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上海獅心茶會合誌

 

  即便迫近六點,隆冬的晨空依舊尚無迎接日出的跡象,神社朱紅的大門緊掩,聚於門前的人們屏息而畔、蓄勢待發,等待著大門開啟的瞬間。

  「泉很緊張呢,不是說不在意嗎?」

  身旁三毛縞斑輕快地問道,為此瀨名泉毫不客氣地朝對方翻了個白眼,而後理直氣壯地回答。

  「都來到這邊了,擺出不在意的樣子也很奇怪吧,你不懂什麼叫入境隨俗嗎?」

  全然是顛三倒四、毫無邏輯的歪理,想必對方也清楚這點,然而三毛縞斑只是笑道。

  「這樣啊,我還以為泉也想要成為今年的『福男』呢——雖然說抱住巫男就能獲得一年份的好運聽起來很可笑,但不會產生寧可信其有的念頭嗎?」

  「我才不迷信,既然你這麼相信的話就好好準備起跑,難得神社給了我們好位置。」

  「我不信啊。」三毛縞斑笑著說道:「但既然今年『招來好運的巫男』由雷歐擔任的話,不就感覺是真實存在於人間的福分嗎?」

  瀨名泉尚未回答便聽見門內傳來神主的吆喝,他來不及思考,抬首,只覺神社的道途盡頭似乎有名火色頭髮的身影等著自己——

  在眾人的鼓譟之中,瀨名泉於朱紅門扉開啟的瞬間邁開雙腳、用盡全力奔向前方。

 

ライオンは正月夜明けに微笑んで

 

  原以為繼《Mystery Stage》、《招福宴》之後,Knights工作告一段落的眾人總算得以安穩度過餘下的一月,萬萬沒料到自己的隊長兼才開始交往數日的戀人月永雷歐絕非忍受得了寧靜的和平愛好者,因此《招福宴》落下終幕後第一個上學日的早自習時間,瀨名泉被迫迎來了惹是生非的嘹亮嗓音。

  「瀨名!我要去做福男了——!」

  先不論分明是一牆之隔的B班學生的月永雷歐怎會出現於自己的課桌邊、雙手呈萬歲的姿態滿面笑容地朗聲宣告,瀨名泉心中首先浮現的念頭是——

  「福男是什麼?惠比壽?」

  「猜對了一半!是惠比壽神社的比賽!」月永雷歐半曲著膝,上半身趴在瀨名泉的課桌上,湊向他解釋道。

  太近了。瀨名泉忍不住雙頰發熱,伸出手試圖將對方推離一些,「什麼比賽?馬拉松?」

  「很接近了,是短跑比賽!」月永雷歐咧開笑,握住了他的手腕,「10號那天早上六點,惠比壽神社有福男比賽……好像不是這個名字不過無所謂,總之好像是一千多個人賽跑,前三名衝進神社裡抱住巫男的人就是當年度受到福神惠比壽惠澤的『福男』,似乎可以幸運一整年喔!」

  瀨名泉思索兩秒,「……祝你武運昌隆?」

  「我不是跑者啦!朋友認識神主,問我要不要做今年的巫男……雖然我沒有靈力就是了。」月永雷歐興致勃勃地笑道:「搶先擁抱本國王大人的人就能獲得一整年份的運氣!不覺得聽起來很了不起嗎!」

 

  瀨名泉發誓自己真的全然不在乎這個可笑又莫名其妙的活動。

  倘若擁抱長年侍奉福神惠比壽的巫男倒也罷了,擁抱一位篤信外星人並視神明如無物、純粹為了「有趣」二字而答應神主代班委託、除了穿著一身巫男裝束以外的百分之百冒牌貨究竟有什麼意義存在呢?

  因此縱然大嗓門的月永雷歐引來了A班其他同學討論,三毛縞斑做出「那身為田徑隊的我肯定能抱到雷歐的」之類的發言也與自己無關。

  至於彼此分明才交往不過幾日,儘管接吻倒是有過、但尚未牽過手、擁抱過、甚至未曾以戀人身分單獨外出——這麼看起來,兩人正式交往後的第一個周末顯然也泡湯了——諸如此類的壓抑於心底的怒氣同樣不足以驅動瀨名泉參加這個無厘頭的神社賽跑。

  按理而言該是如此的。

  然而正月九日的放學後他為了避免大路癡失蹤陪同月永雷歐前往神社,卻被委託的神主認出同行者是相同組合的瀨名泉,而後笑瞇瞇地問:「既然這樣的話,趁抽籤前給你一個好位置吧!」

  他這才知道原來這場福男比賽的起跑位置統一於晚間六點抽籤並按編號整隊,是否能成為福男不單考驗腳力、運氣反倒佔了更多的要素,也因此沒能抽到前排起跑的參加者大多不會認真追求勝負,單純將比賽視為向惠比壽祈福的一環走個過場。

  聽上去並不是擁抱了巫男後獲得幸運,而是由於本身的幸運而擁抱到巫男了。

  瀨名泉怎麼想都覺得這是某方面的本末倒置。

  無論如何,神主並不等他拒絕,逕直讓神社的巫女拿了張籤紙塞到他手中,瀨名泉望著那張籤紙五味雜陳,而身旁月永雷歐全然不知他的心情,尚且笑容滿面地歡呼著太好了瀨名成為福男的意思就是Knights要名揚全世界了對吧。

  做不做福男那種事倒是怎樣都無所謂。

  瀨名泉嘆了口氣,為此生初次嘗試巫男裝束的月永雷歐調整衣領。

  巫男與巫女的裝束唯一差異只在巫男的下身是水藍色,恰好與月永雷歐火焰色的髮呈極端對比,卻並不令人感到突兀。

  倒是本人一臉十分新奇地對著更衣室的全身鏡左看右看半晌,接著大喊了「靈感湧上來了」便不顧弄髒神社衣飾的可能趴在地上譜起了曲。

  當瀨名泉如往常一般制止對方亂寫亂畫時,月永雷歐猛地抬起了頭瞅他,象徵春日生機的翠綠眼眸直視著瀨名泉,「瀨名心情不好嗎?」

  作為戀人如實坦白也是合情合理的,即便是甫才交往不過數日的戀人也是如此,但遺憾的是瀨名泉並不擅長吐露心跡。

  因此他猶豫須臾後,最終仍只是解下了月永雷歐隨手紮就的髮辮,以神社提供的髮帶仔仔細細地束上,而後淡然地回答:「你想太多了。」

 

  瀨名泉擁有許多不擅長的事。

  彆扭的性格加之努力家的特質,瀨名泉從不允許自己示弱、而是窮盡一切努力讓自己跨越艱難,將不擅長的事物變得理所當然。

  擁抱便是其一。

  並不是甚少與他人接觸導致陌生,摸頭也好、擁抱也好、親吻臉頰也好、說「我愛你」也好,從小父母並不吝於在有形的肢體以及無形的言語上展現「愛」之一字,滿溢的雙親之愛下成長的他比任何人都明白表達親暱的重要。

  偏偏瀨名泉不擅長以任何形式傳達。

  他能夠說出「不要再擅自去遠方」、「留在我身邊」卻無法坦率地告訴對方「我喜歡你」;他願意無時無刻都與某人形影不離,卻不敢主動伸出手觸及。

  譬如刻下,瀨名泉無法說出「不想看見月永雷歐被他人擁抱」的念頭。

  畢竟彼此身為偶像,與粉絲擁抱並不值得大驚小怪,他也曾見過無數次月永雷歐進行fan service的畫面,既然決定一同出道成為職業偶像,如此場景想必未來多不勝數。

  而過去自己稱作偶像的職責,如今卻為之五味雜陳,說到底也不過是彼此身分轉換不久,瀨名泉尚未徹底將「偶像的月永雷歐」以及「戀人的月永雷歐」完美劃出分際罷了。

  所以瀨名泉選擇不說出口。

  倘若對方得知了這般情緒會有什麼反應呢?儘管有些好奇,但他可不希望前提實現,何況說到底,喜愛擁抱他人、輕易將喜歡與愛掛在嘴邊的月永雷歐必然無法理解自己的心境。

 

  凌晨五點半,換作平日肯定仍於纏綿夢鄉的時段,只在神社休息室睡了幾個小時的瀨名泉被工作人員喚醒,而原先在自己身旁休息的月永雷歐早已被喊出去就定位,瀨名泉繞出神社,一面跟隨著其餘參賽者於神社門前整隊,一面抬起頭仰望天空。

  正月十日的蒼穹一片漆黑,厚重的雲層雖不至於降雪,卻遮蔽了冬日的星座。

  看上去全然沒有要迎接黎明的意思,瀨名泉忍不住拿出手機搜尋了日出時間,是遠在比賽結束超過半小時之後。

  明明招福是如此光明的詞彙,卻是於一片黑暗中擁抱幸運。

  胡思亂想著的同時,肩膀被不輕不重地拍了一下,看清來者後瀨名泉毫不掩飾地露出了嫌惡的表情——排在自己身旁的赫然是先前預告過打算參加的三毛縞斑。

  「哈哈哈泉也抽到好位置了呢!」

  他立刻決定不告訴貨真價實擁有幸運的對方其實自己走了後門,瀨名泉語焉不詳地嗯了一聲,與對方不著邊際地聊了幾句後,便聽見工作人員宣告準備起跑的嗓音。

  心跳不由自主地隨著時間迫近而加快。

  彷彿看出了這一點,三毛縞斑笑道:「既然今年『招來好運的巫男』由雷歐擔任的話,不就感覺是真實存在於人間的福分嗎?」

  瀨名泉沒能回答,起跑的槍聲猛然響起,於此同時神社的朱紅門扉開啟——這一刻他的雙腳彷彿失去了控制,自主邁出了大步,以自己都無法想像的速度向前狂奔。

  起點距離作為終點的大殿直線距離也不過短短兩百多公尺,甚至遠不如體育課的暖身活動。

  如此短暫的比賽之中,他卻覺得時光無比漫長,像是永遠都無法抵達巫男佇立的殿前。

  眼角餘光發現後方選手超過了自己,瀨名泉咬著牙,用盡全力驅動雙腿向前。

  神社的風景猶如流光一般飛速向後逝去,如此不顧形象向前狂奔的模樣連自己都想笑,簡直像是哪來的青春連續劇——但即便如此瀨名泉全然沒有放慢腳步的打算。

  始終都是對方主動伸出手擁抱自己,僅此一次也好,他也想坦率地向月永雷歐敞開雙手、將對方緊擁入懷。

  奔跑的理由僅此而已。

  和運氣、福神之類截然無關,於瀨名泉而言,在終點盡頭佇立著的身影並不是巫男、並不是福神的代理,那人的存在即是幸運的本身。

  只因與月永雷歐相遇便是耗盡一生福分的奇蹟。

 

  意料之中地,瀨名泉並未成為福男競賽的勝利者。

  儘管是早已預見的現實,但素來好強的他仍多少有些不表露於面上的沮喪——雖然有一部份理由是三毛縞斑確實如賽前宣告一般拔得頭籌,抱住了月永雷歐成為今年的福男。

  「明明有三個巫男站在那邊,三毛縞那傢伙是怎麼在超高速狂奔的情況下認人的啊?」

  湊熱鬧的授獎儀式結束後,返回休息室的路上瀨名泉忍不住抱怨。

  「哇哈哈哈不愧是mama!」

  月永雷歐似乎根本沒聽懂他的言下之意般笑道。

  「算了。總之你趕快把衣服換下來,我想回家補眠了。」

  然而這話卻換來身旁輕輕地「啊」了一聲,瀨名泉轉過頭,發現月永雷歐停留於距離自己一步之處,仰起頭望著天空。

  「天好像要亮了。」

  「時間確實差不多……怎麼了嗎?」

  對方並未回答,月永雷歐只是逕自握住了瀨名泉的手腕,「我想到了!瀨名過來吧!」

  按理說應該抗議「我想睡覺了你又想到什麼」,但意外地他什麼話也沒說,只是任對方拉著自己的手,一同小跑步繞過了主殿與偏殿到了神社後方——由於神社本身建於山丘上,得以俯瞰近處的城市風光。

  而當迫近黎明的景色映入眼底的瞬間,瀨名泉便理解了對方的計畫。

  月永雷歐依舊握著他的手腕,沒有戴手套的指尖傳來了略低於自己的溫度,瀨名泉一言不發地定定直視前方,卻反手將對方握在掌心之中。

  被握住的那人僵了一下,接著得寸進尺地與他十指交扣。

  他們便這般緊握著彼此的手沉默地等待著,萬家燈火尚未泯滅,彷彿大地的星光一般奪目,天際卻染上了燭光般的溫暖色彩,一點一滴浸染著夜空的湛藍。

  並非侵略性的光彩,寒冬的晨曦溫柔地懷抱著天空與人間的星子,於橙紅與灰藍之中閃爍。

  「……好美啊。」

  瀨名泉不禁低嘆,明明是只要地球持續轉動下去、便每一日都能見到的再平凡不過的日出,光芒逐漸填滿蒼穹的景象卻如此動人心魄。

  「對啊,能跟瀨名一起看真好。」

  聽見對方如此說著,瀨名泉揶揄地笑道:「不是『靈感湧上來了』?」

  「雖然也有!但還是跟瀨名牽手比較重要!」

  按對方的話來說,就是人間就此遺失了一項世紀珍寶,然而身旁這位音樂天才似乎沒能思及慣常的話語,只是單純地享受著與戀人欣賞日出的時光。

  察覺這一點的瀨名有些開心,他輕聲喚道。

  「雷歐君。」

  待對方轉過來的瞬間,瀨名泉向月永雷歐伸出手,於正月的拂曉之下,初次主動擁抱了他的國王、摯友、搭檔、戀人以及此生最幸運的邂逅。

  錯失惠比壽的惠澤又如何呢,瀨名泉從不需要月永雷歐以外的福神。

 

 

後記
由於茶會時間恰逢一年之際,就寫了和新年相關的題材,文章主題福男競技是改自兵庫縣西宮神社的「十日戎開門神事福男選び」,是個很有趣的活動,如果大家也能感受到一些不同文化的年味就好了!

謝謝閱讀到這裡的你,2019新年快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yo 的頭像
niyo

燦陽之下

ni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