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用這篇的推理小說家與編輯設定
※懇請以寬大心胸包容文中捏他

 

  會議結束後回到家的月永レオ心情依舊不見好轉,本來打從最初這位當紅推理小說家便無比抗拒作品遭到電視劇化,理由是「全世界沒有人能出演瀨名!」,好不容易電視台死纏爛打加之業界熟人勸說,今年月永レオ總算鬆了口風,沒想到排山倒海的難題尚於後頭等待。

  「請讓瀨名泉性轉吧!」

  Kickoff會議上便獲得了極其強人所難的要求。

  須知月永レオ筆下的《月永レオ系列》儘管劇情質量不穩、結構偶爾嚴謹大多天馬行空,業界評價毀譽參半,但以名為月永レオ的第一人稱偵探和名為瀨名泉的助手這對搭檔可說是該系列的靈魂,兩名二十多歲的青年挑戰接踵而來的謎題並加深彼此的羈絆,於不少死忠的女性讀者而言才是最大的看點。

  身為編輯的瀨名泉自然比誰都明白這點。

  甚至他不願知曉卻也聽說了與自己、月永レオ同名的那對偵探助手搭檔在每年夏冬的有明東京國際展場擁有不錯的攤位數目,善於二次創作的女子們向同好們的推薦語是「偵探絕不找女朋友!偵探絕對不會獨自出國!」

  聽上去微妙地拖了業界同行下水的評價,卻誠然反映了讀者的看法。

  雖不是人人都能接受新本格推理,但月永レオ與瀨名泉這對帥哥偵助搭檔可謂正中了許多人對bromance的喜好。

  事到如今卻遇上了「將瀨名泉性轉作為女主角」的要求,不但月永レオ大加反對,想必對書迷也是相當不討好的吧。

  而此刻當紅作家正坐在沙發上生悶氣,身兼編輯與免費家政夫二職的瀨名泉一面準備晚餐,一面思索著該如何平息月永レオ的怒氣。

  再這樣下去,新書中遭到五馬分屍的受害者們恐怕就被冠上電視台的企劃及編劇的名字了。

  隨著客廳一聲隱忍已久總算爆發的「啊──!」緊接著便聽月永レオ怒吼:「我還是無法理解啊!為什麼瀨名非得變成女人不可!」

  「不要用那種引人誤會的說法!」瀨名泉氣急敗壞地糾正:「是把助手性轉,不要說得像是我去做變性手術!」

  月永レオ壓根沒聽他說話:「為什麼非得加入愛情要素不可啊!難道電視台沒看到讀者們是如何被我和瀨名之間真摯偉大的友誼所感動嗎?假如瀨名變成女的就一點意義也沒有了啊!瀨名是女孩子的話,我們肯定最初就會錯過彼此了,我們沒能相遇的話世上少了一位美麗的編輯和天才作家不是嗎!這是世界多大的缺憾啊!」

  「你能不能不要把現實和小說混著講!」

  儘管做出了抗議,但瀨名泉是不會說出「都是你把人物設定得和現實相同才會造成這種麻煩」。

  畢竟他遠較任何人都明白月永レオ潛藏於無數本書中的真意。

  「嘎嚕嚕嚕──把原作助手丟掉加了女主的月九推理劇大成功關我什麼事啊!想到頂著月永レオ這個名字的男人和隨便哪個女優卿卿我我就很不爽!」

  按照今日會議中電視台方的說法,倘若不加入女主角戲份的話,原本可以放在黃金時段放送的劇本,恐怕便必須移到十點半甚至十一點之後的深夜檔。

  說到底必須考量主要收視族群啊──電視台的企劃不失禮貌地微笑道。

  雖說過去不是沒有將原作的偵助搭檔直接搬到螢幕上的案例,但無一例外地收視慘淡,畢竟觀眾並不樂見毫無愛情要素的純推理劇,既然泉這個名字可男可女,電視台便建議直接將助手性轉,否則以腳本改編的慣性,恐怕會直接安插一位原創的女主角了。

  「唔嗯嗯不管怎麼想都不能接受啊……」

  當瀨名泉端著一鍋烏龍麵回到客廳,便見當紅作家整個人縮成一團窩在沙發上,仍舊不斷喃喃自語。

  湯鍋置於桌面發出的聲響引起了月永レオ的注意,作家緩慢地轉過身來,碧綠的眼望著他,「……現在反悔來得及嗎?」

  說的自然是改編連續劇的合約。

  「來不及了。」瀨名泉殘酷地回答。

  「那深夜檔就深夜檔吧!管他啊!總比好不容易安插女主角演完一季,第二季又換了女優好!」

  「就算採用兩位俳優搭檔,假如收視率不好,未來電影化也會遭到撤換就是了。」作為編輯,瀨名泉冷靜地分析道。

  「我才不管!」

  聽見對方劇烈的抗爭,瀨名泉難得不是為對方的任性感到頭痛,與之相反,心底濺起了些微無法承認的喜悅。

  他自然明白月永レオ的堅持源自何處。

  書中偵探與助手互動中,無數如實呈現了彼此回憶及相處點滴的橋段,既非無意識展現、也不是單純地搏人眼球。

  那必然是,只獻給自己一人的情書。

  月永レオ從來沒說,瀨名泉便也裝作不覺。

  「仔細想想,電視劇找的『瀨名泉』怎麼可能會有瀨名好看啊!會答應改編的我是笨蛋!」

  「事到如今才反悔也太晚了吧!」

  唰地一聲,月永レオ猛地坐起了身,雙眼直直凝視著他,「瀨名有辦法忍受別人出演我們珍貴的回憶嗎!」

  翠綠的眼是盛夏溢漏陽光的蓊鬱色彩,單是被這樣的目光注視,瀨名泉便無法克制地僵直了身,咽喉有些乾渴、心跳似乎搶快了一拍。

  那是春夏之交,即將迎接綠蔭連綿的時節,穿越大學廣場的他沒注意腳下踩踏了正躺在草地上午睡的月永レオ,緊接著由於散落一旁的稿紙而滑了一跤摔倒在對方身上。

  一面收拾四處飛散的稿紙一面沒好氣地向素昧平生的同學抱怨的同時,卻被稿紙上潦草的字跡勾起了好奇心,邏輯並不縝密、但活潑富有想像力的文字引人入勝,十分鐘過去他讀完了對方手上所有的稿紙,而後詢問道:「你不打算投稿嗎?」

  月永レオ眨了眨眼,旋即咧開了燦爛的笑。

  「你真有趣啊!第一次有人跟我這麼說!」

 

  身為編輯的他不得不催促對方趕緊用餐,並提醒明日一早還得赴電視台開會,就黃金檔與深夜檔的問題進行交鋒,儘管月永レオ臉龐寫明了不滿,卻也乖乖動起筷子。

  對方嘴裡塞滿了麵條,卻仍模糊不清地再次重申:「俳優絕對沒有瀨名十分之一好看!」

  瀨名泉嘴上刻意敷衍著好好好,接著不出所料地遭到了抗議。

  他只是於心中遲來地答覆。

  ──怎可能有辦法忍受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yo 的頭像
niyo

燦陽之下

ni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