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點在checkmate的幾天後
※月組cb&微獅心CP向

 

  「總之還是正式介紹一下。

  被滿臉不耐的瀨名泉拖到練習室的朔間凜月毫不客氣地打了個大大的哈欠,「呼哈……到底要介紹什麼……前輩們可以放我回去睡覺嗎?」

  「你這傢伙這種時候就承認我們是前輩了啊!」

  朔間凜月尚未回覆,直到適才都趴在地上不知忙什麼的Knights隊長忽地跳起,無視當事者怒斥的「熱死了給我下去」整個人趴在瀨名泉背上,「啊、是你們啊,怎麼了怎麼了,要加入Knights嗎?唔嗯、你們是……瀨名,他們是誰啊?」

  「這麼說起來,人家確實沒有和『れおくん』同學自我介紹過!」鳴上嵐一拍手說道。

  儘管同樣身為一年級,但朔間凜月先前並未與隔壁班的鳴上嵐有過任何交集──即便來到學校也總是在補眠的緣故,他對除了衣更真緒外的同級生本來便沒能留下多少印象。

  月永レオ困惑地歪著頭:「『れおくん』同學?」

  「因為小泉總是れおくんれ……好痛、怎麼可以打淑女的頭!」

  「什麼總是!」瀨名泉怒吼,朔間凜月打了個呵欠,暗忖著任誰都看得出這是掩飾害羞。

  不對、在場恐怕有一人沒能看出來──想必月永レオ的遲鈍令瀨名泉暗地鬆了口氣。

  「人家是鳴上嵐喔,レオ前輩之前也聽小泉說過吧,我們以前是同個事務所的模特兒。」鳴上嵐笑容滿面地說道。

  「好!那就叫你鳴吧!」

  面對月永レオ自顧自地取下了綽號,鳴上嵐嘆息:「雖然小泉說『之後可能還是要麻煩你們,所以先來跟我們家國王自我介紹一下』,但是我恐怕會參加其他隊伍,幫不上忙了。

  「咦?」瀨名泉愣片刻,「是這樣嗎?」

  「嗚哇──那我們的外援瞬間少了一半!」月永レオ扶著額,另一手堅定不移地壓在瀨名泉的肩上,「孤僻沒朋友的瀨名肯定找不到其他人來幫忙了吧!」

  「吵死了!你馬上給我下來!找了已經加入流星隊或fine的傢伙們的笨蛋沒資格說我!」

  月永レオ依舊沒理會瀨名泉,好奇地看向了朔間凜月,「我記得你!上次也有來參加live吧?當時好像有聽見你和天使的交談,你叫做朔間……朔間什麼?」

  朔間凜月撇了撇嘴,對方記下了姓氏不過是源於這所學校中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某人吧?

  和自己截然無關的榮耀、光輝以及權威,偏偏他和那人極度相似,任誰都能一眼感受所謂血緣的可怕。

  「……凜月。」他輕聲重複道:「朔間凜月。」

  於此同時,朔間凜月下定決心在月永レオ道出「好!就喊你朔吧!」的瞬間立即拋下冷漠的「不好意思我沒打算加入你們」便轉身走人。

  或許便得以用強裝的瀟灑包裹不值一文的尊嚴。

  月永レオ歪著頭,而後伸出手,十分無禮地指著他咧開笑朗聲宣布。

  「那就叫你『凜月』吧!」

  預料之外的話語,朔間凜月眨了眨眼,「咦?」

  「咦?」月永レオ一怔,隨即拉著瀨名泉慌忙地搖晃著,「怎麼辦啊瀨名!連凜月都有隊伍了,我們真的只有兩個人了!還是把小約翰也登記上去嗎?」

  「給我冷靜下來你這個笨蛋!」

  「果然還是開始練習兩個人的登場方式吧,大家好我是レオ──換你了瀨名!」

  「我才不幹!」

  沒想到對於稱呼的訝異被解讀成全然不同的反應,朔間凜月看著Knights僅僅兩名的隊員喧鬧的模樣,莫名覺得有些好笑。

  或許月永レオ不過是心血來潮,也或許對方由那一夜舞台上自己與天祥院英智的對話中得知了些什麼,無論正確答案為何,月永レオ確實理所當然地將自己視為「凜月」而非「朔間家的凜月」。

  單是如此便足夠了。

  他決定待兩人鬧完,要冷然淡漠地回答「雖然沒有隊伍,但暫時不想加入哪裡呢」。

  然後於月永レオ與瀨名泉一臉愕然與惋惜時,微笑著完成未竟的話語──「不過缺人時偶爾也可以找我幫忙喔,國王大人。

 

  新加入的朱櫻司是個溫和有禮的後輩,聽說歷經了瀨名泉重重滿不講理的刁難與考驗才終於進入Knights,朔間凜月完全不想知道這位一年級究竟踏過什麼人間煉獄。

  「那麼我重新和各位前輩問好一次。」朱櫻司微笑著道:「除了已經認識的瀨名前輩外,初次見面,鳴上前輩、朔間前輩。」

  「錯了錯了。」鳴上嵐笑著指正道:「我和小泉就算了,小凜月要直呼凜月喔,這是規定。」

  紺紫的眸顯而易見地不解,但後輩仍舊恭敬地行了個禮,微笑著修正了開場白:「不好意思失禮了,初次見面,凜月前輩。」

  「就是這樣!」朔間凜月笑容滿面:「這可是『國王大人』立下的規矩喔!」

 

 

後記
睿智的朔間凜月一口氣解決了knights人力不足與瀨名泉持續兩人knights的願望
一直很想寫寫凜月和leo的故事,姑且先隨意打了個小短篇,感謝看到這裡的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yo 的頭像
niyo

燦陽之下

ni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