觥籌交錯的慈善酒會中,不擅酒精的瀨名泉向侍者取了一杯蘇打水偽裝白酒,玻璃杯靠在唇畔小心翼翼地觀察四周尋找上司殷切叮嚀的重要人物。

  他並未費太多力氣便覓得了目標,業界的鬼才正被環於人群中心,以成年男子而言過於纖瘦嬌小的體格、隨意紮成馬尾的朱色頭髮、以及無時無刻不盈滿了笑意的翠綠雙眼。

  瀨名泉還沒來得及思考該以什麼名目上前攀談,便見對方彷彿有所感應般於這一刻抬起了頭,不偏不倚迎上他的目光。

  而後如同發掘了耀眼之物般雙眸因驚喜倏地瞠大,盛滿了會場的壯麗燈光而閃閃發亮。

  如同忽略了刻下身處酒會,月永レオ的目光越過聚集身周的人群直直凝視著瀨名泉,任誰都看得出唇畔綻放的笑靨是源於心底真摯的喜悅。

 

エンデュミオンのキス

 

/01

  窗外灑入的晨光燒灼著眼皮,感受到白晝暖意的瀨名泉緩緩睜開雙眼,映入眸中的是陌生的純白天花板,他眨了眨眼,緊接著傳來的是左臂上的重量,瀨名泉側過頭,以他的角度只看見了朱色腦袋以及髮旋,但即便如此已經足夠推斷出此刻的情況。

  以特殊運鏡與無法猜透的劇情走向聞名的天才腳本家與監督、曾於多部戲劇中一人囊括學院賞的腳本獎與監督獎的業界鬼才月永レオ,正在身旁沉沉地睡著,而早已進入休眠狀態的筆記型電腦則丟在一旁,甚至忘了闔上。

  這並不是一夜旖旎後的清晨,月永レオ只是單純地撰寫腳本大綱直到再也承受不住眼皮的重量,而作息規律的瀨名泉更是早在午夜之前便深陷夢鄉。

  縱然如此,與初次見面的人同睡一張床也是相當離譜的狀況。

  正當他小心翼翼地抽出被月永レオ擅自當成抱枕的左手時,身旁手機傳來了收到訊息的嗡嗡聲,電量即將告罄的手機螢幕上跳出的是來自模特兒事務所上司的訊息:「我看到你和月永レオ一起離開了,幹得不錯嘛瀨名君」。

  正打算回覆「不是你想的那樣」,便見Line視窗又彈出了新訊息。

  「這樣月永レオ下一部戲的角色就很好談了吧。

  完全被誤會了。

  天底下哪有深信下屬以身體取得資源的上司呢──瀨名泉心底暗自吐槽,接著想起打從最初便是上司委婉地暗示自己以「夜晚的營業」攻陷知名腳本家月永レオ,那麼會有如此順理成章的聯想也不奇怪。

  然而別說自己是個不折不扣的直男,顯然月永レオ也壓根沒將價值一億元的容貌往枕營業這種醜事聯想,而是於大庭廣眾的酒會之中自顧自地歡呼道「你長得好美麗啊──等下、我的稿子在哪──快跟我來,靈感湧上來了!」

  接著便被帶出了酒店,造就令上司誤會的一幕,而後莫名其妙地陪同月永レオ書寫腳本直到被睡意吞噬。

  「……這下該怎麼辦啊?」就這麼回去和上司表示自己一無所獲想必對方也是不會採信的,正當瀨名泉陷入深刻的煩惱,便聽見身旁傳來一聲「嗚啾」。

  這是哪一國語言?

  還不等他覓得解答,便見身旁月永レオ猛然坐起,而後眨了眨眼,向他綻放一個燦爛的笑,「你還在啊!」

  明明是兼任監督的編劇,卻生了一張說是明星也不為過的容貌。饒是對自己相貌相當自信的瀨名泉也不禁思忖,而後才想到該和對方打聲招呼,「……早安。」

  「瀨名怎麼有氣無力的?宿醉?」

  他決定先無視過於親暱的稱呼,而是回答:「我在想該怎麼和上司解釋,他看見我們兩個一起離開酒會了。」

  月永レオ歪著頭,滿臉昭然的不解,「那又怎樣?」

  「你是真不懂還假不懂?」瀨名泉沒好氣地說道:「上司以為我們睡過了。」

  「喔。」鬼才編劇點點頭,而後又問:「他以為是我睡你還是你睡我?」

  「這種事一點都不重要!重點是他以為你是可以靠枕營業獲取資源的人!我該怎麼解釋其實只是在你旁邊看你寫劇本並且滑手機,一個晚上什麼事都沒做!話說你能和男人做嗎?」

  「不行,難道你可以?」

  「真巧,我也不行……不是、」瀨名泉嘆了口氣:「所以我正在煩惱回事務所該怎麼交代。」

  月永レオ微微低下頭,右手食指貼在唇畔,「……瀨名想要角色?」

  「藝能圈有不想要角色的人我倒是想見見他。」

  「那簡單!」月永レオ猛地抬起頭,瀨名泉的視線撞上對方翠綠色的眼,儘管與對方相識還不到一日,但那目光他萬分熟悉,是昨夜月永レオ望見自己時神采飛揚、喜悅滿溢而出的目光,「待在我身邊吧──覺得你待在旁邊就很有靈感啊!你昨晚也看見了吧,只要你待在我身邊腳本就會源源不絕地湧現!所以在我寫完曠世巨作之前都待在我身邊吧!」

  還來不及做出反應,只見月永レオ敞開雙臂,如同意圖擁抱他一般自顧自地笑著說道。

  「劇本完成後直接將這個角色交給你!如何,很划算的交易吧!」

 

/02

  瀨名泉始終反對以枕營業換取資源這種業界陋習,儘管自兒童模特兒開始便於龍蛇混雜的藝能圈打滾,早已耳濡目染各種無法搬上檯面的遊戲規則,但他從未想過有朝一日自己竟會收到上司「變得和那些人一樣不堪」的命令──儘管上司的用詞並未如此直白露骨,但言下之意就是既然身為模特兒的他演技極其慘烈、跨足俳優不易,那麼與其讓事務所費心資源角力,不如將這張臉的利用價值發揮到最大。

  「說到底根本沒有這傢伙喜歡男人的證據好嗎?白癡上司!」

  回憶起自己被「就算不願意起碼先看看月永編劇長什麼樣子」強硬帶進酒會的來龍去脈,怒上心頭的瀨名泉吼道。

  「發生什麼事了啊瀨名?」

  聽見人在客廳自顧自發飆的他,月永レオ自室內探出頭詢問,馬尾因地心引力而下垂,感覺有些丟臉的瀨名泉連忙搖搖手,連忙轉移話題,拿著掃把的現役當紅模特兒沒好氣地說道:「我說你啊,客廳上次打掃是什麼時候?」

  大編劇的目光游移,「上次完成劇本後……那是什麼時候啊?」

  「就算你問我也答不出來好嗎!你上部劇是什麼時候?秋番?夏番?」

  「太過分了難道瀨名不是我的忠實影迷嗎?」

  還真不是。

  無須出聲,瀨名泉的表情已然誠實地給予回答了,而月永レオ一臉裝模作樣的受傷,「明明想要我的角色想要得不得了,為此還上了我的床不是嗎!」

  「你的腳本就是依靠曲解事實寫出來的嗎?」

  「當然不是!是依靠靈感、妄想還有宇宙喔!」月永レオ拍了拍單薄的胸膛並昂首宣布道。

  「靈感和妄想也就算了,宇宙是什麼啊?聽起來像是奇怪的宗教。」

  「宗教的話應該去問我朋友,他認識活神……啊、總之客廳就交給瀨名啦,我也不記得上次讓人打掃是什麼時候了,你看嘛,我又是寫腳本又要被抓去做監督,沒什麼時間整理。」

  瀨名泉彎下腰,將奇形怪狀的紀念木雕自沙發底下取出,一面想著難道是地震時滾進去的嗎,一面回答:「雖然幫忙打掃是無所謂啦,但既然沒時間整理的話,請個長期家政婦不就行了嗎?反正你又不缺錢,說不定靈感來了還能寫出一篇超越家政婦三●的腳本。」

  原以為以超越平均收視率25%的神劇為目標能夠激起對方的熱血,然而卻見月永レオ垮下了雙肩,嘆息道:「不行啊,家政婦會打擾我寫劇本──不管是吸塵器轟隆隆的也好、洗碗的水花也好、甚至只要有人在這個家無聲走動都會破壞靈感的湧現。

  這聽上去確實令人困擾。

  「那我在客廳大掃除不也會吵到你打字?」

  「這個倒是沒問題!」月永レオ的情緒轉換飛快,適才還在嘆息的腳本家臉龐立刻堆滿了笑,「好像瀨名的話就沒有問題了,所以順便一下吧!反正你都拿了這麼多好處了。

  瀨名泉挑了挑眉,低聲吐槽:「……說是拿了很多好處,完全沒有實質收到手上的東西啊。」

  「嗯?瀨名說什麼?」

  「說你真是毫無戒心以及喊我的名字起碼加個『君』吧。」

  「欸、可是我不習慣啊!下次來片場看看,我都是這麼喊大家的。」月永レオ一臉苦惱,接著彷彿靈光一閃般笑道:「不然你喊我加個『君』吧……話說回來,瀨名有喊過我嗎?」

  原打算回答「不是喊月永先生嗎」的瀨名泉思考一瞬,發現自己從酒會相遇至今15個小時似乎真的沒有呼喚過對方。

  「這麼親暱地喊你才奇怪吧?」

  「有什麼關係,我們同年齡不是嗎……幹嘛這麼驚奇,剛剛瀨名在掃地時我看過你的維基百科頁面了。」

  他連忙收下了訝異的神情,「有什麼感想?」

  「本人比照片好看太多了!百科建立者絕對是你的anti!」

  見對方認真地如是回答,瀨名泉險些忍俊不禁,按理而言早見識過藝能圈無數俊男美女的鬼才監督,竟如此真心誠意地喜歡著自己的容貌,實在是無解的謎題。

  他忍住了笑,雙手交疊在掃把的頂端,下顎則抵著手背,「月永君?」

  「唔?」

  見對方似乎不甚滿意,瀨名泉只好嘆了口氣,「……れおくん?」

  於是便換得了笑逐顏開的大腳本家,一面思忖著明明也是於險惡的藝能圈生存下來的佼佼者,這個人卻易懂得難以理解,一面發誓自己在外頭絕對不會這樣呼喚,接著收穫了月永レオ關於「雙面人」的嚴厲控訴。

  「那麼、我等等掃完後就直接離開,不打擾你寫腳本了。」重新開始整理工作的瀨名泉說道。

  結果對方一臉意料之外,「欸?」

  「什麼『欸』?」

  月永レオ直接拋下了電腦慌慌張張地跑向他,直接出手抓住了衣襟並且大力地搖晃,「瀨名不是要留在我身邊直到劇本完成嗎?」

  「別搖了別搖了,我是答應過沒錯……」好不容易掙脫魔掌的瀨名泉不知第幾次嘆息,「不過所謂留在身邊是怎麼執行啊?我還以為只是一個形容。」

  原以為該是個大難題,卻只見月永レオ笑得瞇起了眼,毫不猶豫地回答。

  「瀨名住進來吧!在完成劇本的這段期間裡,都待在我身邊吧!」

 

 

後記
原始標題:
※想靠枕營業走捷徑是不是弄錯了什麼
※就算是枕營業,有資源就沒問題了對吧
(夠了)

順帶一提日本的編導制度是監督(導演)屬於製作的電視台(也就是領電視台薪水的工作人員),而腳本才是日劇的靈魂,各家電視台、事務所會出錢網羅知名編劇撰寫腳本

原本想先寫點存稿再發出來,但最近因為很多事情相當疲憊,三次元也有、獅心也有……總之就是不知道會不會有後續(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yo 的頭像
niyo

燦陽之下

ni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