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樁謀殺案的兇手就在我們之中。」

  倘若偷覷窗外的話,便得以看見強烈颱風肆虐下黑雲壓城的末日景象,然而此刻朱櫻司並無這等餘裕,厚實建材隔絕了外頭一切風雨交加的高級別墅內,他的注意力集中在響於交誼廳各個角落的月永レオ滿溢自信的嗓音。

  朱櫻司看見對方翠綠的眼眸閃閃發亮,他太熟悉那樣的目光了,每一回月永レオ高喊著「靈感湧上來了」不顧時間地點場合便開始振筆疾書時,便是同樣的神采飛揚。

  然而此刻習以為常的國王大人眼眸,只令他感到無比恐懼。

 

山荘殺害事件

 

  似乎每本推理小說的開頭都相去無幾,「最初只是單純的──」婚禮也好、慶生宴也好、情侶約會也好、旅遊也好,總而言之,所有不尋常的案件都發生在世上某個尋常的角落,而後招致埋藏在慘劇之下的駭人真相。

  讓朱櫻司為此刻取一個揭幕語的話,應該是「最初只是單純的暑假出遊」。

  升上夢之咲偶像科二年級後所迎來的第一個長假,邀請了組合的兩名三年級前輩、已經畢業並正式出道的月永レオ及瀨名泉至自家別墅同遊,儘管前兩天聽說了太平洋海域有熱帶氣旋形成,極有可能轉為颱風,但由於路徑直撲台灣而去,所有人都沒放在心上。

  豈料旅遊正式成行後,成為颱風的氣旋路徑陡然一轉,彷彿受到強烈磁場吸引般直直向著東京都而來。

  萬幸並未釀成災禍,然而結果便是狂風咆哮與滂沱大雨,將五個人以及朱櫻家幾名下人困在別墅之中等待颱風自行離去。

  「簡直就像推理小說的開頭呢。」坐在交誼廳沙發旁的鳴上嵐感嘆。

  「那接下來應該要死人了吧?」

  「凜月前輩請不要隨口說這麼可怕的事情好嗎?而且為什麼要笑得這麼開心啊,好像很期待真的發生事件似的。」

  「對嘛、小凜月太過分了,要是發生事件的話小司家的別墅價值就會暴跌了喔。」

  「……我在意的倒也不是這麼現實的問題。」

  「畢竟人物介紹都已經結束了嘛,家主小朱,一位廚師一位司機兩位打掃的家政婦,作客的前輩我和小鳴,」朔間凜月扳著手指數道,「還有一個月不見……以劇情性來說只有一個月不見沒什麼衝擊力,我們改成相隔三年不見的兩名已畢業成員,目前穩定交往只差入籍的國王大人和小瀨吧!

  「不要擅自幫人失蹤三年啊!」

  然而對方沒理會他竭盡全力的吐槽,朔間凜月坐起身左顧右盼,「這麼說起來,我們三年不見的國王大人和小瀨呢?」

  「小泉好像在找什麼東西,國王大人陪他去了。」

  「找什麼?一張引起殺機的泛黃照片?」

  「能不能請凜月前輩稍微從殺人事件離開一下?」

  朔間凜月才啟唇意圖答覆,然而在話語脫口之前,交誼廳外走廊傳來了一陣乒乒乓乓的急促腳步聲,由遠而近,直到來者「碰」的一聲摔開了門扉,出現了滿臉驚惶的月永レオ

  「大事不好了──!」

 

  「咦?小瀨真的陳屍浴缸了?」

  交誼廳內靜寂一瞬後,率先打破沉默的是顯然沈浸於錯愕的朔間凜月的喃喃,緊接著就被背後靠近的人毫不客氣地狠敲了一記腦袋,「誰陳屍浴缸啊!放心我死前會帶熊君一起走的。」

  「國王大人還在這邊,小瀨就別和我商量殉情吧。」

  好心的鳴上嵐於二人鬥嘴時詢問道:「國王大人說的『大事不好了』是指什麼?」

  觀賞瀨名泉與朔間凜月一來一往看得津津有味的月永レオ這才大夢初醒一般拍了一下掌心,「對了、我和瀨名剛剛發現了謀殺案。

  這下朱櫻司是真的大驚失色了。

  「謀殺案?發生什麼事了?報警了嗎?為什麼兩位前輩還這麼冷靜啊?」

  「朱櫻冷靜點啊!死的不是人。」

  不然能是什麼?這幢別墅可沒有養寵物。他的心思恐怕全數寫在臉上了,只聽月永レオ接著便說:「死的既不是人也不是動物更不是外星異客!我和瀨名在廚房的垃圾桶發現了曾經鮮明存活過的遺骸,被無情拋棄的生命是進了某人肚子裡的點心!」

  交誼廳再度陷入須臾寂靜。

  「……點心?」鳴上嵐小心翼翼地重複確認。

  月永レオ雙手叉腰,一副不明白對方為何重複的困惑,「對!瀨名原本放在廚房桌上的!」

  「然後剛剛我在廚房發現了包裝。」瀨名泉聳了聳肩,「好了,趕快自首吧司君。」

  「為什麼已經擅自認定是我了──!」

  朱櫻司立即大聲喊冤,卻換得了瀨名泉來自上方的冷然目光,「真──的──不是你嗎?」

  「哇哈哈哈不用擔心!」月永レオ朗聲笑道,「追查真相就交給名偵探月永レオ吧!」

  「……國王大人也要出演金田一系列嗎?」

  「那傢伙才沒有這種通告!何況國王大人的演技只會糟蹋金田一而已。」瀨名泉毫不留情地否定了朔間凜月的猜測。

  「咦我還以為小瀨是不想看到國王大人和飾演美雪的巨乳美女共演?」

  鳴上嵐搶在瀨名泉怒吼前笑著打圓場:「總之國王大人先試試看『賭上我爺爺的名義』?」

  金田レオ歪著頭思忖半晌,「那我賭上ルカた──」「萬一沒抓出真凶,你妹妹的名義不就被毀了?」

  月永レオ似乎認為瀨名泉的質疑相當合理,立刻從善如流地修正了:「那就賭上瀨名的名義──」「我的名義拿去賭輸了就沒關係嗎笨蛋殿下!」

  「那不一樣!瀨名是我的搭檔、戀人、半身、命運之人,我們是無法分割的一心同體,賭上瀨名便等同於賭上我的名義!」

  瀨名泉顯然被這番以天經地義口吻做出的宣言震撼了,愣在原地瞠目結舌了好半晌一個字也沒能回覆。

  而鳴上嵐則趁機悄悄拉了朱櫻司的袖角,附在他耳邊低聲說道:「小司看好了,絕對不能變成這種大人。」

  「……謝謝鳴上前輩的advice,我不會的。」

 

  「這樁點心謀殺案的兇手就在我們之中!」

  以推理小說的招牌台詞做為序幕,自稱的名偵探月永レオ開始整理謎團始末。

  「瀨名最後一次看見它是什麼時候?」

  提取目擊證詞意外地有模有樣。

  「下午兩點。」

  「也就是距今兩個小時之前吧,最後一次目擊地點是?」

  「廚房的桌上。」

  「這麼說來擁有最大嫌疑的人……」月永偵探沉吟片刻,「是廚師?」

  聞言,朱櫻司想也不想地捍衛自家人,他直面月永レオ,一拍胸膛堅定地說道:「才不是田中叔叔,背負榮耀與忠誠的朱櫻家的使用人是不會做出偷吃主人dessert此等低劣行為的!我可以用朱櫻家的名義為所有使用人擔保!」

  「……看到了沒國王大人,這才是名義的正確用法。」瀨名泉嘆息著示意月永レオ效仿。

  Knights的國王大人怔怔地說:「輸給流鼻水的小鬼了……」

  「說過好多次了我沒有流鼻水!」

 

  名偵探月永レオ的下一步進入推理小說必備環節──確認眾嫌疑人們的不在場證明。

  「鳴在下午兩點到四點之間有進入過廚房嗎?」

  「有喔,蜂蜜水被大家喝完了所以我把水瓶拿到廚房給田中先生。」鳴上嵐坦然說道:「人家可沒有拿走任何東西,吃預定之外的點心會胖的!」

  「唔嗯……下一個,凜月。」

  「我沒有進過廚房喔,離開交誼廳只是為了去洗手間而已。」朔間凜月泰然回答:「何況我想吃東西的話肯定會直接喊大家幫我拿,用偷的太麻煩了。」

  「……小凜月的證詞聽起來真有道理。」

  邏輯縝密的證詞令人無法不將朔間凜月排除嫌疑人之外。

  「比起這個,」朔間凜月微傾著頭,臉龐浮現困惑,「既然小鳴有進過廚房的話,當時點心還在桌上嗎?」

  嫌疑人鳴上嵐眨了眨眼,「欸、就算小凜月這樣問,人家到現在都還不知道……」

  鳴上嵐一語未竟,急著破案的偵探已然鎖定了最後一位、也是嫌疑最深的嫌疑人。

  「朱櫻的不在場證明呢?」

  朱櫻司的心跳落了一拍,但他仍舊強行鎮靜地說:「請不要直接用alibi好嗎?您是和凜月前輩一起看了刑偵劇嗎!」他頓了頓,才謹慎地回答了對方的問題,「我沒有進過廚房。」

  「真的嗎?但是小朱明明有離開過交誼廳。」

  「那、那是為了去toilet!」朱櫻司慌張地辯解道:「我沒有去廚房!」

  「咦?但是小司離開交誼廳的那次很久後才回來呢。」鳴上嵐徵詢其他人的意見,「那時候我們PS4都死了兩次不是嗎?因為國王大人和小泉配合得一團糟被殭屍圍攻,實在太看不下去了所以人家記得很清楚。」

  「對!瀨名嫌棄我抄近路和boss正面對決!」

  「還不是你不肯先繞到實驗室去拿藥劑,就說沒有藥劑贏不了……這不是重點,」瀨名泉清了清喉嚨,「司君確實離開很久。」

  「那、那是因為……」朱櫻司左顧右盼,心急如焚地試圖尋找一名支持自己的前輩,然而此刻落在身上的卻是如出一轍的懷疑目光,「不是、司其實……」

  追尋真相的偵探咄咄逼人,「其實?」

  朱櫻司抿緊了唇一言不發,腦海中念頭不斷流轉。

  ──為什麼會被發現呢?

  按理而言瀨名泉只是隨手將洋芋片往廚房桌上一放,並不會多加注意──何況本來別墅使用人便為來遊玩的眾人準備了各式點心零食,朱櫻司原以為自己帶來的袋裝洋芋片應該完美地混入了其中、不值得以瀨名泉為首的諸位前輩留意。

  究竟是哪裡出了差錯呢?

  但嚴峻的情況容不得他細細思考,總之既然已經公然宣言自己並未出入廚房了,就必須貫徹到底,下了決定的朱櫻司抬起臉,不卑不亢地正面迎上偵探以及一眾事件參與者的目光。

  「我真的沒有、」「啊!小朱的臉上有偷吃留下來的殘渣。」

  朔間凜月的話語使他反射性地往臉上一抹,「才沒有呢,請凜月前輩不要開玩笑……啊。」

  察覺大事不妙時已然無藥可救。

  「雖然坦率的男孩子很可愛,但小司這麼好騙,人家和小凜月畢業之後該怎麼辦才好呢。」鳴上嵐愁眉苦臉,為Knights的未來深感不安。

 

  「對不起!我趁前輩們沈迷殭屍遊戲時跑到廚房把桌上的potato chips吃完了!」

  只差沒有土下座的朱櫻司深深一鞠躬,竭盡所能朗聲致歉道。

  然而自首卻沒等到預想中的怒吼,只見瀨名泉眨了眨眼,「咦?洋芋片?」

  「咦?」

  案發現場的第一目擊者瀨名泉困惑地問道:「我什麼時候說是洋芋片了?」

  「咦?」這下連朔間凜月和鳴上嵐也跟著詫異了,而率先反應過來的是後者,「啊、剛剛小凜月問人家有沒有看到『點心』時就想說了,人家從頭到尾都搞不清楚國王大人和小泉口中說的『點心』到底是什麼?」

  「不是potato chips嗎?」偷吃慣犯朱櫻司愣愣地說。

  「洋芋片的事待會再跟你算帳,」瀨名泉狠狠瞪了他一眼,「我要找的是放在廚房桌上退冰的牛奶布丁啊!超煩人的。」

  「也就是小朱並不是這場布丁謀殺案的兇手?還是其實小朱也偷吃了布丁?」

  朱櫻司連連搖頭否定自證清白──雖然在前輩們眼中自己再也無法洗白了,「我只吃了potato chips!真的!」

  「既然小司這麼說……難道要再確認一次大家的不在場證明嗎?」鳴上嵐詢問:「可是大家都已經各自舉證過了,沒有人有問題……除了小司。」

  「真的不是我!」不在場證明遭到另一樁犯罪粉碎的朱櫻司欲哭無淚。

  「或者我們之中有人說謊?」朔間凜月說。

  「啊、還是有外來犯呢?」偵探月永レオ提出假說。

  「暴風雨山莊的先決條件不就是『犯人絕對不會是外來者』嗎?」不知究竟看了什麼刑偵劇的朔間凜月表示:「國王大人不也說了,『兇手就在我們之中』。」

  「好、那就由本名偵探月永レオ擊潰真犯人的謊──」「不用再問了,我知道了。

  眾人的目光不約而同聚焦於發話者──此樁布丁謀殺案的受害者瀨名泉身上。

  「瀨名?」月永レオ愣了一瞬,緊接著咧開了笑:「不愧是瀨名,知道真正的兇手了嗎?」

  「嗯、不單是兇手,我連手法都知道了。」瀨名泉嘆了口氣,「不用再詢問不在場證明了,因為沒有人說謊。」

  「咦?」鳴上嵐大感不解:「但是小泉、沒有人說謊的話,不就代表大家都沒吃布丁嗎?所以布丁是被使用人吃掉的?」

  「沒人說謊的理由很簡單。」瀨名泉冰色的眼於交誼廳鵝黃明亮的光下折射出熠熠神采,「因為犯人把自己安排在不需要交代證詞的資訊不對等位置──譬如說受害者的我、或者是偵訊大家的偵探……對吧?國王大人。」

  隨著呼喚一出,瀨名泉向月永レオ揚起了得意的微笑。

  而月永レオ並未回覆,只是報以更加燦爛的笑顏。

  彷彿受到對方的笑容鼓舞,瀨名泉繼續說道:「這就是為什麼鳴君和熊君都不知道『點心』的正體,而身為受害者的我和『被選定為兇手』的司君則各自在心中對『點心』有不同的想像,所以理所當然忽略了其實偵探從頭到尾都沒有告知『真正的死者』。」

  「難怪!」鳴上嵐一拍雙手,滿臉恍然大悟,「國王大人一直喊『點心』、而小司以為事跡敗漏了根本不敢提洋芋片,就這樣把我們蒙在鼓裡了。」

  「我推測真相應該是這樣:國王大人趁著剛剛大家集中於電玩的時候到廚房,但是恰好沒遇上田中先生,肚子餓的乾脆直接拿了桌上的布丁吃掉,遺棄包裝時發現垃圾桶中還躺著司君偷吃後留下的餅乾袋,所以心生一計嫁禍到司君身上──不對、嫁禍到司君身上應該是後來聽到熊君他們在聊推理小說才順便玩起偵探遊戲吧。」瀨名泉做出推理後嘆了口氣,「可是我說れおくん啊,偵探等於犯人這是違反規則的吧。」

  「哇哈哈哈可是也有冒充偵探的犯人嘛!這不就引出了姍姍來遲的真正偵探瀨名嗎?」爽快承認的月永レオ拉起瀨名泉的手──後者滿臉彆扭卻並未掙脫──假偵探真兇手雙眼溢滿了雀躍之情:「瀨名從什麼時候開始懷疑我的?」

  「當司君擔保『使用人絕對不是兇手』的時候。」

  「但小朱那句話其實是把嫌疑犯限縮在Knights裡面,說到底只是回到原點而已吧?」朔間凜月問道:「畢竟以『登場人物』的概念而言,兇手本來就只會在我們五個之中。」

  「所以才說假偵探提供的資訊不對等啊。」瀨名泉嘆了口氣,「鳴君不會平白無故吃零食、熊君懶得自己走到廚房……而那個布丁盒被國王大人歪七扭八地寫上我的名字,哪怕借司君十個膽子也不敢吃掉吧。」

  所以這樁暴風雨山莊謀殺案,打從一開始就只有一個人擁有嫌疑──而那個人巧妙地扮演偵探模糊了自身不在場證明。

  「這麼說的話,其實瀨名前輩早就知道真相了,只是配合假偵探在耍我們嗎!」被栽贓的朱櫻司大驚失色地質問。

  聞言,瀨名泉有些尷尬地移開目光:「……因為看國王大人玩得挺開心。」

  居然只是為了月永レオ的開心而令自己無辜背上黑鍋──雖然實際面而言也不算相當無辜,但理所當然忽視這點的朱櫻司無比憤慨,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能瞪著月永レオ緊緊抱著瀨名泉大喊「瀨名最好了我最愛你了!」

  朱櫻司是真的想做一回兇手了。

  「按照推理小說的進展,我現在是不是應該聲淚俱下坦承犯案動機?」月永レオ歪著頭問道,沒放開瀨名泉的兇手自顧自沈吟片刻,「好吧那其實我──」

  「一點都不想知道!」朱櫻司憤怒地截斷了兇手的自白。

  「國王大人的動機只是肚子餓而已吧。」鳴上嵐吐槽。

  「好了、既然我們跳過了兇手的心路歷程,那請瀨名偵探為大家做個總結吧?」朔間凜月將手握成拳充作麥克風放到瀨名泉臉旁。

  瀨名大偵探想了想,「司君自己去做個牌子『對不起我是偷吃餅乾的壞孩子』掛在身上一天吧。」

  「等等瀨名前輩──?」

  「還有國王大人下次肚子餓了直接說出來,那個布丁我期待很久啊?超煩人的。」

  口中說著超煩人,但臉龐看不見任何布丁被偷吃的不滿──任誰都看得出其實瀨名泉本人也相當享受這場偵探遊戲,鳴上嵐輕聲笑道:「唉呀、小泉心情很好呢。」

  「請等一下這個判決絕對很奇怪啊!」心情一點也不好的朱櫻司力挽狂瀾。

  然而沒人理會他。

 

  窗外狂風暴雨依舊未能停歇,而朔間凜月笑著為推理秀下了總結:「暴風雨山莊謀殺案正式落幕,被栽贓的受害人獲得了懲罰,偵探與兇手happy ending,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朱櫻司全然不覺得有哪裡值得可喜可賀。

 

 

後記
孤島模式/暴風雪山莊/暴風雨山莊的話個人最喜歡的還是始祖阿嘉莎・克莉絲汀的《一個都不留》(或譯無人生還),當之無愧的超級經典
推理漫畫的話《偵探學園Q》的小提琴山莊篇很有趣w推薦大家
至於偵探=犯人也有很多不錯的作品,但推薦即劇透我就不亂講了,總之我愛克莉絲汀!
因為這篇是本格推理(並不是),所以不問犯罪動機,沒有犯人聲淚俱下的剖白喔(?
感謝看到這裡的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yo 的頭像
niyo

燦陽之下

ni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