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名《走入產品經理與工程師愛恨情仇》

 

  瀨名泉踏入辦公室的短短五分鐘之內便收到了兩則令他想投履歷遞辭呈打包走人一連串流水線作業的噩耗。

  第一是前端工程師青葉紡被敵對企業挖角了,遽聞該社執行長天祥院英智也沒出重金,不知如何說動了待在朔間零麾下已久的草創時期員工,總歸與己無關,瀨名泉便懶得深究。

  第二個壞消息則是青葉紡手上的產品交付給自己,而負責的產品經理是月永レオ——這則噩耗由產品經理本人親自來到他的座位旁,笑容滿面地宣判死訊——儘管月永レオ本人恐怕認為這是一個國王向平民釋放誠心善意的舉動。

  究竟是誰開始稱呼月永レオ為「國王大人」已然不可考了,畢竟資訊業流動率高,極大機率該名員工早已離職,只留下了關於「產品部隨心所欲的國王大人」的恆久評價。

  「因為婆婆要走了!我預約了會議室來交接一下吧!」

  瀨名泉這輩子還沒聽過比「婆婆」更不禮貌的暱稱,他幾乎開始懷疑青葉紡離職的真相是受到這個人的欺負。

  似乎見瀨名泉沒有動作,月永レオ自顧自壓下了他的蘋果電腦的螢幕,並且將雙螢幕、電源等各式接頭都拔了,也不過問便逕自將電腦塞在瀨名泉懷中。

  「走吧,婆婆還在會議室等我們……對了瀨名覺得歡送會要怎麼辦會比較好,零說……」產品經理的話語猛然中止,滿臉困惑地詢問:「瀨名不舒服嗎?露出了像是看到無限loop的表情。」

  「這個形容未免也太精準了吧——才不是無限loop不要詛咒我啊笨蛋!」瀨名泉重重嘆了口氣,「去會議室就去,為什麼一定要拉著我的手啊?」

  「啊!」月永レオ如同恍然大悟一般放開了握著他手腕的掌心,臉上全然看不見任何犯錯的心虛,「因為瀨名太好看了!不知不覺就伸手了哇哈哈哈!」

  瀨名泉真的想要辭職了。

 

Circular Waiting

 

  「小瀨還好嗎?別死啊,小瀨死掉的話前端工程師和後端工程師就各少一個人了。」待瀨名泉重重地坐上辦公椅後,右首技術部最大辦公桌前的總監朔間凜月瞇起眼微笑,「又不是第一次交接了,小瀨應該駕輕就熟了才對。」

  他深深吸了口氣,強行壓抑闔上蘋果電腦當兇器砸死這個人的企圖,「說到底我接手也是你安排的不是嗎?全部都是熊君的錯吧!」

  「欸、因為紡哥哥是元老嘛,如果不是小瀨的話大概沒人能完美接手這個專案喔?尤其負責的產品經理又是國王大人。」

  聽見關鍵字的瞬間,瀨名泉幾乎可以感受到額際青筋的湧現,他咬著牙,從齒縫中一字一字地恐嚇評判自己升遷與考績的上司:「現在立刻換掉產品經理我可以考慮接專案,或者讓我走人。」

  然而朔間凜月根本無視他的辭職恫嚇,「不──可──能──這個專案的負責人是該死的兄長和三毛縞欽定的,就算是我也沒辦法撼動。」

  瀨名泉緊握著滑鼠,感覺塑膠殼幾乎在掌心解體,而坐他身後偷聽著技術部動靜的設計部UI設計師仁兔成鳴已發出恐懼的嗚咽聲。

  「話說回來,小瀨為什麼那麼討厭國王大人啊?他超──喜歡你不是嗎?」

  「不要學我說話笨蛋熊君,還有男人跟男人說什麼超喜歡啊,超噁心的。」

  「咦我姑且是小瀨的上司吧?我們還沒期中考核喔?」掌握生殺大權的技術總監朔間凜月側頭思考了片刻,「啊、難道因為人家是國王大人,小瀨只是王子被壓了一頭呢?這樣啊這樣啊!那我會去和業務們提醒一下,讓他們記得幫你繼位的!」

  「才不是這個問題好嗎!」

  「那是什麼呢?」朔間凜月笑得瞇起了眼,一字字喚出瀨名泉被女業務們授予的稱號:「技、術、部、的、王、子、大、人?」

  瀨名泉挑起嘴角,而後冷靜地拿起座機,撥打室內電話。

  聽見另一端傳來「喂法務部您好」的響應後,他壓低了嗓音漠然說道:「這裡是技術部的瀨名,請問假如我一時衝動殺了技術總監的話,能聘請椚律師協助辯護嗎?」

  電話另一頭停頓了兩秒後,才緩緩說道:「……YUMENOSAKI的法務都是資訊安全和著作權訴訟專門律師,你還是另請高明吧。」

  而預訂的受害人朔間凜月早已笑得趴倒在桌上。

 

  平心而論,瀨名泉並不厭惡王子這個暱稱。

  網路資訊和其他業界不同,業務員多以女性為主,背負市場急劇變換與客戶詭異需求雙重壓力下,於去年萬聖節煞有其事地評選了「YUMENOSAKI帥哥排行」──最後結果倒不是重點,而是瀨名泉綜合了容貌秀麗、性情冷淡、毒舌殘忍等三大要素,加之女業務們血淚泣訴威脅利誘也不肯更改規格、加大影音廣告檔案的決絕冷酷,獲得了「技術部王子大人」的榮譽稱號。

  於是YUMENOSAKI一間僅三百人的網路公司便同時擁有國王大人與王子大人兩位尊爵王室成員。

  ──所以我說國王大人,我完全看不懂SPEC7.1.5那張sheet到底在寫什麼?現在立刻給我滾過來解釋清楚。

  瀨名泉瞪著螢幕上的以excel展現的產品規格說明書,一面氣憤地於公司的內部聯絡軟體上敲字,全然不意外青葉紡看了這種東西會想打包走人。

  ──先不說iCon為什麼在那種地方了反正使用者經驗會幫我罵人,到底是要掃關鍵字還是cookie資料包API你決定一下好嗎?

  這種東西究竟如何通過產品主管的審核交到技術部的?瀨名泉懷疑起產品總監三毛縞斑是否尸位素餐、連看都不看月永レオ的規格書便直接開案轉交技術部。

  不多時視窗底下便出現「對方正在回覆……」的提示。

  ──先打cookie再確認關鍵字吧!

  ──但是我們家可沒有關鍵字的掃描技術,你打算把什麼東西傳送到哪國新產品去啊?

  訊息送出後並未立即收得回應,瀨名泉深呼吸後喝了口濃茶,毫不意外聽見身後急促的腳步聲。

  「瀨名!」

  「沒有!」

  「什麼?我什麼都還沒說啊!」月永レオ不滿地嚷嚷:「我們家真的不能串接關鍵字SDK嗎?」

  瀨名泉將辦公椅一轉,正對氣鼓鼓的那人,「所以我不是說了沒有嗎?」

  「我們之前都是線上掃關鍵字嗎?」產品經理滿臉無法置信,「瀨名知道我們家線上一秒鐘之內會出現多少篇po文嗎?上線後還一個個掃,平成年都要過了客戶都沒拿到錢!」

  他眨了眨眼,「咦?你也會在意拿不到錢嗎?」

  印象中對方可是在產品會議中公然說出「別在意福澤諭吉那種庸俗之物,如果沒有使用者的話不管多遠大的理想都無法實現」遭到向來不合的設計總監齋宮宗公然訓斥的問題人物——整個議程中最離奇的是明明反駁的齋宮宗本人也看不上福澤諭吉和野口英世。

  「喔!這句是和業務部那個喜歡亮晶晶東西的小鬼學來的!」月永レオ毫不在意地說道:「別管細節了,瀨名還記得嗎?YUMENOSAKI可是全球前百大社交網路!假如我們到現在都還只能每一次使用者登入時掃描po文的關鍵字,這樣會造成多少無謂的loading啊!」

  見對方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瀨名泉反射性地辯駁:「不然你說要怎麼辦啊?先不說新文,把幾百兆條舊po文全部存進雲端資料庫嗎?那還不如建議朔間直接收購亞馬遜雲端服務器呢!」

  「那低價和Google買雲端吧?GCP財報差得要命他們會同意的!」

  「他們的表現差是全球市佔第三不是倒數第三好嗎!」

  「說得像是瀨名喊得出AWSAzureGCP以外的雲端……啊!」也不知是哪句話戳中了月永レオ,只見對方睜大了眼,「靈感湧上來了──!」

  「啊?」

  還不等其實真數得出第四間雲端服務的瀨名泉反應過來,月永レオ便猛然伸出手握住他的雙肩,拉近了彼此間的距離,瀨名泉只見翠綠的眼眸中笑靨燦然,「瀨名!我們來開案吧!」

  「哈啊──?」

 

  按理而言月永レオ該經過冗長的開案流程,包括企劃書、獲利規劃、繪製商業模式圖……最後才抵達產品啟動會議──也就是一般所說的Kick-off會議,才能成功在公司內部開始進行人力資源調配、時程規劃及專案開始進行。

  然而產品部的國王大人省略了以上所有手續,當瀨名泉接到通知時,會議名稱上已是「關鍵字連結工作會議」與「關鍵字連結產品例會」──連工作都尚未開始何來工作會議和例行會議之說?

  「產品文件?沒有這種東西啊。」藐視制式流程的那人理直氣壯表示。

  瀨名泉簡直不敢相信對方是用日文與自己溝通:「沒有文件你怎麼開案的?還是往使用者內文塞廣告影響這麼重大的專案?」

  「我告訴了媽媽我們應該建立po關鍵字的即時掃描技術而不是每次前台暴力執行,媽媽一聽覺得有道理,去和零說了。」

  於是執行長朔間零被產品總監三毛縞斑說服,就立刻召集人手開始工作了。不用月永レオ繼續說他也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換言之老闆想做的事情無須詔告天下,只要強迫所有人騰出工作日程就對了。

  瀨名泉摀著臉什麼也不想說,而負責此案的產品經理還在進行無用的安慰:「哇哈哈哈瀨名往好處想吧!零的個性比以前好很多了,聽說以前真的是魔王呢!可不會這麼溫和地組織專案成員喔!」

  「……性格好不好跟我有什麼關係啊!我想問的只有一件事!」

  月永レオ歪著頭,滿臉「都已經開案了這人還在掙扎什麼」的困惑:「說?」

  「為什麼前端工程師和後端工程師都是我的名字?」

  正式職稱為系統後端主任的他滿懷怒氣地質問。

  月永レオ滿臉燦然,「當然是因為瀨名很厲害,前後端的事情都能做嘛,然後技術部的人力本來就吃緊,我和零去找凜月協調人力資源時,凜月雙手一拍說『為了節省人力,那就都讓小瀨來吧,反正他什麼都做得到』這樣!」

  唯妙唯肖模仿朔間凜月口吻的話語令瀨名泉怒氣更深。

  見狀,對方像是想起什麼補上一句:「喔對了、凜月說要是瀨名在這個專案結束前提辭呈就要在公司的公開頻道發布瀨名的黑歷史……瀨名的黑歷史是什麼啊?」

  「會告訴你才有鬼啊──!」

  

  月永レオ自然沒能成功打聽出瀨名泉的黑歷史,瀨名泉嚴正警告朔間凜月,倘若說溜嘴他會先把告密者殺了再自殺。

  「我可沒興趣和小瀨殉情。」

  「我也沒興趣。」瀨名泉冷淡地頂撞他的上司,「但必要時我會把熊君從窗戶推下去。」

  過於認真的態度令朔間凜月怔了半晌,最後緩緩說道:「……這裡是三樓,死不了人的小瀨。」

  「那我趁你去八樓開會時推。」

  最後朔間凜月將瀨名泉的犯罪計畫擺在一旁,總算還記得自身是技術總監而彼此是進行工作時程確認而非謀殺預告,「和國王大人配合得如何?」

  瀨名泉不置可否,「也就那樣吧,整天強人所難,他的腦袋裡到底裝什麼?」

  「雖然會強人所難,但國王大人不會提出不合理的需求吧!不像很多產品經理以為工程師是可以許願的聖杯……你有看過之前柯基的專案嗎?」

  大神晃牙隸屬前端工程師,由於公司擁有超過百名工程師,始終待在後端的瀨名泉並不清楚其他組的情況,「怎麼了?」

  「使用者經驗開了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測試需求,十二項功能來自十二個不同的後台,同時在前台運作只能出一個怎麼辦?把其他十一個功能一起隱藏就好了啊!」朔間凜月哼歌一般輕快地說道:「產品經理和使用者經驗一起跑到技術部來折磨柯基,我好心拯救他了。」

   「說什麼好心,協調本來就是你工作之一吧!」

  「相較起來,」朔間凜月雲淡風輕地無視了關於自身職責的正論,「國王大人雖然乍看瘋瘋癲癲隨心所欲,但其實並沒有真正小瀨或者任何工程師困擾吧?就算是苛刻的要求,也都是技術能夠執行的範圍不是嗎──雖然會把工程師偷懶的路都堵死就是了。」

  瀨名泉沉默片刻。

  ……那不是應該的嗎。」

  「才不是應該的,小瀨比誰都清楚吧。」

  「畢竟那傢伙是程式出身啊,再正常不過了。」

  他冷冷地回覆,並且帶起了全罩式耳機,昭然地擺出拒絕繼續對話的態度,徒留技術總監朔間凜月撇了撇嘴滿臉不滿。

  

  API本身倒是沒問題,我兩個星期內就能解決。」當會議室只剩下月永レオ與自己二人時, 瀨名泉望著對方忙著擦拭白板字跡的背影,坐在會議桌一角冷淡地提供作業時程,「麻煩的是金流和資訊流過不同後台,到時候還要整合。」

  「這兩個不是打API就行了嗎?」

  月永レオ輕快地說道,朱色馬尾隨著擦拭白板的動作而搖擺,瀨名泉費了一番功夫才阻止自己一直盯著那處,「我擔心和頁面上舊有的功能衝突,國王大人應該也聽說過那個『十二個後台』的慘劇吧?」

  明明沒有半分尊敬的含意、甚至也不是調侃或嘲諷,但他從不稱呼對方為『月永』,而是使用女同事們起鬨的暱稱。

  「聽說過啊。不過按照我的規格書去做絕對不會造成災難重演的,我可是天才!何況這不是還有瀨名嗎?我和瀨名加起來世界無敵,打敗Google也不在話下!」

  「別說Google了,矽谷的誰都打不贏好嗎,這莫名其妙的自信是怎麼回事啊。」瀨名泉沒好氣地說道:「……而且我們的關係沒那麼好吧。」

  「好冷淡啊瀨名!虧我那麼喜歡你。」

  「不值錢的喜歡還是算了。」

  月永レオ是知名的不分男女老少逢人便將愛與喜歡掛在嘴邊,由於容貌出眾,那些彷彿請謝謝對不起般頻繁的喜歡與愛曾造成女性同仁誤會──據說為了杜絕無辜受害者出現,設計部的新入女性職員訓練守則還有一條是「絕不相信任何來自月永レオ的告白」。

  而身為男性的瀨名泉同樣信奉這項宇宙真理。

  他沒去看對方,只是在自己行程表上拖曳兩項專案的工作時程,一面說道:「既然已經決定用舊有後台投放了,我會再確認青葉之前留下來的文件。

  「嗯嗯,」月永レオ連連點頭,然而背對瀨名泉使這個舉動毫無意義:「應該不會出現Deadlock才對?不過就算出現了,瀨名也能解衝突吧。」

  瀨名泉沉默半晌,像個新入學的大一生般,腦海中盤旋著「死結」的出現條件。

  禁止搶佔、持有和等待、互斥、迴圈等待。

  良久,他才輕聲說:「……我早就能自己處理迴圈等待了。」

  總算將白板最後一點字跡拭去的月永レオ聞言回過頭,產品經理翠綠的眼笑意盈盈,「瀨名沒有我也能自己解了?」

  「本來就不需要你,產品部的沒有程式編寫權限。」

  「哇哈哈哈說得也是啊!」也不知哪處惹得月永レオ大笑,瀨名泉坐在原位等待笑音止歇,才看見站在身旁的月永レオ低下頭,連同馬尾也落了下來,「我一直想問瀨名一件事。」

  太近了。他想著,對方那彷彿鑑賞珍品般細細打量的目光令他十分不適。

  「什麼事?」

  月永レオ看上去要伸出手碰觸自己似的,儘管對方經常嚷嚷著「瀨名真好看」便恣意接觸自己,但卻是初次令他湧現強烈的拒絕。

  或許自己意圖拒絕的是即將到來的話語。

  只聽月永レオ納悶地問道。

  「為什麼瀨名要裝作不認識我呢?」

 

 

後記
但基本上產品經理和工程師之間沒有愛和情,只有恨和仇
以及一般的產品經理沒有leo那麼好混(……
感謝看到這裡的你,下篇遙遙無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yo 的頭像
niyo

燦陽之下

ni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