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綱文,少部分劇情有原型於最後說明
※一場nico歌手的網戀

 

 

  月永レオ或許永遠也無法忘懷那個乍似平凡的夜晚。

  搜索枯腸也無法覓得最完美的音符時,隨手點開了友人於line上拋來的連結,隨即被導引到了一個視聽率貧乏得可憐的Youtube影片,前奏甫一響起便識得是某大熱連續劇的片尾曲──世上沒有任何人比他更熟悉這個旋律了,只因每一個音符都是由自己親手寫出。

  影片畫面是毫無意義的街景相片拼接,但人聲出現的瞬間,月永レオ不自覺地瞠大了雙眼。

  青澀唱腔也無法掩蓋的清澈歌聲,猶如澄澈清泠的泉水注入了他枯竭的靈感之源。

  那恐怕是月永レオ有生以來初次、也是最後一次湧現了無論如何也想接近某人的意念。

 

君に贈る歌

 

/01

  ──唱我的歌吧!

  順利加入了朔間凜月提供的Line帳號並開啟對話視窗,月永レオ想也不想地留下這段話後,出乎意料地飛速轉變為「已讀」並收到了回覆。

  ──才不要。

  ──而且話說回來,你這傢伙是誰啊?為什麼有我的Line

  應該將現代網路社會造就的人情疏離評價為理所當然或者是令人憂傷呢?並沒有閒暇感嘆的他笑著輸入下一行文字。

  ──凜月給了我你之前在KTV唱歌的影片,雖然技巧不太好,但是你的聲音真好聽啊!來唱我寫的歌吧!

  一面解釋著,月永レオ丟去了先前那支Youtube影片連結,獲得了整整兩行的「……」。

  ──你誰啊?而且既然你對我的唱歌技巧那麼有意見的話,去找別人不就行了,不好意思我很忙的。

  ──等等!先不要把我加入黑名單!

  見對方字裡行間顯而易見的不耐,月永レオ焦急地輸入文字。

  ──讓我幫你寫歌吧。想聽你唱我的歌,想讓你的歌聲被更多更多人聽見!

 

/02

  十分鐘後瀨名泉才確定了來者的身分,他氣憤地將Line id名為「ルカ的護花騎士」的對話視窗丟到了朔間凜月那處質問,卻罕有地接到了來自友人的電話。

  「……國王大人很喜歡小瀨的歌聲喔。」朔間凜月略含笑意慵懶的語調一如往常:「聽了你唱的那首歌後立刻就跑來我這裡問了,很少看見他那麼慌張的樣子呢,就把你的Line給他了。」

  「國王大人?」瀨名泉蹙眉望著「護花騎士」幾字無比困惑。

  「這是他在nico的綽號──啊、不懂也沒關係,總之國王大人的作曲能力真的很厲害喔,小瀨還是聽聽看吧,絕對會喜歡上的。」

  「我又不是歌手……」一面嘟噥著的同時聽見了對話另一頭傳來打字的聲音,正當他正打算出聲詢問,便見電腦螢幕的Line視窗閃爍幾下,「ルカ的護花騎士」那方又拋來一行連結。

  ──這是我的nico頻道!凜月說讓你聽聽看我的歌!

  「朔──間──凜──月──!」

  喀的一聲,對面朔間凜月根本沒留給他怒吼的機會,連再見也不說,眼明手快地結束了通話。

  而Line那頭持續出現對話訊息。

  ──拜託,聽聽看吧!只要一首就好,假如到時候還是沒興趣的話就算了!

  儘管全然不知來者的樣貌與嗓音,但他眼前莫名浮現了一名可憐兮兮地雙手合十向自己祈求的男子形象。

  「為什麼我非得同情一個不知道是不是肥宅的大男人不可……」

  對活躍於nico的人群懷有十足偏見的瀨名泉扯了扯嘴角,點下這個帳號最新發布的動畫。

 

/03

  月永レオ直到翌日才收得回應,名為「瀨名泉」的Line id那方傳來簡簡單單的訊息。

  ──你說想讓我唱你的歌,是什麼意思?

  彼時他難得待在事務所,正與經紀人討論下一齣日劇配樂的細項,當手機震動,眼角餘光覷見翠綠的Line對話框彈出的瞬間,月永レオ不禁當場歡呼出聲,嚇得經紀人失手打翻了水杯。

  趁著經紀人清理桌面與筆記型電腦時,他趕緊以最簡扼的語句向全無經驗的對方說明。

  ──我這幾天會作一首新歌,然後由你來唱!錄幾次都沒關係,唱到你覺得完美為止!

  ──就這樣?

  這個人顯然並不清楚幾日內寫出新曲是多高難度的技藝。但月永レオ並不在乎,他咧開了笑,繼續向通訊軟體輸入字符。

  ──就這樣!肯定會非常好聽的!

  ──對了,我可以喊你瀨名嗎?

 

/04

  「瀨名泉」毫無疑問是對方的本名。月永レオ莫名無比肯定。

  儘管琢磨自己是否也應報上本名以示禮尚往來,但瀨名泉沒讓他猶豫太久,Line那頭便傳來了自說自話的結論。

  ──那我就和熊君一樣喊你「國王大人」吧。

  月永レオ花了五秒鐘才猜出話中的熊君指得是和自己於nico結識,後來成為現實中摯友的當紅歌手朔間凜月。

  既然瀨名泉與朔間凜月相識,或許瀨名泉也是業界相關的一員吧。

  點選了表達OK的貼圖後便遭已讀不回的月永レオ默默計畫該讓對方唱什麼歌才好。

 

/05

  一旦獲得靈感,月永レオ的作曲速度便是業界無人能及的傳奇,他一遍又一遍地聆聽那支於KTV包廂錄製的音源,錄音媒介恐怕是手機,因此音質遠遠稱不上完善,而歌者似乎對自身的歌喉不抱太多信心,開口的起始音甚至有著幾不可聞的顫抖。

  但無人說得清為何偏偏拙劣的歌聲擄獲了自己的靈感泉源,讓他執意為對方作曲。

  瀨名泉於影片中演唱的是首緬懷青春逝去的情歌,原唱是位家喻戶曉的女歌手,曲子總是恰到好處地搭配連續劇扣人心弦的內容催人淚下,尤其在女主角回到與男主角初遇的碼頭淚如雨下、哭得肝腸寸斷的橋段,主題曲響起的同時更是締造了收視率高峰。

  為了使男聲演唱,KTV的伴奏被降了一個音階,但曲中低切憂傷不減分毫。

  縱然身為作曲家的月永レオ遠較任何人都了解演唱時投入的情感與歌者自身經驗並無關係,但當他一次次重複撥放音源時,仍舊不禁湧現了「瀨名是否也有過如此悲傷的回憶呢」的疑問。

  明明他清楚這個念頭毫無意義。

 

/06

  八日後瀨名泉收得了合作曲與歌詞,檔名標註了「無題」。

  自音箱流瀉而出的旋律和這個人過去投稿的風格截然不同。

  相識的那一夜,對方不計一切地懇求自己哪怕是聽過一首歌也好,瀨名泉為了使對方死心便隨意點選了最新發布的動畫──和他所想像的二次元住民的動畫曲風大相逕庭,直率、激昂、肆意張揚的歌聲穿越了網路,揮舞著飛揚戰旗轟轟烈烈地闖入了他的心底。

  瀨名泉並未聽過對方說話,他所識得的只有那張揚、無所畏懼的歌聲。

  然而刻下的音符卻猶如初冬的泉水澄澈清洌,明明是音樂,卻予人靜謐之感,彷彿雪花默然地落於水面那般空寧,縱然無人聲,單是聽著錯落的清脆的鋼琴伴奏也令人神往。

  問題在於歌詞。瀨名泉反覆閱讀數次後,終於無可忍耐地打開了Line視窗,向「ルカ的護花騎士」發送訊息。

  ──你的現代日語是不是不太好?

  ──哎?我高中都有及格喔?

  這人根本沒聽懂自己在諷刺什麼,瀨名泉有些頭疼,索性直接挑明。

  ──你的作詞水準太差勁了吧?我才不想唱這種東西!

  這幾日相處下來,他已然充分了解到對方十分好說話,但唯有「瀨名泉終止合作」是無論如何都不能觸及的底線。

  果不其然對面急忙地傳來了回音。

  ──不行!!!!!!只有這個不行!!!!

  ──說什麼不行……你是小學生嗎?

  ──不然瀨名說說看詞哪裡不好,我來改嘛!

  說著,還發送了一隻十分可愛的獅子哭臉的貼圖。

  瀨名泉盯著那張貼圖,腦海中莫名浮現了素未謀面的青年哭喪著臉的慘樣,他重新審閱了歌詞──該說是無拘無束或是奔放過頭呢?儘管看得出歌詞脈絡,卻由於作詞者過於天馬行空的語言邏輯,導致整篇看上去只能以雜亂無章形容。

  瀨名泉再次看向那張獅子哭臉的貼圖,以及後續的懇求訊息,他咬咬牙,「煩死人了。」

  也不知是對誰說的。

  然後忿忿地於Line的對話框中敲入字符。

  ──繼續合作可以,我來作詞。

 

/07

  那一夜他所夢見的是落於泉水的雪。

  明明自己既害怕冬日且畏懼寒冷,但當月永レオ循環播放瀨名泉所唱的歌,由於思考睏倦而陷入沉睡時,夢見的卻是這幅隆冬的景致。

  注視著這一幕的他打從心底覺得擁有無與倫比的美麗。

  醒轉後便寫下了這首曲子,迅速錄製並編曲後便交與瀨名泉。

  儘管有些失落,但自己不擅長是業界公眾的認知,因此當歌詞遭到嫌棄時,月永レオ也只是竭力思考著該如何讓對方繼續這場合作。

  縱然只有一次也好,真想聽聽瀨名泉唱自己所作的曲子。

  始料未及的是,看上去十分不情願對方竟主動接下了作詞的大任──而且效果不同反響。

  月永レオ注視著螢幕上的文字檔,正是瀨名泉適才發來的歌詞。

  明明來往對話中總是毫不留情、一副希望自己趕緊發怒並憤而離去的不耐口吻,卻撰寫出了無比溫柔的歌詞。

  「瀨名肯定是個很溫柔的人啊!」

  他沒來由地肯定道,而像是感知了月永レオ的自語,螢幕上Line的圖像閃動,名為「瀨名泉」的對話框彈出。

  ──歌詞有什麼需要修改的地方嗎?話說你不取個名字嗎?

  月永レオ綻開了燦爛的笑,十指飛揚,飛快地輸入文字。

  ──沒有!歌詞實在太棒了!是比黃金定律的藝術品更與完美這個詞相襯的程度!

  ──你也太誇張了……歌名想到了嗎?

  原先意圖答覆「還沒想到」,卻於見到瀨名泉三字的剎那轉變了心意。

  ──就命名為《泉》吧!

 

 

 

後記
部分劇情借鑒nico歌手組合あさまっく,說是部分其實也就在nico以外的地方第一次聽到對方唱歌這點
不寫成大綱文的話簡直無法估計這篇的字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yo 的頭像
niyo

燦陽之下

ni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