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永レオ生日賀文

 

  早晨推特上瘋轉的一支Youtube影片,其來源是高人氣偶像組合的隊長兼知名作曲家月永レオ的私人Blog,由於經紀公司禁止旗下成員使用一般性的SNS,如TwitterInstagram等,因此不少藝人以撰寫Blog代替——其中便包含更新時間極其不定全憑心情的月永レオ。

  而前日深夜正是月永レオ心血來潮更新了Blog的日子。

  標題僅「合唱中」一語,而內文不見一字,只有一支Youtube影片,任誰都看得出是手機所錄制,而畫面正中心則是被六隻毛色不同的貓所環繞的橘發背影。

  那人揮動雙臂,以想必洋溢著燦然笑顏的宏亮嗓音指揮著六隻貓:「小約翰、レオ、瀨名、凜月、鳴、朱櫻,三、二、一、開始——!」

 

貓の騎士たちの歌

 

  「不對不對,瀨名開口得太早了,重來重來!哇啊レオ不是叫你,什麼?你是因為我喊了瀨名不開心嗎?我沒有罵它喔!」

  攜著周身寒意踏入客廳,便見到坐在地板認真與六隻貓對話的月永レオ,瀨名泉還來不及向對方說聲「我回來了」以及「就算開了暖氣也不要坐地板上」,對氣息最敏感的橘貓便抬起了頭,小跑步向著自己而來,並且撒嬌地於他腳邊蹭了蹭。

  伴隨著月永レオ的「朱櫻?啊、瀨名歡迎回來!辛苦了!」

  瀨名泉一面回答「我回來了」,一面抱起了名喚朱櫻的橘貓,為了避寒過冬而自然生長的貓毛使朱櫻看上去比平時圓潤了一些——「等等、這傢伙胖了吧。」瀨名泉擁著橘貓立時發現並不單單只是毛變長,而是確確實實的重量增加了,他抬起眼望向月永レオ,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錯覺,感受到懷中的橘貓似乎抖了一下。

  同居人困惑地歪著頭,馬尾也隨之落到一邊,「是嗎?不過這麼想想,朱櫻好像都是吃最多飼料的那個呢?」

  月永レオ腳旁的凜月「喵」了一聲,似乎是發出贊同。

  「司君……不對、罵錯人了,朱櫻你啊!」瀨名泉冷冷地望著懷中的橘貓,這下可不是錯覺,而是看見朱櫻確實隨著自己的恫嚇顫抖。

  「哇哈哈哈貓和人都一樣愛吃呢!」

  「一點都不好笑!」認真盤算起該如何幫貓減肥的瀨名泉怒斥。

  「瀨名總不能罰它正座吧?」月永レオ提及學生時代他曾對朱櫻司施予的懲罰,被這麼一說瀨名泉倒是有些好奇正座的貓會是什麼模樣,拍下來傳到月永レオ的Blog上恐怕又會造成一場推特轟動,說不准這只當紅偶像養的貓還會因而風靡網絡世界呢。

  這令瀨名泉憶起今日模特兒工作時鳴上嵐談及的推特話題。

  「你半夜發的影片在推特上轉瘋了。鳴君還問我發這個有經過公司同意嗎。」

  「真的嗎?」從不問網絡反應的月永レオ看上去十分興奮,「哇哈哈哈這樣大家也能看到我們家可愛的貓咪們了……為什麼放這個也要經過同意?朱櫻還不是放了自助下午茶的影片。」

  美其名曰收了廣告費的美食生放送,然而任何人都知道朱櫻司只是想將甜食塞入腹中而已。

  「因為都看得見傢具了!要是被看出你不是獨居的話怎麼辦?公司宿舍頂多買在隔壁間而不是同個屋子吧!」

  「那就直說因為我和瀨名感情好就住在一起了不行嗎?反正又沒騙人。」

  雙方粉絲會在2ch和推特小號開戰吧。瀨名泉完全想象得到那般光景。

  「而且你穿的還是睡衣。」瀨名泉抱著朱櫻坐到了沙發上,並伸出手拉起地上的月永レオ一同坐在身旁。

  「睡衣又怎麼樣?感情好的隊員過夜也很正常啊?和小琉可一起住也很正常吧?」

  「二十多歲的兄妹同居還是有點……」

  「哈?」藝能圈妹控大賽金賞得主月永レオ的抗議未出,便見灰貓徑自跳上了沙發,並且爬到了瀨名泉的懷中和橘貓朱櫻擠在一起,他摸了摸灰貓的頭,小約翰舒服地閉上了眼。

  「因為れおくん剛剛說的那些都是有可能的。」瀨名泉一面撫摸著小約翰的背脊,一面緩緩說道:「說到底就一支影片,網友沒辦法推斷到底是怎麼回事,所以網絡上還沒有鬧很大,事務所那邊大概決定暫時不處置,我們今天才會沒有接到消息吧。」

  身旁月永レオ發出咕嚕聲,太過瞭解對方的他確信那必然是勉強咽下的「那不就好了」,瀨名泉繼續說道,「下次上傳影片記得讓我看過。」

  雖然昨夜是自己為了隔日一早的工作而先行就寢,才全然錯過這場騷動。

  學生時代開始便與自己最親暱的小約翰舔了舔他的頰,毛茸茸的嘴於瀨名泉的唇上碰了一下,一旁的月永レオ大喊:「啊、不公平!」正打算回以「什麼不公平」便聽對方嚷嚷,「瀨名怎麼可以獨佔小約翰!我也要和小約翰親一下。」

  「……是那邊啊?」

  「誒?」月永レオ愣了一秒才反應過來,「啊、對不起瀨名!我也想和瀨名親——」「結果你今天進行到哪裡了?」

  一句話成功轉移了月永レオ的注意力,興致勃勃地取出手機播放錄制的音樂,瀨名泉一時無法判斷身為戀人的自己應該為對方立刻拋下他沈浸於音樂而失落,或該作為工作夥伴期待月永レオ的新曲。

  但無論如何,只要對方展露笑容便足夠令他感到喜悅了。

  手機音響的音質不高,但貓咪們聽見這些日子以來熟識的曲調立刻有了反應,也不知月永レオ究竟如何訓練,包括瀨名泉懷中的小約翰與朱櫻在內,六隻貓不約而同抬起了頭,順著樂曲流淌此起彼落地喵喵叫出聲。

  乍聽之下竟是錯落有序,令人錯覺大作曲家指揮的是市立小學合唱團——倘若對方坦承其實擁有使用貓語溝通的能力,瀨名泉絕對不會有半分驚愕。

  「拍子還是不太對啊。」一曲完畢,月永レオ苦惱地說。

  「你跟貓要求節奏——?」瀨名泉震驚地問道,像是知曉這個人類正在幫貓們主持正義,小約翰低頭舔了舔他的指尖。

  「就算是我也不會要求貓的職業素養啊!太失禮了我在瀨名心中是什麼印象啊?要是嚴格訓練後朱櫻貓唱得比人類朱櫻好怎麼辦?」

  「最失禮的就是你好嗎!現在立刻給我跟司君道歉!」

 

  「老實說,Leader忽然在Line上丟了一句『對不起』過來才是最可怕的,而且還沒有解釋來龍去脈,讓我嚇得一整晚沒有睡好啊。」事後朱櫻司抱怨道,「還以為Leader打算臨陣脫逃節目錄像,想著該怎麼和staff解釋才好。」

  影片帶來最直接的效應便是月永レオ作為特別嘉賓上節目多了新鮮話題,而安排於後日錄制的、朱櫻司所主持的談話性節目也不例外,據朱櫻主持的說法,台本於三日之內緊急變更為「那些養尊處優的貓咪們」——邀請各大養貓的名媛貴婦與月永レオ分享養貓的心得。

  瀨名泉怎麼想都覺得月永レオ混雜在這群人之中的畫面肯定驚悚非常。

  儘管工作繁忙,但瀨名泉依舊在放送當日晚間與當事嘉賓一同收看了該期節目,月永レオ喜歡人們熱烈支持Knights的舞台,卻受不了瀨名泉觀看自身的節目與戲劇,因此晚間九點前使出渾身解數意圖讓瀨名泉遠離電視,藉口包括「小約翰好像想出去散步,瀨名我們帶它出去吧」,瀨名泉作夢也想不到同居人居然打起了這只老貓的主意。

  然而月永レオ再不情願,九點鐘時仍不得不和瀨名泉一同縮在被窩中看著被貴婦們包圍的兩名偶像,主持人朱櫻司按照事務所提供的台本,巧妙地將該支影片解釋成Knights全員至月永レオ家玩時拍下的,並且引導了一番「全團五人和六隻貓的合宿」輿論,巧妙地激勵起粉絲們擁護Knights團隊的熱情。

  瀨名泉一面看電視,手機一面翻著推特的實時反應,月永レオ養了六隻貓的這事自網絡掀起不少好評,尤其月永レオ在節目談到這六隻貓由出道以來餵養至今超過五年時,更是一瞬間將節目名刷上推特趨勢頭條。

  『現在養貓的男人很受歡迎喔!』一名嘉賓的發言恰巧為推特的盛況作出批注,『可能是養貓的男人感覺氛圍特別溫柔,女孩子才會喜歡這樣的男人吧。』

  一旁的主持朱櫻司一臉半懂不懂地點著頭說原來如此。

  『月永先生開始養貓的契機是什麼呢?而且竟然一口氣養了六隻貓!』其中一名嘉賓好奇詢問道,『畢竟就您所說,當時也只是高中畢業,怎麼會想要這麼多只貓呢?』

  電視屏幕中的月永レオ聳聳肩,笑道:『哇哈哈哈其實我在畢業典禮當天是打算去和它們道別的,結果都圍著我喵喵叫,一時心軟就全部帶回家了。』

  精簡的描述令攝影棚里的藝人們哈哈大笑,彷彿感知兩名主人正在討論自己,花貓與黑貓推開未掩實的房門溜了進來,輕巧地躍到床上。

  「凜月快看!你上電視了!」

  月永レオ興奮地兩手抱起黑貓正對電視屏幕,節目恰巧放送出月永レオ所提供製作組的六隻貓的長相以及各自的名字,凜月被取名「凜月」的理由倒是一目瞭然——和名字來源的本人發色肖似的黑貓。

  凜月喵了兩聲,也不知是否成功識別出屏幕上的自己,鳴則跳到最接近屏幕的床沿,歪著頭注視電視上六隻貓的照片。

  「啊、應該讓大家都看一下才對!」月永レオ急急忙忙地爬起身,無須解釋瀨名泉也清楚對方口中的「大家」是家中其餘四隻貓,然而意圖找貓共享天倫之樂是一回事,性格獨來獨往的貓們會不會搭理又是另一回事,「瀨名先留在這邊看,我去找就好了!」

  直到節目開播前都還用盡各種手段阻止自己觀賞節目的人這時倒是急於分享了。瀨名泉覺得有些好笑,輕輕地「嗯」了一聲,便見眼角余光中留了一個縫的臥室門扉擴大了展開角度。

  宛如帶著小雞的母雞般,小約翰領著剩下三個孩子整齊劃一地依序進入房間,「小約翰也知道自己上電視了嗎?好聰明!」月永レオ將灰貓緊緊抱在懷中大力稱贊,最初開始飼養時瀨名泉和對方說過幾次那種抱法可能會造成貓呼吸困難,長時間下來發現小約翰總是相當配合地尋找舒服的姿勢縮在月永レオ懷中,便也不再阻止過度熱情的貓奴了。

  他摸了摸在自己大腿旁縮成一團就寢的レオ,將注意力再次轉移到電視節目上。

  『雖然貓的清理比狗容易多了,但既然月永先生養了六隻,清潔要花不小的功夫吧?還有貓飼料肯定也相當可觀。』其中一名嘉賓笑著說道。

  『我們家儲藏室隨時備著兩大袋未拆封貓食,確保就算強烈颱風肆虐一個星期也能讓貓都活下去!』屏幕中的月永レオ笑著回答,想了想又說,『啊、還有罐頭我會先試吃,很好吃喔。』

  『咦?Leader您竟然吃貓罐頭?不會……不會拉肚子嗎?』朱櫻司訝異地追問。

  看朱櫻司那猛然改口的態勢,瀨名泉確信對方原先想說的肯定是「不會被瀨名前輩罵嗎」。

  『貓罐頭很好吃喔!我是Google過看到不少人會先試吃才買,也跟著學起來的。』

  屏幕中月永レオ如此解釋——事實真相是,某日瀨名泉不在家時看六隻貓吃得津津有味的月永レオ終於抑制不住好奇心,挖了一口貓罐頭的牛肉品嘗,待瀨名泉回家後認真地表示這個口味不怎麼樣,下次換一種試試看。

  當然是遭到他劈頭痛罵。

  一個小時後瀨名泉才從網絡數據得知某些廠牌的貓食確實可供人類食用——其中包含月永レオ吞下肚的品牌——不少貓主人會在購買前先行試吃,確認口味後才買給愛貓。

  『是的是的,雖然我們家不是這樣,但我也有聽過這種說法呢。』嘉賓笑著幫腔道,『會為寵物試吃罐頭,月永先生真的是非常疼愛這幾個孩子了。』

  瀨名泉冷眼看著身旁那無端受了稱贊的月永レオ,對方立刻假裝沒察覺他視線,專注地撫摸大腿上趴著的白貓瀨名。

  『對呀、有主人先試吃過的貓糧肯定特別美味。』另一名嘉賓點頭贊同。

  『這麼說起來,換貓糧後朱櫻……我是說那只貓,食量就更大而且吃得更多了,跟朱櫻一樣現在是最胖的那個。』

  『「和朱櫻一樣」是多餘的!請Leader不要在敘述貓的時候牽扯到Knights的大家好嗎?』朱櫻司氣呼呼地抗議道,引得嘉賓席一陣哄笑。

  『月永先生可以介紹一下其他貓的習性嗎?』

  『……等等主持人明明是我。』朱櫻司的抗議並未被任何人聽在耳中。

  『最愛吃的是朱櫻、最活潑的是凜月、最愛看電視的是鳴、最喜歡窩在枕頭旁邊的是瀨名、最喜歡鋼琴聲的是レオ、最喜歡和人親親的是小約翰!』月永レオ帶著奇妙的輕快旋律說道,『大家來我家都有被小約翰撒過嬌吧!』

  『雖然有撒嬌,但實際會kiss的只有Leader和瀨名前輩而已。』瀨名泉不用想也知道朱櫻司的發言會在網絡掀起什麼波瀾——雖然當事人絕對不明白,又不是說月永レオ和瀨名泉會接吻,哪有什麼問題?便見朱櫻司又說:『而且Leader剛剛那幾句怎麼聽起來像是歌詞似的。』

  『因為貓咪們就是我作曲的靈感來源啊!』月永レオ一臉理所當然地笑著回答。

 

  瀨名泉至今仍記得畢業典禮前一日、課程都結束了令人昏昏欲睡的午後,蓮巳敬人踏入教室,沒好氣地喚了他一聲,「去弓道部一趟吧。」

  這個社團名稱令他反射性地聯想到一年前的某件事,瞬間湧上強烈的不安,「國王大人又做了什麼?受傷了嗎?」

  現任弓道部長滿臉複雜地回答:「他沒做什麼,只是我覺得這個狀況應該要知會你一下。」

  儘管不明其意,瀨名泉仍匆忙趕到斜陽下一片金光燦燦的弓道場,映入眼中的是坐在木質的地板上、被六隻貓圍繞著的橘發背影。

  「れおくん?」

  聽見他一面小心翼翼地接近並且呼喚,七顆腦袋同時轉了過來,瀨名泉產生了被一隻大貓與一群小貓同時注視的錯覺。

  「……我是來和小約翰它們道別的,可是、」月永レオ欲言又止,最後只是以向上的視線瞅著瀨名泉,或許是仰望角度的緣故,目光看上去格外無辜,而其中的懇求之情則不言而喻。

  這究竟是不是蓄意為之的呢?明明該作為指揮騎士們征討四方的王,卻善於撒嬌這種手段,從相識以來瀨名泉便無法拒絕對方這類目光,因此他只感到一陣頭疼。

  「……幾只?」

  最終瀨名泉脫口而出的,是有如傳統市集肉販詢問家庭主婦購買幾只幾腿的發言。

  月永レオ根本不經思考便開口回答:「‘我們家’養得下全部吧?」

  也不知對方是否刻意地揀選了用字遣詞,「我們家」一語令他愣了片刻,自然指得不是瀨名泉一家三口或者月永レオ與父母妹妹同住的家,而是屬於瀨名泉與月永レオ兩人的家。

  為了畢業後出道而一同挑選的出租公寓——為了待在彼此身邊而共同決定的居所。

  「其實瀨名也很喜歡它們吧?怎麼可能捨得只帶走其中幾只呢?而且,」月永レオ頓了頓,忽地咧開嘴角,雀躍的目光於燦陽光彩下閃閃發亮,「試著妄想一下吧!瀨名!當正式出道後,踏入社會的我們面對外界而身心俱疲時,如果家裡有六個孩子在等待著、並為我們洗滌一身狼狽,那該是多麼溫暖美好的歸宿呢?」

  宛如呼應著月永レオ的話語般,六隻貓骨溜溜的大眼齊齊望著他,而名為小約翰的灰貓則走到瀨名泉的腳邊,友好地以毛茸茸的臉頰蹭了蹭他,瀨名泉嘆了口氣蹲下身,以指尖輕輕撓著小約翰的下巴,使母貓發出了呼嚕嚕的滿足聲音。

  無須抬眼,他也清楚此刻凝視自己的月永レオ臉龐掛著多麼得意的笑。

  「……如果大小便和貓砂都由れおくん清理的話,可以考慮看看。」

  面對這個交換條件,對方給出的既不是好也不是勝利感言,而是習以為常的、朗聲大喊「靈感湧上來了」的歡呼。

 

  Knights的最新專輯「貓騎士之歌」一如既往由月永レオ作曲,但與過去不同的是,填詞的作者是從來被Knights所有人禁止書寫文字的月永レオ——而為了防止國王的真實日文水平暴露給全日本一億三千萬人,瀨名泉對所有歌詞進行了一定程度的編輯修正。

  但歌名仍舊保留了月永レオ的創作風格。

  「吃太多又被教訓了導致人類朱櫻也同步受罰的朱櫻」、「盯著屏幕中名模鳴上嵐CM的鳴」、「跳到餐桌上打翻了西紅柿汁的凜月」、「早上醒來就看見在床邊縮成一團的瀨名」、「成為作曲家吧!レオ!」

  團員各自擔當提及自身的歌曲主唱,而最後一首「貓騎士之歌」則分為Knights全團合唱以及無人聲兩版——後者特別收錄了隊長家六隻貓隨著旋律此起彼落的叫聲,甚至附上了說明供粉絲分辨六隻貓的不同叫聲,其中對節奏音律的敏感度最出類拔萃的並不是熱愛鋼琴聲的レオ,而是比組合中大多成員都擁有更高資歷、聽過Knights最多首歌的小約翰。

  一時間粉絲中讓小約翰擔當寵物節目主角的要求絡繹不絕,但兩名主人考慮其貓齡後毫不猶豫地拒絕了各式綜藝番組提案。

 

  事後作為小約翰認識最久的成員之一,瀨名泉也接收了關於「月永レオ所有與貓相關的創作中,最喜歡的是哪一首歌呢」的提問。

  他佯裝遲疑地想了想,最後給出的是事務所早已備好的解答。

  「當然是人與貓一起合唱了的『貓騎士之歌』了!」

  記者獲得標準回答後滿意地進行後續採訪,然而瀨名泉的思緒卻不由自主地被問題牽引至多年前那個午後。

  六隻貓的環繞下,他坐在弓道部冰涼的木質地板上,雙手托著臉頰看月永レオ振筆疾書地譜寫出一個又一個音符。

  為了不打擾對方,瀨名泉並未實際發聲唱出錯落五線譜上的音名,而是默默拾取月永レオ接連譜出的音符,於心底勾勒出了一首活潑的樂曲,輕快而洋溢著喜悅的旋律彷彿午後的斜陽燦爛溫暖、彷彿困倦的貓打了個哈欠那般惹人疼愛、彷彿最重要的人在身邊譜曲,令人不由自主揚起唇畔的微小幸福。

  名為《我與瀨名與小貓們的弓道場》的曲子直到最後都沒有被公諸於世。

  但那是月永レオ所有與貓相關的創作中,瀨名泉最喜歡的一首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yo 的頭像
niyo

燦陽之下

ni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