朔間凜月徹底忽略,而一旁塞了滿嘴烤肉的月永レオ則口齒不清地下了結論:「感覺這個人性格好差勁啊!」

  「國王大人不要這樣!小瀨受重傷了!」

  「咦為什麼瀨名受傷了?」

  「超煩人的都給我閉嘴──司君繼續!」

  事已至此其實朱櫻司不太願意繼續發言──經驗表示通常做為發言者容易遭到迫害,但即便升上三年級他也無法抵抗瀨名泉殺人的眼神,只好說道:「……那個、聽說是國王大人的fan。」

  包廂陷入短暫的沉默。

  「我就說這個人設真的有點熟悉吧?」朔間凜月平靜地表示。

  「不對不對、一點也不像!小泉才不是那麼露骨的人呢!」鳴上嵐據理力爭。

  自己可能無法活過這個十八歲生日了。朱櫻司悲傷地想著,一面頂著眾人好奇的目光與瀨名泉恨不得直接掐死他的殺氣,解釋那名一年級生其實也不曾直接說過是月永レオ的粉絲,而是某次副隊長偶然察覺對方的播放器只分為三個資料夾。

  第一個是Knights的表演曲,第二個則是月永レオ的所有歌曲,不論其自身組合單曲、商業插曲或者寫給其他歌手的曲子,第三個則是其他。

  「……然後我才驚覺原來他打聽Knights的過去member並不是想知道unit的歷史。」

  「……小司你還是當作他是好奇歷史吧,心情上比較舒服。」

  「哇哈哈哈喜歡我的音樂的絕對不是壞人!我喜歡他!」全然沒搞清楚狀況的月永レオ朗聲大笑。

  「總之,整體而言是個挺冷淡的孩子。」朱櫻司說道,頓了頓,覺得如此形容不甚精確的他補充道:「不是說他不好,只是感覺不太懂得表達關心他人的方式,才會使用攻擊性的言詞吧,如果換作國王大人和凜月前輩的說法就是──」

  「傲嬌!」月永レオ與朔間凜月異口同聲。

  「……我可什麼都沒有說喔。」見兩人已協助補完了形容詞,朱櫻司連忙撇清關係。

  「真的是小泉呢!」鳴上嵐感嘆道。

  「哪裡像啊!」

  「對嘛,瀨名那麼溫柔。」

  朱櫻司懶得理會月永レオ與眾不同的世界觀,將話題轉移到另一名新人身上,「另外一個孩子的性格倒是和某人好像,之前和Rabbits的對決中,興致上來了竟然當場即興舞蹈,連帶得兩個一年級亂成一團,對方可是有三個經驗豐富的三年級啊!所以我們理所當然輸了。」

  「某人是誰?」毫無自覺的那個某人問道。

  瀨名泉挑起眉,「這個和『某人』很像的孩子該不會還剛好擅長作曲吧?」

  「這倒是不至於……未來似乎打算往職業舞者發展的樣子,所以我們的舞步都給他編了,不過偶爾也會說什麼『啊、等等,我想到了』之類的感覺很熟悉的話,讓人有點困擾。」

  「感覺也是很麻煩的新人。」月永レオ說道,「所以某人到底是誰?」

  沒人回答。

  「這個新人該不會剛──好──很憧憬小瀨吧?」朔間凜月不懷好意地拉長了音,無須詢問也知道這位吸血鬼的意圖為何,朱櫻司並未上當,將口中的烤雞肉嚥下後平靜地回答:「這世界上可沒有那麼多巧合喔,凜月前輩。」

  「什麼意思?」

  「雖然明明和某人這麼像,但其實是因為憧憬鳴上前輩加入的,整天說著『嵐是全世界最美麗的人』之類的話,好像很想和鳴上前輩2shot的樣子。」朱櫻司看著鳴上嵐認真地說道:「所以要麻煩鳴上前輩抽空作為OB回來了。」

  鳴上嵐心花怒放地笑道:「啊啦、真是令人開心的邀請呢!人家最喜歡清純可愛的男孩子了!」

  「要不是小鳴還未成年,後半段這句話就是完美的犯罪宣言了呢!」

  「……瀨名前輩,就算您這樣目光複雜地凝視國王大人,我想他也不會懂的。」

  懇切的建議立時遭到對方恩將仇報,瀨名泉毫不客氣地將他的臉頰當成麵團狠狠搓揉,朱櫻司抵死掙扎仍然逃不過施虐的指尖,「對噗起瀨名前輩請別捏窩錯惹……噗對窩明明沒錯……」「臭小鬼我看你是太久沒被我罵很懷念嗎?對我不敬可是重罪還記得嗎?」

  「小瀨,小朱也不小了,今天就十八了!」

  「十八也未成年我喊他臭小鬼有什麼不對?」瀨名泉一面回應,也沒停止手上的施暴。

  正義使者鳴上嵐說道:「……我們這裡也沒有人成年啊,下個月才出一個國王大人。」

  真正左右戰局走向的則是其實沒怎麼搞清楚狀況、嘻嘻笑著的月永レオ:「朱櫻今天生日,放過他吧瀨名!」

  朱櫻司有生以來初次由衷地覺得月永レオ是騎士們的國王大人真是太好了。

 

  「總而言之,」慶生宴的末尾,連最後的殘羹冷炙都清得差不多了,朱櫻司清了清喉嚨做出總結:「由於後輩們都很崇拜前輩們,所以……雖然前輩們工作都很忙,但還是希望能偶爾回學校指導大家……去年剛出道比較忙沒有提過,但現在應該比較穩定了吧?」他小心翼翼地說著,見四雙眼沉默地直視自己,朱櫻司心虛地補充道:「我覺得大家應該都很想見到OB的。」

  依舊無人回應,正當他努力思索自己究竟說錯了什麼,便聽瀨名泉重重嘆了一口氣,「『大家』是誰?」

  「欸?」意料之外的問題令朱櫻司愣了片刻,他眨了眨眼,回答:「就是……現在unit中二年級和一年級的後輩。」

  然而這個回答只換得瀨名泉一聲沒好氣的「啊?」今日恰好滿十八歲、按理說更加成熟的朱櫻司仍舊嚇得反射性地縮了縮身子,左思右想也不知道究竟說錯了什麼話激怒對方。

  「哇哈哈哈瀨名那樣的說話方式是不行的啦,就算本意是珍惜對方,也只是造成反效果而已,你看朱櫻一臉委屈的樣子──啊、不過在我面前就沒問題了,因為不管瀨名說什麼我都懂喔!」

  「國王大人最後一句話只是單純秀恩愛吧。」鳴上嵐沒好氣地吐槽道。

  「而且朱櫻你也是!不可能不明白瀨名在說什麼吧!」月永レオ翠綠的眼直視著他,朱櫻司見到自己紅色的倒影於對方眸中分外鮮明,「將自己的心情坦率地說出來,這才是一個團隊──咦、不對,朱櫻現在不屬於我們團隊,而且不喊我leader……可惡啊浪費了帥氣的發言!」

  帥氣打從一開始就是不存在的吧。朱櫻司於心底吐槽。

  但對方都說到這種程度了,他自然也清楚自己該傳達給眾人什麼。

  「請我重來一次,」朱櫻司微笑面對最尊敬的四位前輩,「希望前輩們能抽空回來夢之咲指導,後輩……以及司都非常想見前輩們,如果能一同歌唱舞蹈的話,肯定是非常幸福的一件事。」

  月永レオ滿臉「我就知道」的得意、朔間凜月仍是狡黠的微笑、鳴上嵐笑意盈盈,唯有瀨名泉哼了一聲,「說得這麼好聽,那剛剛為什麼不這麼講?」

  「關於這個……」真相倒是令他難以啟齒,朱櫻司垂首,壓低了嗓音,「……總覺得都十八歲了,還撒嬌著說『想見前輩們』實在太不成熟了,瀨名前輩不也常說我是喜歡撒嬌的臭小鬼嗎,所以才、」

  「夠了。」朱櫻司戰戰兢兢地抬起頭看猛然截斷自己話語的瀨名泉,對方仰起下巴,仍是那副猶如高傲的藍眼貓般的微笑,乍看難以親近,實際認識後正如月永レオ所說,是個極其溫柔的人,「就好像前輩欺負後輩是天經地義的,後輩和前輩撒嬌也是天經地義的好嗎?」

  「不對!前面那句絕對僅限於瀨名前輩吧!」

  「哈哈哈既然可愛的後輩都這麼說了,人家覺得不回去不行了。」鳴上嵐笑道。

  朔間凜月一臉想到壞主意的笑容,「而且我也想親眼見識那個小瀨二號。」

  「才不是什麼二號!」瀨名泉狠狠地捶了吸血鬼一記。

  明明是一如往常屬於Knights的鬧哄哄景象,但於此刻的自己而言,並不是像過去那般隨手便得以拾取的畫面,朱櫻司只是凝視著,並且真切地感受到這並不是自己所置身的「Knights」。

  「朱櫻一臉羨慕呢!」

  月永レオ不知何時坐到他的身邊並發出感嘆。

  「才沒有羨慕呢!」朱櫻司撇過頭噘著嘴說道,半晌後,才輕聲說道:「……好吧、是有點羨慕,如果能和前輩們一起debut就好了、之類的。」

  「欸、但是我倒是覺得朱櫻這樣也不錯喔?」月永レオ滿臉「怎麼會這樣想呢」的不解,「不用經歷我們當時亂七八糟的年代,安穩地成長茁壯、成為偶像,在滿滿的祝福中度過十八歲生日,這不也是好事嗎?」

  憶起對方的十八歲生日是處於何種情況,朱櫻司輕輕地「嗯」了一聲。

  注意到這廂對話的朔間凜月笑道:「何況小朱羨慕歸羨慕,現在作為隊長也過得很快樂吧?如果要你立刻加入我們,小朱可能也會捨不得後輩喔!」

  儘管身為學生偶像,自己所經歷的遠不如眼前四位前輩,但無論是作為部長帶領弓道部也好、作為隊長率領兩名沉穩的二年級以及特立獨行的一年級們也好,都是作為「獨自留在夢之咲的朱櫻司」的他才能創造的珍貴回憶。

  倘若沒有以自己雙腳踏過這條漫漫長道的話,肯定是沒有加入Knights的資格吧。

  「所以、剩下的這段時光我會盡全力磨練自己,讓明年的朱櫻司擁有和前輩們站在同個舞台上的資格的。」

  朱櫻司微笑著說道。

 

  聽見他的宣言,四名前輩對望片刻後,率先發出感言的是鳴上嵐:「真好呀,這就是人家最喜歡的可愛男孩子的青春呢。」

  月永レオ揉了揉他的頭髮,朔間凜月則捏了捏他的臉頰。

  而瀨名泉微笑地說道:「好好享受吧,臭小鬼。」

  享受遠比太陽更加耀眼的青春。

 

 

後記
高貴遊戲池有段是司改口喊leo為「我らの王」,這邊直接沿用這個設定,讓他在leo畢業後都稱呼國王大人
雖然從頭到尾都沒幫四個學弟取名字,但設定得很開心,兩個二年級生是沉穩的性格,比較外向的那個一起加入了弓道部成為弓道副部長,司在畢業打算把弓道部長給他;而另一名二年級生善於謀劃出策,司有考慮是不是要給他國王的位子。
至於兩個一年級生,leo粉的那位是同擔拒否的偏激粉,本能地(?)排斥ob瀨名學長,不過後來承認了瀨名學長後變成knights的團推了(但是不會說出來)
嵐粉的那位獲得了和偶像的合照後貼在sena house的牆上,之後繁殖(?)成嵐的所有雜誌封面也都出現在牆上,和leo的雜誌封面數量競技中。身為隊長的司由衷希望他們能將這份幹勁用在S1上面,不然和fine對戰又輸了他恐怕只能選擇切腹逃避學生會長桃李未來一個月走路有風的小人得志樣。

獻給我最喜歡最喜歡的司,生日快樂!也感謝看到這裡的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yo 的頭像
niyo

燦陽之下

ni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