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沒有演唱會、新曲也尚未出爐,可謂騎士們冬日中難得的休暇,朱櫻司一面認真地閱讀商店街發送的傳單,而後驚喜地發現新開幕的蛋糕店與高峯蔬菜店相距不遠,顯然可以藉著去同學家玩的名義順道前往蛋糕店,並且名正言順地請司機接自己回家,全盤計劃著的他興奮不已地拿起了袋裝洋芋片。

  「等等、司君你又在吃洋芋片了?」

  惡魔的嗓音──前輩壓低了的恫嚇自身後響起,朱櫻司戰戰兢兢地抬過頭,暖爐桌左首忙著填寫歌詞的撒旦正向自己揚起微笑。

  「瀨名前輩請聽我解釋!」

  「都準備打開第三袋了你還打算解釋什麼!」

  瀨名泉毫不客氣地抽走了朱櫻司手中的零食袋,遭受暴政的他連忙辯解道:「冬天容易熱量散失,所以多補給一些calories也是……」

  「根本沒練習沒跳舞你哪來的熱量散失──!」

  急得六神無主恐怕要面臨一頓冗長教訓的瞬間,攝影棚的門扉猶如地獄的蜘蛛絲那般適時開啟,「啊啦、大家都在嗎?」

  懷抱大型紙盒的鳴上嵐在朱櫻司眼裡無異於救世主,連忙向對方問好,並且問道:「鳴上前輩手上那是……?」

  「是大富翁喔,我們班上午沒課玩了好久……小凜月跑到這邊睡了半天沒參加就是了。」

  被點名的朔間凜月這才慢吞吞自暖爐桌另一頭起身,掩著哈欠說道:「……聽說老師請假就來補眠了,沒想到錯過這麼有趣的事。」

  「既然這樣的話,」鳴上嵐笑靨燦然,「大家一起來玩吧!」

 

モノポリーで遊びましょう!

 

  瀨名泉率先拒絕了這個提議。

  已然成功被轉移注意力忘卻了朱櫻司的洋芋片,瀨名泉揮了揮手冷淡地說:「我就不了,你們玩吧。」

  儘管沒能奪回洋芋片有些失落,但至少無須挨罵的朱櫻司詫異地問:「瀨名前輩不玩嗎?我從沒玩過很想試試看啊!」

  朔間凜月接話道:「小瀨不玩的話就只有三個人了很無聊啊。」

  「是嘛,小泉也一起吧。」

  正當朱櫻司盤算著是否該拉著瀨名泉撒嬌「司很想和前輩們一起玩」,攝影棚的門扉第二度敞開,攜著一身寒氣、咧開笑嚷著「什麼啊大家都在這裡啊,哇哈哈哈差點凍死在外頭」衝入室內的是Knights的隊長、覷見了鳴上嵐置於暖爐桌中央的桌遊而十分感慨的月永レオ。

  「是大富翁啊,真懷念,以前常和琉可一起玩。」

  鳴上嵐連忙抓住了機會,「我們正準備要玩,國王大人要參加嗎?」

  「那當然!」月永レオ興致勃勃地擠進了瀨名泉身旁的暖爐桌空位。

  「可是剛剛邀請小瀨,他說不玩喔。」朔間凜月精準覓得切入點。

  瀨名泉露出了一臉「熊君你大難臨頭了」的神情,緊接著就被身旁笑容滿面的月永レオ勾住了肩,「瀨名一起玩嘛──!」

  任誰都清楚瀨名泉不會有第二個回答。

 

  正式開局,乾脆俐落地猜拳後決定鳴上嵐先擲骰,接著逆時針方向依序是朔間凜月、朱櫻司、瀨名泉,最後則是月永レオ。

  見兩名前輩平淡的開場各自買下一塊低價的土地後,朱櫻司擲出了骰子,同時宣布:「雖然是第一次玩,但就剛剛聽到的rule,投資方面我應該是比前輩們有優勢的!畢竟我已經開始接觸家族的事業了!」

  可惜的是隊伍的前輩們似乎並不這麼認為。

  「啊啦、其實這個遊戲最重要的不是投資實力……」

  「一、二、三……Chance!」亟欲證明自己的朱櫻司拿著屬於他的棋子前進,並且翻起了機會牌,「初次駕駛撞壞他人的車,賠償下家1000元──咦咦咦?」

  朔間凜月雙手一攤,「知道了吧,這個遊戲跟投資沒什麼關係,重要的是手氣。」

  接過朱櫻司心不甘情願奉上的鈔票一張的瀨名泉:「啊⋯⋯開局前就賺了一張野口英世……」

  末子欲哭無淚。

 

  自從歷經與同班同學前往咖啡廳抽籤屢抽不中的慘烈悲劇後,朱櫻司對自己的賭運其實已有心理準備,但運氣可以仰賴努力與技術彌補──儘管前輩們鐵口直斷這個遊戲和理財技術半點關係也沒有。

  無論如何,開局先賠了一千元的他確信自己是這個房間中運氣最差的人。

  ──直到月永レオ華麗地展示了何謂運氣努力技術三者皆無的大型災難現場。

  開局十數回合後,眾人手中都各自擁有幾塊土地,運氣好的朔間凜月甚至已然搭起了三層樓的小飯店,接著在機會牌抽中了權利書打算挑一塊土地著手改建鐵道。

  與幸運之神寵召的吸血鬼相對的就是被衰神眷顧的國王大人。

  「嗚哇、凜月你的房子也蓋太高了吧!」準備擲骰的月永レオ看著前方超高價的朔間路段──持有者擅自命名──發出不平的驚呼,由於連在一起的建築會使過路費以倍數加乘,原先高價猶如現實中位於皇居的千代田區的路段,此刻在朔間凜月手下精心栽培後過路費更是飆漲到不切實際的地步。

  「友情提醒國王大人小心喔,骰子不管丟出一、二、三、四、五都是我的腹地!先準備好五張福澤諭吉再來丟骰子吧!」

  「⋯⋯凜月前輩的性格是不是變了。

  「你在說什麼啊,熊君不是一直都這副德性嗎?」

  「⋯⋯感覺從中boss晉升到大boss了。

  「決定了,等等就併購小朱然後變成我的手下小魔王!」

  「請稍等一下、這個game並沒有M&A吧!」

  「就在剛剛新增了──總之國王大人快丟骰子吧!」

  風暴的中心月永レオ咬著牙,「五萬就五萬,國王大人又不缺這點錢、」「明明就很缺。」「瀨名不要吐我槽!」說著拋出了六面骰,在碗中滾了一圈後,停留於「六」這個點數。

  「哇哈哈哈我果然是稀世天才──看到了吧凜月!」適才嚷嚷著自己不缺錢的隊長發出驚天動地的歡呼,一面移動棋子,「哇哈哈哈一二三四五六,是命運,吉凶禍福──這是從MAMA那邊學來的四字熟語,躲過了凜月的大禍肯定有好事,我看看──坐牢三回合⋯⋯這什麼啊!為什麼本國王大人非得進監獄不可?

  「哎呀,如果國王大人有抽到特赦券的話⋯⋯」「那是什麼?」

  「⋯⋯那沒救了。

  「等等、我記得剛剛有人抽到特赦券。」朱櫻司正努力回憶時,便見瀨名泉緩緩伸出手,掌心正是幾個回合前在機會牌抽中、可直接免去牢獄之災的特赦券。

  「我看了一下,規則上有說可以轉讓,就給國王大人吧。」頂著月永レオ閃閃發亮的感激目光,瀨名泉微紅著臉強調:「別誤會了!那是因為感覺國王大人三回合不能玩的話肯定會吵死人的,就給你吧。

  「嗚哇瀨名我最愛你了──」Knights的國王飛撲而上環住了救助者的背脊,便聽見一陣怎麼聽都沒有半分苛責意味的驚呼「啊做什麼不要抱上來!」接著兩人雙雙躺倒在地。

  之後的畫面朱櫻司沒能看清,因為朔間凜月即時摀住了他的雙眼。

  只聽見鳴上嵐的抗議:「不要在小孩子面前做這種事啊!」

  「⋯⋯請問前輩們還記得我只比各位小一兩歲嗎?

  沒人理他,朱櫻司直到喧嘩稍止才重獲光明。

  好不容易爬起身並拍了拍稍嫌凌亂的衣裝重整態勢,假裝剛才一切都是幻覺的瀨名泉做出總結:「總之,既然這張特赦券能轉讓的話就給國王大人吧。」

  月永レオ興高采烈地接過了釋放券,接著才歪著頭問:「那我要給瀨名多少錢啊?」

  似乎沒料到對方有此一問,瀨名泉愣了愣,「國王大人窮得和乞丐沒兩樣,錢那種事就無所──」「規則上禁止無償轉讓。」

  「哈?」尋著聲音猛地回過頭,便見翻閱規則書的朔間凜月笑容滿面地攤開了坐牢的章節。

  「特赦券禁止無償轉讓,記得和國王大人收錢喔,小瀨。」

  瀨名泉一時語塞,猶豫了片刻才緩緩說道:「……那就一千吧。」

  一千是遊戲鈔的最小面額,除月永レオ之外的三人默默無言地注視著光明正大放水的男人。

  「……幹嘛?不是你們說人太少就不好玩嗎,國王大人太快破產的話不就剩四個人了。」

  瀨名泉臉不紅氣不喘地說道,換得朔間凜月竭盡全力發出的噓聲。

 

  朱櫻司哀傷地發覺前輩們的觀點似乎有幾分道理,這個遊戲確實相當依賴運氣。

  「一、二、三、四……」他失落地放下了自己的棋子,深深嘆息:「為什麼把房子蓋高這麼困難呢?」

  因為骰不到正確的步數。

  「小司還沒抽命運牌喔?」

  鳴上嵐面帶微笑地提醒道,朱櫻司「唔」了一聲心不甘情不願遮著眼翻開了從來沒給過好臉色的卡牌,月永レオ代替不敢面對現實的他湊上前,「被狗咬傷,醫療費兩千元,還好嘛還好嘛!」

  被隊長大力拍著肩的傷患當事人全然不覺得還好,朱櫻司沒好氣地橫了對方一眼,心不甘情不願地將兩張遊戲鈔上繳銀行,一面咕噥:「哪裡有狗啊……」

  「小朱想看真的被狗咬的話,下次來玩電腦版的大富翁吧!還會真的住院喔!」

  「哎?」

  瀨名泉為不熟悉庶民遊戲的少爺解釋道:「電腦版中通常有醫院,假如被狗咬傷或者被地雷、炸彈炸傷,必須強制住院幾個回合,和監獄差不多。」

  「……被地雷和炸彈炸傷?」他已經不明白那究竟是什麼類型的遊戲了。

  「是喔,強烈推薦在醫院門口放顆地雷,對手一出院立刻被地雷炸傷重新送回醫院。」朔間凜月笑靨燦然:「以前我就是這麼和兄長玩的。」

  朱櫻司一輩子都不想和這個人玩電腦版大富翁。

 

  手氣奇差的月永レオ沒能支撐多久,死在朱櫻司的四層樓別墅手下。

  「嗚哇……我終究是不敵時代洪流的赤裸國王嗎──!」破產者滿臉心疼地看著鳴上嵐暫代銀行事務清點剩餘財富,「被流著鼻水的小鬼給打敗了,沉溺榮耀餘暉的國王陛下也是時候退居幕後了吧!」

  由於對方宣告破產導致根本沒收到多少過路費的朱櫻司高聲抗議:「我才沒有流鼻水!」

  實在看不過去的瀨名泉吐槽:「你自顧自唱什麼獨角戲啊?」

  月永レオ立即撲了上去,見怪不怪的朱櫻司在朔間凜月又要摀住自己的眼之前站起身表示趁鳴上嵐還在結算,自己來泡點茶給各位前輩,將熱水注入茶壺後只聽見身後國王陛下的自說自話:「瀨名啊,我忠誠的騎士,繼承我的遺志戰鬥下去吧!」

  被交代了胡言亂語的遺囑的那人似乎相當憤慨:「你一個輸光家底的乞丐是能繼承什麼啦!」

  「好了,劇場結束了,小朱可以轉過身啦。」

  朱櫻司嘆了口氣,壺中茶葉舒展,紅茶的清香充溢了整個攝影棚。

 

  敗者月永レオ充當法院主持破產者的剩餘家產拍賣活動,接到臨時銀行鳴上嵐的列表時立刻發出疑問。

  「等等,鳴你是不是算錯了,怎麼會只有三塊地要拍賣!」

  「國王陛下抵押到只剩三塊地能賣還怪人家算錯……」

  「其他的產權都在銀行手上啦,笨蛋。」

  「我覺得這個資本第一的社會很不公平,是時候向華爾街那些坐在冷氣房裡隨意決定世界幾十億窮人命運的有錢人揭竿起義了!」

  「乞丐閉嘴。」

  遊戲進行至中後期的如今,手氣只勝過月永レオ的朱櫻司已全然遺忘了所謂投資的基本法則,幫家中處理財務的經驗也盡數拋棄,根本不管那幾塊地和少得可憐兮兮的產權對自己有沒有幫助,總之全部都參與競標就對了。

  似乎是看出這點,瀨名泉與鳴上嵐都選擇直接放棄拍賣,只有意圖惡意哄抬物價炒作地皮的朔間凜月被國王輕輕捶了一下以示教訓。

  見自己的領地又擴大了一些,朱櫻司感到無比滿足。

 

  最先建立起終極型態五層樓大飯店的毫不意外是朔間凜月,從不走錯路的驚人幸運與精準的投資眼光,除了拿下了東京港之外,總計四張的鐵道權利書一人獨得一半,鳴上嵐大嘆去小凜月那邊搭火車特別貴。

  朔間凜月與其餘三人拉大差距的同時,最初說沒興趣玩遊戲的瀨名泉也不甘示弱地力挽狂瀾,不但搶下了其中一張鐵道權利書,還順便建立了電力公司與自來水廠固定向眾人徵收費用──月永レオ自動承擔了每三回合催收水電費的任務,儘管金額不高但十足煩人,朔間凜月表示國王大人畢業後不如兼職NHK收費人員吧。

  最後一張鐵道權利書則是由鳴上嵐獲得,由於求勝心不強且以眾人同樂為最高宗旨,以低價轉手給了朱櫻司。

  「一、二、三……呃,是小瀨的高價飯店。」朔間凜月移動棋子,踏入了相當於東京房價第三的澀谷區的路段,也是瀨名泉的連環房屋大本營,「那這樣吧,銀行銀行,我要申請改建!」

  「哈?」破產者兼銀行員月永レオ發出疑問。

  「我剛剛有抽到改建卡,申請把小瀨的高級建築改造成圖書館──」

  朔間凜月一語未畢便遭瀨名泉狠狠捶了一拳,「改你自己的!」

  「……凜月前輩以前該不會也經常改建他人的建築吧?」

  妄圖改建他人房舍失敗的朔間凜月摀著挨揍的部位,「電腦版可以改造對手的房屋,所以我經常把兄長的大房子改成公園或者圖書館之類的公共場合,路過不但不收錢,有時候還能獲得道具喔!」

  「……忽然有些同情朔間前輩。」

 

   繼月永レオ之後,第二個宣告破產的是並沒有認真求勝因此諸多讓利給末子的鳴上嵐,在破產者拍賣活動中朔間凜月毫不客氣地搜刮了一半家產,瀨名泉獲得四成,經濟狀況岌岌可危的朱櫻司則只搶下一成。

  比起正確的投資法則,如今只記得爭一口氣的他勉強拿下幾棟房屋後手頭現金寥寥無幾,倘若再走到另外兩人的高房價地區恐怕只剩抵押一途──如此慘樣被父母看見了肯定會招致一頓說教以及投資學回爐重塑。

  「我覺得朱櫻最多再撐五回合。」閒來無事的破產者一號月永レオ表示。

  「國王大人太過分了,怎麼想都有八回合以上吧!」破產者二號鳴上嵐反駁。

  「鳴上前輩也很過分好嗎……」朱櫻司一面抱怨著,摸起了機會牌,發現卡片上寫的是通往地獄的文字,情不自禁發出慘叫:「咿啊!等等!我不要!司不要去!」

  兩名破產者好奇地湊到他身後一探,月永レオ朗讀道:「立刻前往──什麼嘛,這不是凜月的大飯店門口嗎?」

  「才不是『什麼嘛』!」朱櫻司噙著淚花抗議道:「Leader知道要罰多少錢嗎?」

  月永レオ尚未答覆,債主已然親自找上門了,朔間凜月笑著將他的棋子移到飯店前,「小朱付得起嗎?付不起可以房屋抵押喔!抵押也不夠可以跟法院申請破產喔!」

  「才不需要申請破產──!」

  將房屋抵押後總算湊出了過路費的朱櫻司高聲宣布。

  「……國王大人,我覺得還是賭小司最多再撐五回合吧。」

 

  朱櫻司背負著月永レオ與鳴上嵐的期待,竭盡全力多活了六回合終於和法院申請破產。

  挾著鉅額資本的朔間凜月風捲殘雲般帶走了朱櫻司留下的土地與權利書,至此,只剩下實力相當懸殊的兩名玩家。

  瀨名泉手上的資產除了自身累積的份額之外,也只繼承了鳴上嵐和朱櫻司的少部份遺產──過於窮酸的破產者月永レオ的那份少得足以直接忽略──絕大部分落入的朔間凜月口袋,因此局勢傾向哪一方昭然可見。

  而此刻瀨名泉正面臨遊戲開始至今最艱難的一次擲骰。

  棋子佇立交會口,而前方正是朔間凜月所統帥的千代田死亡區。

  「呼呼呼呼小瀨小心啊。」仰賴炒作地皮房價投機發家致富的吸血鬼微笑挑釁道:「骰子稍微丟偏就分出勝負了喔!」

  「煩死了!哪有那麼簡單就輸給你!」最初一口拒絕表示不想玩的人如是說。

  來自破產者三號朱櫻司的評論:「……其實瀨名前輩處境很艱難吧。」

  來自破產者二號鳴上嵐的嘆息:「他也知道吧,只是很好勝,不拿第一就……」

  來自破產者一號月永レオ的聲援:「放心吧瀨名!就算你輸在這裡在我心中你也是第一的!」

  「吵死了不要一個兩個擅自認定我輸啊──!」

  由當事人的怒吼可知顯然國王陛下的聲援毫無幫助。

  「天啊。」鳴上嵐憂心忡忡:「……小泉的壓力已經大到直接忽略國王大人的話了嗎?」

  無論忽略與否、或者在誰的心中排行第一,瀨名泉終究必須直面大飯店林立而地價瘋狂加成的高級路段,並且擲出命運的骰子。

 

  然後瀨名泉沒能成為戰勝命運的勇者,悲慘地在連鎖過路費之下宣告破產,朔間凜月大獲全勝。

  以雙手環胸、滿臉不高興的瀨名泉作為背景畫面,鳴上嵐用手機播放了奧斯卡頒獎典禮的配樂,月永レオ則興高采烈地宣布將親自為勝利者獻上贈禮。

  而國王大人手中高舉的獎品是數小時前朱櫻司沒能成功打開的袋裝洋芋片。

  「等等──Leader──!那是我……」

  連忙衝上前試圖搶救度過寒冬的重要夥伴的朱櫻司慘敗,抗議無果,獨裁政府罔顧民間疾苦強行徵稅。

  眼睜睜看著獲頒零食一包的朔間凜月表示:「哎、國王大人好小氣!」朱櫻司只覺得其實說到底玩不玩大富翁根本沒有任何改變,自己終究沒能成功奪回那袋洋芋片。

  「讓我們恭喜Knights第一屆大富翁大會的勝利者小凜月!」

  稀稀落落的掌聲後,勝利者的慶祝儀式告終,月永レオ笑著湊到了瀨名泉身邊,「瀨名只拿到亞軍,真可惜啊。

  後者撇開臉,表情明白寫著萬分不甘,「不過是個遊戲而已,我根本不在乎好嗎?」

  但凡是個人都看得出來話語和實際根本是兩回事。月永レオ思索半晌,雙手一拍咧開了笑。

  「由於第二名沒有獎品,所以特贈國王大人香吻一枚!」

  獲獎的那人瞬間紅透了臉,瞠大雙眼怒斥:「這算什麼獎勵啊,笨蛋國王。」

  冠軍抱著獎品狡黠地笑著插嘴:「小瀨就算不玩大富翁每天也能得到獎勵對吧。」

  「煩死人了──!」

  月永レオ從善如流地採納了旁觀者意見,「好、那就換成瀨名來親我吧──」

  「哈、呃?等等?不是──」

  朔間凜月摀住了朱櫻司的眼,鳴上嵐則拍了拍手。

  「好,頒獎儀式已經結束了!大家來把棋子和卡片收好吧!」

  國王陛下追加的第二名頒獎環節遭到強制終結。

 

 

後記
本文中大富翁的規則參考了日文wiki以及我自己為了方便的改編(.......)
因為很想讓kn玩大富翁就寫了,其實還想讓大家玩桌遊,譬如阿瓦隆之類只要說話就好的遊戲,無奈作者智力不足
感謝閱讀至此的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yo 的頭像
niyo

燦陽之下

ni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