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於是月永レオ便再也沒提過見面一事,回到了一週兩次生放、私下以Line閒談的相處。

  若說有所不同的,恐怕僅存於日常稱呼上,生放之外的時間瀨名泉改以喚對方的本名,月永レオ似乎很喜歡這個改變,至少他是如此認為。

  「喂熊君下首歌是你的……你在幹什麼!」瀨名泉方結束一曲,回過頭便見到持著手機來不及收起的朔間凜月,儘管對方一臉無辜,但他自然不吃這套,「該不會在錄影吧,立刻給我刪掉!」

  「欸……錄給國王大人也不行嗎?」友人萬分遺憾,卻仍舊於充滿殺意的監督下心不甘情不願地將檔案消去。

  「更不行!那傢伙不知道我的長相啦!」

  這下意外的反倒是朔間凜月,「哈?你們還沒見過面?還以為你們兩個瞞著我見過了,小瀨和國王大人是打算挑戰傳說級的鎖國兩年嗎?」

  「什麼鎖國我還黑船……不對、為什麼你這麼關心啊!」

  朔間凜月非常不具說服力地義正詞嚴道:「我關心朋友都不行嗎?」

  「……是喔。」瀨名泉打從心底覺得這話由首至尾都沒有半分值得信任之處。

  對方顯然完全不打算唱歌了,當紅偶像無視點歌於KTV包廂中逕自播放成為背景音樂,一面啜著飲料一面好奇地問:「明明你們每次生放都一副感情很好的樣子啊,小瀨在堅持什麼?」

  瀨名泉愣了愣,無法置信地問:「什麼感情很好……等等、你聽了生放……不是、為什麼你會覺得是我在堅持?」

  「小瀨先冷靜一下決定要問哪個問題好嗎?」已然徹底拋棄進入KTV目的的朔間凜月笑著說道:「我是Knights生放的忠實聽眾喔,幾乎每次都會前幾名衝進去。」

  「你也太閒了吧!」他忍不住往偏差的方向吐槽道:「新專輯製作沒問題嗎?」

  「沒問題沒問題,你們的生放窗都在善待小學生的晚上八點至十點,不影響的──話說這時間是小瀨要求的對吧?」

  被猜中的人惱羞成怒:「是又怎麼樣。」

  其實不過是身為模特兒必須勤於保養膚質,固定十一點就寢罷了。

  朔間凜月打開了KTV提供的罐裝番茄汁並啜了口,臉上毫不掩飾的嫌惡神情,接著便往遠處放再也不碰,「況且新專輯的曲子國王大人前幾天又提出要修正,我目前很悠哉的。」

  聽見某個關鍵詞的瀨名泉不自覺地開口:「你說れおくん……幹嘛啊那什麼眼神!」

  「沒什麼。」無比敷衍的回答令他十分不滿,因而惡狠狠地瞪著對方,朔間凜月終於投降地收起了意味深長的殷紅目光,「反正國王大人是我這次新歌的作曲擔當──小瀨那麼精明的人別跟我說不知道他在三次元是做什麼的喔。」

  一瞬間採取Google這個行動的人還真無法反駁。

  「唉、要不是國王大人閉關作曲,不然我分別把你們約出來,三個人就能順理成章地見面了。」

  「哪裡順理成章啊!你是試圖讓分居夫妻重修舊好的子女嗎?」

 

/25

  瀨名泉超過一個月沒和月永レオ聯繫了。

  放在一般友人身上,這段期間也不值得惦記,但畢竟兩人是生放組合的搭檔,月永レオ對聽眾們宣告由於工作繁忙必須暫停活動一個月

,致使每週固定的生放時段也都找不到人。

  從朔間凜月那處聽得對方正在為新曲煩惱,因此他也不敢貿然打擾,便在閉關的月永レオ不曾捎來訊息的情況下,連Line這最後的聯繫都斷絕了。

  網路世界所建構的牽絆無比脆弱,這話連小學生都說得出一套頭頭是道的言論。

  瀨名泉所知的月永レオ不過立基於維基百科、Youtube幾支影片、業界盛讚的配樂與流行歌這些換作任何一位普通的粉絲也能倒背如流的資訊,再加上nico中另一個被網友所追捧的身分。

  然而那又如何,充其量自己比其他人多了一個乍似得以無時無刻聯絡的Line帳號,但事實是倘若發出的訊息始終未能回傳「已讀」的狀態,那彼此便形同陌路。

  此刻他便面臨了如此進退兩難的窘境。

  攝影現場的休息室中瀨名泉緊握著手機,心底充溢無法言明的焦躁,昨日回程的途中忐忑地轉發了一條趣味新聞給月永レオ,並順道附上了自己的吐槽,然而送出至今十五小時過去,那兩行訊息旁依舊未能顯示已讀。

  縱然明白對方不過是忙於寫曲無暇關注通訊軟體,但他仍舊不由自主地為之擔憂。

  「小泉一直看手機是在等誰聯絡嗎?」同為模特兒的鳴上嵐湊到身旁笑道。

  「沒有。」

  他反射性地否定,但緊接著又為自己形同不打自招的反應感到懊惱。

  鳴上嵐狡黠地笑道:「是女朋友……哎呀、不要瞪我,我知道肯定不是了,誰叫小泉看起來那麼緊張嘛。晚上和人有約?」

  既不是女友、彼此之間也沒有任何約定,說到底,縱然月永レオ自說自話地說要和自己做朋友,但瀨名泉連他們是否能稱作朋友都不清楚。

  只因一切都是建立於網路之中的情誼。

  脆弱得只消一個未能顯示的「已讀」,月永レオ便不復存在於他的世界。

  瀨名泉咬了咬牙,離開了休息室來到走廊,一面忿忿地想著自己究竟在做些什麼,一面惡狠狠地按下了對話視窗中的通話鍵。

 

/26

  等待鈴聲悠長得他幾乎以為要收得無人接通的機械音,恰好於切斷前的最後一刻被接通。

  「……喂?れおくん?」瀨名泉聽見自己的嗓音小心翼翼的近乎惶恐。

  「……瀨名?」對話那頭傳來滿是遲疑的嗓音,儘管氣若游絲,但確實是月永レオ沒錯。

  「呃、」

  好不容易接通了,他卻不知該說些什麼才好,正躊躇著是否應該表示「沒事我單純確定你是不是還活著,就這樣先掛了」,便聽另一端相隔著電子世界的嗓音輕聲說了。

  「……好想見你啊。」

  瀨名泉一怔,幾乎懷疑是自己聽錯,「等等、れおくん──」

  「嘿嘿、開玩笑的……」

  聽見電話那頭略帶哭音的否定,瀨名泉想也不想地衝口而出:「你在哪裡?」

  「咦?」

  「我是說我現在就去見你!笨蛋れおくん!」

 

/27

  三日未進食加之染上秋季流感,整個人奄奄一息隨時蒙主寵召的月永レオ愣愣望著當自己報上住址便斷了線的Line對話視窗,努力運轉沉重的腦袋思考。

  「……妄想變成現實了?還是我掉到妄想裡面了?還是瀨名被外星人綁架了?啊、假如瀨名被外星人綁架的話那就不好了,首先應該報警……嘎嗚嗚嗚星際事務應該要聯絡外務省嗎?他們會處理嗎?」

  還沒來得及深刻探討外務省的業務範圍是否涵蓋第三類接觸,便被乍然出現的響亮門鈴聲中斷了思考。

  月永レオ猛然站起,卻又因長時間未進食而頭暈目眩,「咦?外賣?不對我沒叫外賣……鄰居?敵襲?」

  他才踏出一步,便不慎踩到地板上棄置的廢稿而滑了一跤跌倒在地,途中掀翻了走道旁的書堆,發出轟隆一聲巨響,撞擊聲大得連外頭的訪客都聽得見,只因大門另一頭傳來焦急的呼喚:「れおくん?是れおくん嗎?」

  「欸?真的是瀨名?剛剛不是外星人嗎?」月永レオ摀著發疼的腦袋爬起身,頂著天旋地轉踩著虛浮的步伐來到大門前,手忙腳亂地打開鏈條鎖,太過慌張的他還在這簡單的動作上失敗了兩次,甚至根本忘了從貓眼確認來者。

  終於,與那通不過五分鐘前的電話彷彿相距了一世紀之時,月永レオ緩緩揭開了門扉。

  門外的那人逆著光,背對撒入大廈走廊的午後燦陽,在他因感冒病毒而迷離的視界中鍍上了一層柔美的光暈,儘管那人臉龐寫滿了煩躁與不悅、以及不易察覺的擔憂,但面容卻是一旦投注目光便再也無法移開雙眼的美麗。

  疲憊已極的月永レオ緩緩咧開笑。

  「……哈哈、我就知道瀨名不會是肥宅或禿頭大叔。」

  下一秒他便失去所有意識。

 

/28

  微涼的柔軟落於額上,月永レオ掙扎地瞠開眼,便見到面容端正的陌生青年正關切地望著自己,發現他醒了之後,立刻豎起了眉,「有點發燒……你是白癡嗎?都幾歲的人還把自己搞成這副德性?」

  「……瀨名?」

  「是。」瀨名泉冷冷地回應他的呼喚。

  「瀨名是外星人嗎?」

  「什麼?」

  月永レオ努力運轉不太靈光的腦袋回憶道:「記得掛了電話沒多久瀨名就到了……瀨名是搭飛碟過來的嗎?」

  「……那是因為我的事務所在隔壁路段,直線距離不到十分鐘,聽見你報出的地址害我嚇了一跳。」

  他沒去理會對方的解釋,只是專注地望著瀨名泉,並極其認真地表示:「果然瀨名是外星人吧,不然怎麼可能長得那麼好看?」

  「你夠了啊!」

  「對了,」月永レオ趕在對方怒吼前轉移了話題,這個招式他已在相識以來的電話中使用無數次,屢試不爽,「瀨名是怎麼上來的?」

  瀨名泉露出一臉不願再回憶的神情,「……我對樓下警衛說要找月永レオ,結果因為從公司出來得太匆忙忘記掩飾,警衛認出我是izumi……於是給了他簽名之後就放行了。

  這棟大樓的維安恐怕擁有相當嚴重的疏失。

  清醒的如今,月永レオ自然也識得眼前便是知名模特兒izumi,同時也是自己的搭檔SENA,以及始終渴望相見的瀨名泉。

  凝視對方良久,月永レオ笑著緩緩說道:「……難怪瀨名之前不肯和我見面,如果我是瘋狂粉絲就慘了。

  聞言,冰色的目光一滯,瀨名泉垂下眼,「不、其實我早就知道……」

  儘管猜得到欲言又止的話語為何,但他依舊帶著笑容中斷了,「沒關係,能見到瀨名就比什麼都要開心了!」說著,月永レオ試圖坐起,卻因全身無力,在對方攙扶下才成功,他深深凝視臉龐寫滿不安的瀨名泉,燦爛地笑著伸出手。

  「雖然有點晚了,但我是月永レオ,職業是作曲家!」

  對方揚起了見面以來第一個微笑,握住了他的掌心。

  「我是瀨名泉。」

 

/29

  電光火石之間,他聽見動人心魄、無與倫比的美麗旋律猶如泉湧響徹耳畔,靈感之源伴隨著心口生命中樞的搏動充溢了全身上下。

  「靈感湧上來了──!」月永レオ跳起歡呼道,顧不得身後瀨名泉摸不著頭緒地制止,他迅速地翻出了紙筆並趴在床沿振筆疾書,並回首向坐在床邊滿臉驚疑不定的對方燦然笑道。

  「瀨名真是我的靈感泉源啊!」

 

 

 

後記
這篇被我從網戀寫成都市情緣,如今正式成為你的名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yo 的頭像
niyo

燦陽之下

ni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