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於梅露可前,和官方有很多出入的RPG設定

 

  身為王都第一祭司,瀨名泉生平最厭惡的就是不自力量的冒險者。

  譬如刻下,朱色馬尾的弓箭手眨著一雙碧綠的眼望著自己,滿臉不服氣,「為什麼我們不能下去?」

  「我已經說過了。」他不耐煩地重複:「因為這個腐屍巢穴很危險,就你們兩人應付不來的。」

  瀨名泉刻意在兩人這個詞加了重音,目光瞥過佇立弓箭手身後,神情肅然的紅髮少年騎士。

  「你們也就比我們多了一個人,為什麼我和朱櫻就不行了?」

  聽弓箭手追問,瀨名泉身後睡眼惺忪的刺客朔間凜月打了個哈欠:「他說得沒錯啊,小瀨你就讓人下去吧。」

  「人家贊成,說到底這巢穴也不是我們開的。」魔法師鳴上嵐舉手覆議。

  「對吧對吧!你們真好說話啊!我喜歡你們!」那名弓箭手欣喜過望地上前與朔間凜月和鳴上嵐握手致意,「我叫月永雷歐,你們叫什麼名字?」

  「我說──」瀨名泉見自己兩名夥伴竟然真和對方交換了名字,氣得轉身怒道:「鳴君熊君立刻給我下去!」

  「好啦好啦、」名為月永雷歐的弓箭手回首,望著他的綠眸依舊笑意昭然,「你明明長得很好看,怎麼一直在發脾氣呢?」

  瀨名泉強行壓下以十字架痛毆對方的衝動,甩開了意圖搭上自己肩膀的手,直接跳下巢穴。

 

在腐屍巢穴尋求邂逅是不是搞錯了什麼

 

/01

  「Leader其實我覺得他們說的並不是沒有道理。」待祭司、魔法師、刺客一行人躍入深不見底的腐屍巢穴後,朱櫻司佇立在巢穴黝黑的入口旁,認真地分析道:「這座巢穴確實折損了無數強大的冒險者,在沒有祭司的情況下,只有我們兩人可能有點勉強。」

  然而對方根本沒理他。

  「居然完全看不到人了!這下面究竟有多深啊!」月永雷歐蹲在可容納兩名成人身形的洞窟旁,「太刺激了哇哈哈哈!」

  「leader你有沒有在聽我說、」

  朱櫻司一語未畢,便見月永雷歐一躍而入洞穴之中,「嗚哇真的好深啊朱櫻你也趕快下來──」

  隨著對方沒入黑暗深處,語尾已經無法聽得。

  「……您能不能聽人講話啊──!

  他的慘呼迴盪於冰晶森林之中無人聽得。

 

/02

  蒼翠蓊鬱的冰晶森林顧名思義,森林中的山穴原是王國最主要的水晶礦脈,然而自從意圖顛覆王國的一群闇法師於深森的洞穴召喚極惡血魔失敗,卻陰錯陽差地打開通往異界的連接門後,冰晶森林的礦脈洞穴便遭到血魔的部下腐屍群所佔據。

  王室多次徵召冒險者團隊討伐無果,在無數冒險者們一次又一次被腐屍打回了復活點後,最終只能聽從大神官的建議,在巢穴旁設置強力的光屬性結界,以防腐屍騷擾森林的過客。

  但於此同時,王室也並未放棄,不時在公會懸賞S級任務,引誘冒險者上門獵殺腐屍。

  瀨名泉即為接下了任務的冒險者之一。

  王室倒也清楚「獵殺血魔」、「清除腐屍」、「關閉異界連接門」之類的條件過於嚴苛,肯定無人問津,索性懸賞諸如「獵殺十匹腐屍」、「保衛水晶礦工」、「運輸晶礦」等任務,而瀨名泉這回挑中的正是「獵殺三只青腐屍」此一任務。

  居住穴脈深處的青腐屍數量不多,等級卻較一般的腐屍要高,除了普通腐屍身懷的劇毒之外,明明是具失去了意志的行屍走肉卻還會基礎的闇魔法,無論遠近距離都是纏人的敵手。

  但對瀨名泉而言,身為光屬性聖職者的自己恰好是腐屍的剋星,用於治癒人類損傷的治癒術放到腐屍身上則成為致命一擊,加之自己可是王都第一的祭司,榮耀與賞金可謂勢在必得。

 

/03

  「說起來祭司本來就是由王都神官學院統一培訓,小瀨所謂的王都第一祭司,也只是在校成績優異而已吧──我記得你們轉職考試沒有實戰。」

  朔間凜月揮動彎刀乾淨利落斬下了腐屍的首級並冷靜地吐槽道。

  「煩死人了!」被說中的瀨名泉惱羞成怒地將與人同高的十字架指向搖搖晃晃向著自己而來的腐屍,並且給予一個大治癒術,黑紫色的屍身猛然炸開,他嫌棄地揮去噴濺至十字架的碎肉,「那個該死的青腐屍到底在哪!」

  「小泉冷靜點!就算知道了方向,我們也得先脫離包圍啊。」鳴上嵐小跑步地與追擊的腐屍拉開了距離,並且揮動法杖低聲詠唱短促的咒語,寒冰的刀刃猛然自地表竄出貫穿了腐屍,「討厭啦,人家的屬性法術對腐屍沒有加成,魔力消耗得很快啊。」

  正如鳴上嵐所言,數十具感受到活人氣息的腐屍踏著緩慢的步伐向三人包圍,瀨名泉看著腐屍們如出一徹的污濁雙眼以及腐敗生蛆的身軀便直犯噁心,作為冒險者以來他見過不少相貌不佳的妖魔,但還是初次遭遇如此醜陋的種族。

  而且這群令人厭惡的活屍逐漸佔了上風的這點更是不可原諒。

  瀨名泉發洩似的揮動十字架狠狠砸上腐屍的腦袋,隨即腦漿四濺,「噁、」

  「小瀨給我治……算了。」遭到腐屍抓傷的朔間凜月正打算尋求協助,見到他沾上屍水的十字架瞬間打消念頭。

  「發動治癒術又不會碰到你!」瀨名泉怒吼,卻還是給了同伴一個小治癒術。

  一旁鳴上嵐向包圍而上的腐屍施放火球,然而即便身軀火焰燃燒,活屍依舊不放棄地追尋著魔法師,鳴上嵐一面逃跑一面嚷嚷:「真的好噁心呀!人家受不了了啊!」

  「等等、鳴君!」

  瀨名泉連忙給予裝備單薄的魔法師神聖加護,一只腐屍卻抓準了他詠唱的空檔,尖銳的指甲一揮,趕緊中斷詠唱堪堪躲過一擊後,不料身後又一只靠近,張開了血盆大口意圖直取咽喉。

  「小泉──!」

  聽見了鳴上嵐的驚叫,出現在瀨名泉眼前的是敞開的角度大得彷彿脫臼般的下顎、得以直接一覷食道咽喉的腐屍,心中只被一個想法佔據。

  ──世界上怎麼會有噁心到這種程度的生物。

  以不願死在如此醜陋的生物口下作為執念,瀨名泉反射性地以十字架揮開腐屍,沒料到對方竟死死咬住了他的武器,緊接著又是一只撲上,這回全然來不及詠唱治癒術,甚至根本不及舉起十字架揮開腐屍,然而這萬分之一秒的剎那,瀨名泉思索的卻是──

  最近的重生點在哪呢?

  下一秒卻見腐屍的腦袋猛然炸開,令人嫌惡的腦漿與血水紛飛之中,還可見點點的火星。

  並非鳴上嵐的火球術。瀨名泉怔了怔,便聽見了清亮的嗓音。

  「呀!剛好趕上了!我果然是天才!」

  不遠處仍張著弓並架上了新一支箭矢的月永雷歐向他燦然笑道。

 

/04

  「不是叫你們別下來嗎!」瀨名泉怒吼。

  「十分不好意思,但是leader他、」「為什麼朱櫻要道歉啊!我們可是救了他啊!」月永雷歐先是截斷了謙遜的赤髮騎士,接著三步併兩步跑到了瀨名泉跟前,笑意不減:「至少該承認我們的實力了吧!呃……小瀨?」

  他扯了扯嘴角,「我叫瀨名泉。」

  「好吧瀨名!那我們暫時結盟吧!順道一提我和朱櫻的目標是暗夜腐屍。」

  暗夜腐屍乃是血魔的直屬手下暨這個腐屍巢穴的首領,王宮委託公會多年卻依舊無人挑戰成功的S級任務。

  「……兩個人?你認真的嗎?」

  「不試試看怎麼會知道呢?」月永雷歐咧開笑,拉滿了手中的弓弦,箭矢凌厲地劃開了空氣,在直擊腐屍頭部的瞬間爆炸──對方使用得顯然是特殊箭矢,而也正是如此才救了瀨名泉一命──「反正死了大不了就復活吧!」

  「你知道最近的重生點在哪?」

  「不知道。」月永雷歐爽快地給出瀨名泉的十字架差點砸向這人的回答。

  「小泉別鬥嘴了。」鳴上嵐施放雷擊術,詭譎的光球漂浮上空不斷落下巨雷,緊接著退到兩人身旁,「事到如今就和他們組隊吧,不說這位弓箭手了,那一位小騎士身手看起來也不錯。」

  瀨名泉一面為鳴上嵐施放加護的咒語,一面朝對方示意的方向看去,赤髮的騎士站在最前方揮動重劍斬殺腐屍,任憑腐屍的肉屑與血水飛散,紫色的眸卻是一瞬不瞬的堅定,儘管實戰的模樣看上去有些稚嫩,但劍技相當純熟。

  「……好吧,你們的技術似乎還可以的樣子。」他終於鬆口,但刻意使用了高高在上的語氣:「不過這是暫時聯手,我們的目標只有青腐屍,拿到了三顆頭就跑,可不打算招惹暗夜腐屍。」

  「哇哈哈哈沒問題──總之先突破重圍──!」

  既然交換組隊的承諾,瀨名泉立刻為新加入的兩人進行加護,並退至最後方專注進行輔助。

  腐屍傾巢而出,和公會提供的情報所載明的數量大相徑庭,即便增加了兩名幫手也沒能扳回一城,反而產生似乎怎麼殺也殺不完的錯覺。

  「……這太奇怪了。」

  「比起奇怪不奇怪,小瀨我好睏啊……」朔間凜月半瞇著眼砍殺腐屍,看上去下一秒就會找個角落縮成一團補眠。

  「在這種時候想著睡覺你瘋了嗎!」

  「哇哈哈哈你的夥伴真有趣啊!」

  月永雷歐在身旁笑道,瀨名泉忍無可忍:「你不要變相鼓勵!」

  「小瀨你看看,這才是正確領導隊員的方、」

  朔間凜月還在和他貧嘴到一半,便遭到一陣地動山搖猛然中斷,「地震?」「不是!」

  巢穴的地表傳來低沈而響亮的轟鳴,連帶洞窟都一同震動,瀨名泉直覺不好,必然是有什麼要來了──才浮現這個想法的下一秒,一股龐大的壓力隨之震懾眾人。

  是誰挾著壓倒性的力量而來?

  緊接著他便無需煩惱了,於眾人眼前出現的是通往異次元的墨黑法陣,妖異的光輝閃爍不定,一只黑紫色的半腐手掌自法陣探出,然後是腐朽的肉體。

  「……天啊。」瀨名泉無意識地低喃。

  「哇哈哈哈太好了朱櫻!我們不用去找了!」身旁的月永雷歐則是興高采烈,展開了拉弓的架勢,綠眸滿是勢在必得的神采飛揚。

  巢穴的領主,暗夜腐屍大駕光臨。

 

/05

  往好處想,至少不是被腐屍一口爛牙咬死的。

  遭到暗夜腐屍的毒爪貫穿時,瀨名泉如此思忖。

  身為輔助職業的他支撐的時間久於其他人,但精於攻擊的隊友們紛紛倒下之後,瀨名泉無可避免地直接面對了巢穴的統治者,並且瞬間潰敗。

  在漫長不可考的歲月前夕,過去的冒險者與古代精靈立下誓約,人類除去妖魔,紓解自然精靈在妖魔侵害大地時所感受的痛苦,而精靈則保證這些討伐妖魔的冒險者的安危。

  冒險者在大陸的各處設置祭壇,一旦人類被妖魔所害,其靈魂將自動前往最接近的祭壇,而古精靈的魔法則保證身體、靈魂、精神三者回溯至死前的瞬間,也就是所謂的重生點。

  祭壇周圍設有神聖的結界,使妖魔無法攻擊剛剛蘇生的冒險者們,可謂對驅逐妖魔的冒險者們最強大的贈禮。

  瀨名泉於一片黑暗中緩慢構築意識。

  彷彿於漫長的路途中拾起散落的碎片,他尋回了自己精神、破散的靈魂,並且重新修復肉身,感受心臟搏動而血液流淌,冰冷的指尖也逐漸恢復溫度。

  感覺接觸到了猶如生命之泉的涼意,瀨名泉終於瞠開沉重的眼皮。

  迎上的是距離不過毫釐的綠眸。

  他怔了一瞬,接著才驚覺原來那涼意是對方的額貼著自己的,見瀨名泉睜開雙眼,月永雷歐咧開笑,「啊、醒過來了!」

  「你、」反射性地試圖推開對方,弓箭手卻先他一步後退,「因為瀨名一直沒醒,大家還以為復活的過程中出了什麼差錯真的死掉了。」

  「……別詛咒我啊。」

  「咳咳、打擾一下,」朔間凜月刻意的響亮假咳令人發怒,「小瀨不要忙著閒談,還是好好看看周圍吧?」

  瀨名泉這才抬起頭,「什麼打擾──咦?」

  原以為映入眼簾的將會是冰晶森林草木扶疏的生意盎然,然而祭壇所設置的廣場不但置身不見晝日的幽深洞穴中,四周尚且徘徊著數十具腐屍,即使是最劣等的種類,數量卻遠較適才可觀。

  獲得了古代精靈加護才能夠蘇生重新來過,理應向過去的冒險者們致上深深的感謝,然而此刻瀨名泉全然拋開一切放聲怒吼。

  「哪個白癡把復活點設在巢穴中心啊──!」

 

/06

  發洩完了還是得將這些腐屍送回異界,並且想辦法離開這個不講道理的巢穴。

  由於才剛重生,打算站起的瀨名泉雙足仍有些不穩,月永雷歐笑著伸出手給予協助,他握住了對方的手,這才憶起死前的某些畫面,「……剛剛謝謝你,保護了我。」

  瀨名泉仍記得眼前這名弓箭手的死因,千鈞一髮之際,對方推開了自己,代替他承受了暗夜腐屍的致命一擊。

  「雖然我是治療,但假如負責發動攻擊的人死了,就我活著也沒什麼用。」也不管月永雷歐是否明白言下之意,他仍舊拐彎抹角地暗示對方不必為了保護自己而犧牲生命。

  月永雷歐眨了眨眼,似乎感到十分意外,但仍舊笑著說道:「身體自己動起來了,反正我們也是隊友了,不必分那麼清楚吧。」

  儘管想提醒對方結盟不過是在腐屍巢穴中的一時之舉,但瀨名泉終究未能說出口。

  「……明明救了我兩次。」他以無人能聽清的嗓音低聲說道,而後拍了拍手,示意眾人注意自己,「如果準備好的話,就離開結界了?」

  鳴上嵐與朔間凜月異口同聲地說道:「沒問題。」

  赤髮的騎士點了點頭,「我也認為當務之急還是先脫離這個巢穴要緊。對吧,leader。」

  「……既然瀨名都這麼決定了,」月永雷歐滿臉可惜地贊同了,而後像是猛然憶起什麼,「啊、朱櫻,你身上有備用的匕首對吧,給我一把。」

  「……是?」

  「你要用匕首戰鬥?」鳴上嵐好奇地問。

  「既然都是同盟了,那我就老實說吧!」接過了匕首的弓箭手取下深厚的箭袋向眾人展示──只見內裡空無一物沒有半支箭矢,面對眾人的錯愕目光,月永雷歐從容地解釋道:「哎呀因為低估了腐屍巢穴的危險,箭矢沒有帶夠,死前就把箭射完了。」

  彷彿置身事外的月永雷歐揮了揮手,似乎絲毫不覺得適才做出了什麼驚人發言:「腐屍偶爾會掉鐵礦,打到的話記得給我喔,我可以現場製作箭矢來用!」

  「Leader……」少年騎士看上去幾乎要昏厥了。

  瀨名泉毫不客氣地破口大罵:「有時間給你製作箭矢我們早就出去了好嗎──!」

  「哇哈哈哈無論如何還是請多多指教啦!」然而月永雷歐全然無視本人熊熊怒火搭上了他的肩,笑靨燦爛,「腐屍巢穴的邂逅,聽起來意外地還不錯啊!」

  「哪裡不錯了啊──!」

  怒吼迴盪於巢穴之中,久久不散。

 

 

後記
leo救了泉的橋段寫於梅露可活動發布的前一日(證人@阿烟),和官方撞梗我也萬分無奈(誰知道偶像手遊會和官方撞英雄救美梗啊!!

說說各人等級,由強到弱
leo:極強的弓箭手,然而生性脫線常出差錯(這次的差錯是箭矢沒帶夠)
泉:王都(學業成績)第一的祭司,武器是和人一樣高的超大十字架
嵐:身手不錯的魔法師,然而風水火地的屬性魔法對闇屬性的腐屍沒有加乘
凜月:身手不錯的暗殺者,然而還沒稅醒
司:剛轉職的小騎士,由於某些原因非常倒楣的跟著惹是生非的leo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yo 的頭像
niyo

燦陽之下

ni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