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大綱文

 

/08

  也不知月永レオ究竟懷抱什麼心態為曲子命名。瀨名泉說服自己拋卻心中的困惑,認真地錄製起這首歌,一遍又一遍練唱的感覺很奇怪,身為職業歌手的友人朔間凜月肯定習以為常了,但以平面模特兒為職的他從未擁有「專注重複吟唱某首歌臻至完美」的經驗。

  排除過於突兀的要求以及差勁的初次會談的話,自己或許是有些開心的。

  瀨名泉早已習於他人對五官面容的誇讚,但從未料及竟有人會不顧一切地渴望聽自己唱歌。

  與「琉可的護花騎士」交流過後,朔間凜月語帶狡黠地說國王大人為了和小瀨合作可是費盡了千辛萬苦,說到底可是動輒上百萬視聽次數的超高等級nico歌手,倘若讓其他人知曉國王大人竟如此苦苦哀求,肯定會被憤怒的粉絲們在2ch痛罵千層樓。

  瀨名泉沒去過匿名版,未來的人生規劃中也沒有關注討論區的打算,畢竟比起nico歌手這類小眾嗜好,自己以izumi為藝名活躍於業界的平面模特兒身分才是新聞常客,恐怕早被2ch的藝能相關版面討論了不下百次。

  將這次錄製的幾支音源丟進Line的對話視窗後,瀨名泉瞥了眼電腦螢幕角落的時鐘,一般人並不會將晚間十點稱為深夜,但為了保障肌膚品質,若非緊要大事,他至多活動到十一點便上床就寢。

  ──瀨名辛苦了!

  Line的另一端飛快傳來回應,這幾日下來瀨名泉時不時懷疑對方或許是未出社會的大學生或者傳說中的自宅警備員,不然怎麼能隨時待命回覆訊息。

  ──對一般人來說同首歌唱那麼多次肯定很痛苦吧!辛苦了!哇哈哈哈凜月也說過剛開始唱歌時是聽到前奏就想吐的境界呢!

  緊接著又出現的訊息令他一愣,瀨名泉簡簡單單地輸入「還好」並發送後,盯著Line的視窗陷入思考。

  按理而言,這個人的說法才是正確的。他想。

  畢竟並非本業,誰能忍受重複聆聽著同一首歌,並且一遍又一遍反覆吟唱──換作平日的自己,肯定早就失卻耐心了。

  但將整首歌翻來覆去唱了數十遍的此刻,「無法忍受」的念頭從未有任何一秒浮現於心。

  如同阻撓他的思緒一般,對話框又出現了新的訊息。

  ──果然瀨名的歌聲真的好好聽啊!這樣吧!瀨名要不要乾脆也成為nico唱見!我來幫你編曲修音!

  ──不要。

  想也不想地輸入了拒絕後,瀨名泉暗忖這對話紀錄被朔間凜月見到的話,又是「小瀨真是奢侈啊,國王大人在nico可是炙手可熱的歌手食物鏈頂端啊!」的揶揄了吧。

  果不其然緊接著對面又是無法置信的「哇啊啊啊為什麼!都邀請那麼多次了瀨名應該稍微有點心動了吧?真的都不會想嘗試嗎?」

  ──再問一百次也一樣,不考慮,就唱這首。

  ──果然是因為一直唱同首歌很痛苦嗎!

  簡直可以想見對方的失落,下一秒便見那張可憐兮兮的獅子哭臉又出現於對話框中,彷彿可以想見帳號主人的垂頭喪氣。

  瀨名泉沒來由地揚起了微笑,忽然想通了適才困惑的他只是飛快於鍵盤敲擊字詞。

  ──總之就是不要。

  無數次重複唱誦同一首歌而不覺得煩躁,其緣由說到底不過是自己打從心底喜歡著對方的曲子罷了。

 

/09

  死纏爛打之下,瀨名泉終於同意月永レオ將兩人合作的成曲以「琉可的護花騎士」的名義上傳到nico

  由於對方千叮嚀萬交代,他只能心不甘情不願地於作曲編曲那處標註自己的暱稱,並且備註歌手與作詞者是一位不願具名的友人──看上去簡直像是為新人宣傳的噱頭似的,可以的話月永レオ真心希望這確實是某個系列企劃的一部份,然而現實總是無比殘酷。

  瀨名泉不願成為nico歌手的理由簡單明瞭。

  ──我還有工作,唱歌對我而言就是和友人去KTV的程度,單純自娛自樂而已。

  這個回答太過無懈可擊,饒是月永レオ也無法覓得任何反駁說詞。

  瀨名泉毫無半分展現其歌聲的慾望。

  原以為既然對方與朔間凜月相識,怎樣也多少該對演藝圈懷抱憧憬,但事實則不然,當月永レオ提出將合作曲上傳時瀨名泉展現了激烈的反抗態勢,令他著實吃了一驚。

  ──之前可沒說要上傳到nico啊?

  ──咦?沒說嗎?不過好不容易完成了,放上去才是正常的吧?話說回來,瀨名之前不也是將KTV的影片放到Youtube嗎?

  ──那是熊君擅作主張的!

  緊跟在後的是一隻扛著染血柴刀的貓,隔著那張可愛的貼圖都得以感受到滿溢而出的殺意。

  假如自己持續堅持、或者在告知前便將影片放上nico,對方是否也有相同反應呢?月永レオ居然有些期待。

  ──難道瀨名原先以為錄完就沒事了嗎?

  儘管這條訊息的狀態立刻轉為「已讀」,但瀨名泉整整沉默五分鐘後才發來了一長串「……」。

  ──當時沒想那麼多。

  縱使口吻冷淡,月永レオ仍不禁噗哧地笑了出聲,他並不清楚對方沒想那麼多的理由是第一次接觸素人歌手文化、亦或是被自己窮追不捨導致沒來得深思,但無論如何,這句乍看彷彿鬧彆扭的話語令他感覺有些可愛。

  ──但是瀨名的歌聲真的很棒啊!希望讓大家都能聽見。

  ──所有人都會喜歡的,我保證。

 

/10

  按那位國王大人的說法,一般而言nico歌手的投稿動畫通常會請畫師協助繪製封面,不過這回就讓大家單純欣賞歌曲也不錯。於是網友唯一得見的是張被雪峰環繞的山澗照片。

  瀨名泉好奇地詢問這張圖沒有版權問題嗎?

  ──沒有喔!是我在阿爾卑斯山拍攝的!

  恰好緊扣著曲名《泉》。

  ──我猜瀨名對二次元的東西也沒什麼興趣吧!正好也省略了找繪師協助的麻煩!

  瀨名泉翻閱著對方過去的投稿,確實都有與繪師合作的插圖,而這回由於面對的是自己這般與唱見截然無關的陌路人,才一改以往的作風。

  這個人究竟遷就自己到了何種地步呢?

  「真的有那麼想聽我唱歌嗎……?完全不能理解。」

  他並沒有將這段自語的疑問化為文字傳遞給對方。

 

/11

  一如「琉可的護花騎士」所預料,合作的歌曲發布後獲得了巨大的迴響,明明並未通知朔間凜月,對方卻自顧自地發來了賀電,說著「我也算是促成這首合作曲誕生的媒人吧,哪天我們三人一起出來吃個飯吧。」

  瀨名泉想也不想地拒絕。

  電話那頭朔間凜月慵懶地笑道:「哎?還以為小瀨和國王大人相處得很好呢?」

  「還可以。」

  「小瀨的『還可以』就是『很好』的意思喔?」

  「還可以就是還可以,不要擅自曲解啊混帳熊君!」

  對方乾脆俐落地無視了他的話語,「無論如何,國王大人很喜歡小瀨,肯定會希望繼續和你合作的吧。」

  「我這邊倒是完──全──沒有這個意願喔?」

  「因為小瀨瞧不起nico和素人歌手吧,不過遇見國王大人有沒有多少改觀了呢?」

  「……這和我會不會繼續跟他合作一點關係也沒有。」他拐著彎承認了對方的話語。

  朔間凜月的嗓音飽含笑意:「話別說得那麼滿,小瀨最初也沒想到自己真的會和國王大人合作歌曲不是嗎?」

  正想大聲宣告「這次我是絕對不會讓步的」,便見電腦版的Line對話框閃爍,來者正是適才話題的中心主角。

 

/12

  ──瀨名看見投稿的迴響了嗎?

  瀨名泉望著彈幕上無數稱讚編曲、稱讚歌詞、猜測歌手以及一行又一行激昂的吶喊,最終只是於對話視窗中輕輕敲下「嗯,看見了。」

  ──大家都非常喜歡瀨名的歌聲喔!

  ──那也有國王大人作曲和編輯的功勞吧。

  何況或許觀眾們不過是認為這種歌手匿名投稿的模式十分新穎,換作公布合作歌手名便不會造就如此巨大的反響,用朔間凜月的話說就是「名字聽都沒聽過憑什麼和國王大人合作?」

  ──但也因為瀨名的作詞吧!

  ──你記得下次找個人負責寫詞吧。不然糟蹋了曲子多可惜。

  刻意裝作沒看出對方的意圖,畢竟順著這位國王大人的話說下去,恐怕又會被誘勸加入nico歌手的一員吧。
  儘管這段時間的相處勉強撐得上挺有趣,但瀨名泉依舊沒有繼續合作的打算。

  就此結束,說聲再見並為這場意外的牽繫畫上句號。

  想必是最完美的終幕了。

  然而於他輸入再見之前,Line的對話視窗搶先躍入了下一行文字。

  ──瀨名,我們兩個成立一個組合吧?

 

/13

  收得回應是「已讀」的三分鐘之後。

  ──哈???????????

  刷了滿頻的問號足見瀨名泉的內心動搖,月永レオ咧開了笑,飛快地輸入文字。

  ──就是瀨名成為nico歌手後,我們一起發布新曲、一起開生放送甚至可以一起出專輯喔!

  ──等等!成為歌手之後那些都是初次聽說!

  ──因為我是第一次提議啊。

  ──無論怎麼想,瀨名的歌聲就這般曇花一現未免也太令人惋嘆了,未來世人提起瀨名,也只是「啊、那個曾經和國王大人一起合作的不知名歌手。」難道瀨名就不會不甘心嗎?我好不甘心,不甘心得幾乎要穿進妄想中狠揍說出這句話的路人呢!

  縱然看不見對方身處網路另一端的神情,但月永レオ想無論任何人此刻都是滿臉困窘吧。

  但倘若發生在瀨名泉身上的話必然相當可愛。

  明明彼此素未謀面,他卻無端如此確信。

  ──你到底在說什麼啊?

  ──嗯?瀨名是哪裡聽不懂呢?組合就和一般的歌手組合沒兩樣,只是沒有經紀公司而已。

  對話視窗另一頭的瀨名泉先是發了串「……」,而後忍無可忍一般砸下了大段話語。

  ──所以我的問題就是一開始不是說好只合作一次嗎?何況為什麼會跳到組合的話題上啊?我跟你很熟嗎?話說回來,我們根本不認識彼此吧?這樣不是很奇怪嗎?

  月永レオ盯著對話視窗中的訊息,思索一秒後毅然決然輸入道。

  ──被瀨名這麼一說確實挺奇怪的。

  ──對吧。

  並未理會緊接著出現的「所以還是容我拒絕」,月永レオ毫不猶豫地點下了Line上的通話鍵。

 

/14

  電話於三秒後被接通。

  「……國王大人?」手機另一頭是顯而易見的遲疑。他忽然驚覺這是自己初次聽見瀨名泉除了歌聲之外的嗓音,「組合的事情──」

  「嗯!我知道瀨名想說些什麼,為了打消疑慮才打電話,果然比起文字,還是語言才最能傳達心意吧!」

  「不、所以你在說什麼……」

  「瀨名剛剛不是說我們根本不認識彼此嗎?所以我是來自我介紹的!」

  縱然通話者無法得見,他依舊如同正面對方一般綻開了笑,想必燦爛的笑意也得以傳遞給不知身在何處的瀨名泉吧。月永レオ如此堅信,而後說道。

  「作為第一次的通話,初次見面以及瀨名你好!我的網名是琉可的護花騎士,人稱國王大人,而本名叫月永レオ,今年25歲,現實的職業也是作曲家,最喜歡的東西是瀨名的歌聲!最近的興趣是為瀨名作曲!」

  所以,我想和你一起唱歌。他說。

 

 

 

後記
為什麼一篇大綱文還要分成中上中下啊(悲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yo 的頭像
niyo

燦陽之下

ni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