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凜月中心,Knights年上三人為主
沿用冬日的贈禮設定:獅心出道同居並養了小約翰和五隻小貓,凜嵐升上三年級,司為二年生,沒看過這篇應該也無所謂

 

  新的一年至今也僅僅度過了短短六十多個小時,正月初三中室外一片雪白的午後,朔間凜月坐在暖爐桌中笑著以橘子逗弄橘貓,橘貓兩只前腳不住地向前伸展,意圖搶過他手中的橘子,見狀,朔間凜月刻意抬高了手,橘貓十分不滿地以肉掌撓著他的手臂,不但全然不痛,甚至軟綿綿得令人感到十分可愛。

  「朱櫻真的和名字一樣,有攻擊性但毫無攻擊力。」朔間凜月滿意地說道,順手剝開了橘子並分給名為朱櫻的橘貓,對方滿懷感激地帶著點心蜷縮在他身旁享用。

  「人類朱櫻偶爾還是很囉唆的!」趴在地上作曲的月永レオ頭也不抬地接道。

  「雖然是這樣沒錯,」朔間凜月咬著橘子口齒不清地說道:「但是最囉嗦的果然還是──」

  「我說熊君你還要在這賴到什麼時候啊!」

  「……嗯嗯、即使過了一年小瀨依舊是最囉唆的那個呢,太好了太好了世界正通常運轉著,新年快樂!」

  緊接著便是向頭頂一記重擊,朔間凜月摀著傷處仰起頭,知名模特兒臉上是絕不能在伸展台展露的險惡神情。

  「過了一年你這傢伙也是通常運轉的沒禮貌啊!」

 

Happy Happy Greeting

 

  「新的一年小瀨火氣別那麼大啊。」

  「你以為是誰害的啊?」一面怒斥,瀨名泉也坐進暖爐桌,朔間凜月認出跟在對方身後一同擠進被褥的是名為小約翰的母灰貓,據說是這個家其他五隻貓的母親,「話說回來,要跑來好歹先打聲招呼吧?要是我們不在家怎麼辦?」

  「那我就去找小鳴和小朱囉!大不了再去後輩家。」

  後輩指得是月永レオ與瀨名泉畢業後新加入的一年級生,但三年級的前輩突然造訪果然還是會被嚇一跳的吧,何況打擾後輩的父母與家人也不太好──相較之下這兩人同居的家果然是最佳場所。朔間凜月在心中肯定了自己的選擇。

  「過年連假乖乖待在家裡不好嗎?熊君不是最喜歡睡覺了嗎?」

  習慣了常人生活的如今,即使被命令「趕快去睡覺吧」,也無法在白日入眠,但朔間凜月並未多做解釋,而是回答:「爸媽藉連假出國了、真緒和他組合的同伴一起去參拜、兄長今天有安排工作……不對、最後那個怎樣都無所謂。」

  「都什麼時候了你就別裝了好嗎?」清楚朔間兄弟早已和解的瀨名泉吐槽道。

  他光明正大地無視了對方,「所以我就來找國王大人和小瀨玩啦!剛好你們兩個自己住外面沒有爸媽,登門打擾也不會良心不安,還有小貓可以玩。」說著,朔間凜月摸著與自已同名的小貓毛茸茸的頭,後者只是懶洋洋地甩了甩尾巴。

  這傢伙和自己真像?是因為同名的緣故嗎?一面想著,他忽然有些好奇,這個家同時存在兩位「瀨名」的情況下月永レオ是如何區分二者的呢?

  「你倒是有自己正在打擾人的自覺啊?」嘴上如此斥責,瀨名泉的臉龐倒是沒有半分怒意──不過也是建立在彼此相當熟識的前提下才能看出來,外人只會覺得這名模特兒相當暴躁吧。

  「這點常識我還是有的。」雖然全然沒有檢討的打算。

  瀨名泉挑眉,必然是聽出他的弦外之音,「所以你到底什麼時候要離開?」

  朔間凜月來回撫摸著花貓的背脊,鳴舒服地打了個呼嚕,初次聽見貓發出喉音的他十分新奇地撓著鳴的下巴,一面漫不經心地敷衍道:「等雪停了之後。」

  「那剛剛沒下雪為什麼不走,而且現在雪也沒大到不能走好嗎?地鐵還不都照常行駛!超煩人的。」

  聞言,朔間凜月當機立斷向趴在地上完成樂譜的月永レオ申請外援,「國王大人!小瀨要趕我出去挨餓受凍嗚嗚……」說著以指尖抹去了並不存在的淚珠,自己裝哭的本事還是比親哥哥好上一些的。

  雖然對方並不吃這套,「熊君你剛吃了我家的蕎麥麵然後說我讓你挨餓──?」

  這麼說來午餐確實是由瀨名泉親自下廚的新年蕎麥麵。

  當朔間凜月總算湧起了些許的危機感時,月永レオ恰好以救世主之姿舉起了雙手,「完成了!哇哈哈哈人類文化遺產又多了一樣!我果然是天才……不對、不是說這話的時候,」月永レオ向著理所當然望向自身的瀨名泉咧開笑,「我們什麼時候出門啊?」

  正想著原來兩人確實有要事在身,自己這不速之客恐怕確實打擾了家主們的行程,便見月永レオ轉向自己,笑得能清晰看見虎牙,「凜月也要去嗎?拜年!」

 

  上回拜年似乎是許久之前了。

  於公寓大門口撐起傘時朔間凜月思索道,白晝嗜睡的症狀越發嚴重後,自然是不可能隨著父母一同於新年走訪親戚朋友,而縱然有夜晚拜訪的邀約,一旦朔間零在場自己便拒絕同行,導致直接斷絕了所有的機會。

  結果重歸「人類社會」後,初次拜年竟然是與月永レオ和瀨名泉──曾經同組合的隊友,而目前已畢業出道的前輩。

  雖然其中一名前輩還比自己年幼一個多月。

  雪花紛落,白色的結晶遮蔽了視界使前往地鐵站的路途乍看有些遙遠,不多時傘面便積滿了雪導致有些沉重,朔間凜月呼出寒氣,眼角餘光望著行於自己身旁的兩人,隨著步伐起伏的傘沿下若隱若現灰與朱色的髮絲,他緩緩開啟了冰冷的唇瓣。

  「下雪還要搭地鐵真是太麻煩了!國王大人和小瀨不考慮買車嗎?」

  「畢竟我們公寓沒有附車位啊,當初選地點的時候沒有考慮到。」踩在雪地上的沙沙聲並未掩蓋他的嗓音,月永レオ輕快的回答隔著保暖兼掩蓋面容的口罩而模糊不清。

  同樣裝備了口罩的瀨名泉補充道:「距離地鐵站很近、到事務所的車程也不遠,市中心的公寓就別奢求那麼多了。」

  「國王大人和小瀨同居不怕被八卦雜誌拍到嗎?」

  「被拍到了就說『是公司選的宿舍』就行了。」

  「不過假如真的被拍到的話粉絲反而會感到安心吧。」朔間凜月歪著頭,想像了八卦雜誌刊登兩人同出同進的場景,「『レオ君和泉君真的沒有女朋友呢,太好了』之類的。」

  「聽起來一點也不好。」

  「對了、一般應該是正月初日或二號拜年才對吧。」朔間凜月回憶自己僅有不多的拜年經驗,好奇地問:「國王大人和小瀨怎麼今天才去?」

  「除夕、初一都是在本家過的。」瀨名泉解釋道:「我們昨晚才回來,沒想到早上十一點門鈴就響了,一打開門就是某個添麻煩的傢伙嚷著『給我壓歲錢』。」

  「反正我最後又沒有收到!」

  「我想給啊,是凜月說那不算壓歲錢的!」月永レオ抗議。

  「國王大人的樂譜平時就會收到了,當然不算壓歲錢啊。」朔間凜月據理力爭,而後感嘆道:「我忘記你們兩個要先回家了。」儘管後續還有一句「知道的話就不會來打擾了」,但他想了想,決定還是留在自己這裡就好,反正這兩人也猜得到自己想說什麼。

  「因為平常都住外面,小琉可很想念帥氣的哥哥大人啊!對吧瀨名。」

  「……總之我爸媽也叫我至少除夕和一號要回家。」

  「瀨名你怎麼沒認同我?」

  妹控月永レオ的抗議遭到堂而皇之的無視,「唔、畢竟小瀨和國王大人是同居不是入籍嘛。」

  「……日本民法沒有讓我們入籍的選項啦。」瀨名泉說道,接著輕輕「啊」了一聲,於地鐵站入口前的自動販賣機駐足,朔間凜月尚未弄清對方打算買什麼,便見瀨名泉已取出了錢包投入銅板,摁下罐裝飲料的按鈕後才多此一舉地向月永レオ確認:「國王大人是熱拿鐵吧?」

  「沒錯!最喜歡瀨名了!」月永レオ歡天喜地地自取出口拿出了泛著氤氳的罐裝飲料,並且貼在臉頰邊用以保暖。

  「好好好、熊君要摩卡嗎?」

  「哎?」

  「哎什麼哎?你血壓低,冬天手指應該很冷吧?」瀨名泉滿臉理所當然地問道。

  「已經工作的瀨名哥哥請客喔!凜月很喜歡吧!」月永レオ補充道,被瀨名泉輕輕敲了一記說「我才不想被比自己大的人當哥哥」。

  半推半就下握緊了罐裝的熱摩卡,朔間凜月不禁思考,明明兩人在校期間自己總是支使眾人幫忙買碳酸飲料,究竟是從何處得知他喜歡摩卡的呢。

  「我不喜歡這個牌子啦。」

  「別人請客你還挑?」

  「不過既然是小瀨付錢,我就開心地收下吧。」

  「現在還給我,立刻。」

  「可是摩卡有加糖喔,要維持身材的小瀨還是喝黑咖啡就好。」朔間凜月伸長了手不讓瀨名泉搶過飲料,對方憤怒的模樣令他聯想起適才在公寓中和自己搶橘子的橘貓朱櫻。

  一面打打鬧鬧地踏入了地鐵站,朔間凜月這才憶起自己忘了詢問兩人究竟要去何處拜年,說到底月永レオ和瀨名泉是同一個偶像組合的搭擋、又是生活中互相扶持的戀人,一同出現於何處拜年都不奇怪,反倒是自己加入才顯得詭異吧。

  倘若被帶到工作對象的面前,兩人又該如何介紹他呢?

  說到底,月永レオ和瀨名泉於自己而言是什麼?

  血濃於水的兄弟是朔間零、家人般重要的是衣更真緒、而作為即將畢業的三年級的如今,夥伴則是鳴上嵐與朱櫻司和新加入的一年級生──月永レオ和瀨名泉單獨出道的此刻,彼此之間只能被喚作「過去的夥伴」。

  「……果然小瀨和國王大人留級比較好。」朔間凜月以他人聽不見的低聲咕噥道,這話假如被身旁的瀨名泉聽見,肯定會無法置信地挑起眉,然後說「事到如今你都快畢業了還在說什麼啊」。

  但曾經朔間凜月的世界太過狹小,身邊寥寥無幾的牽繫使他並不善於理清人際關係。

 

  「哎呀、居然連小凜月一起來了,大家新年快樂!」

  目的地竟是鳴上嵐的攝影現場,當不熟悉環境的朔間凜月仍在四處顧盼時,瀨名泉先是與月永レオ一同以「新年快樂」作為開場白,接著將手中的禮品遞予鳴上嵐,「哇!給人家的新年禮物嗎?」

  「國外客戶寄給國王大人的甜點,跟現場的大家一起分著吃吧。」

  「什麼嘛,竟然是讓人家幫忙解決卡洛里嗎?好歹也帶個壓歲錢吧?」鳴上嵐故作不滿地說道,但臉龐笑意不減。

  「壓歲錢的話我──」「國王大人的曲子不算喔!」積極提議被輕巧否決的月永レオ發出拉長了的「欸──」,鳴上嵐笑著補充:「那麼貴重的東西如果來拿來當作壓歲錢未免也太膚淺了不是嗎?國王大人的曲子是藝術品吧!」

  一番話使月永レオ笑逐顏開,朔間凜月以手肘頂了頂瀨名泉,「小瀨你快學學!」

  然而對方全然不領受他的建言,「啊?學什麼啊?超煩人的!」

  「沒想到是來找小鳴,我還擔心是去見工作上的對象。」趁月永レオ與鳴上嵐閒聊時,朔間凜月向瀨名泉道,並刻意以對方的口吻說:「那樣的話肯定超煩人的。」

  「不要學我!」先是反射性地怒斥後,瀨名泉才挑起眉問:「不用想也知道熊君肯定很討厭那種場合,我們像是那麼惡劣的人嗎?」

  「小瀨最喜歡欺負後輩了吧?」朔間凜月誠懇地回答。

  「既然有作為後輩的自覺的話,你也偶爾把我當成前輩尊重好嗎!」

  「小瀨就是小瀨嘛。」

  正嬉鬧著,有位工作人員向著他們招手,鳴上嵐趕緊協助解釋:「既然小泉都來了,企劃想跟你討論一下之前的事情,不好意思、明明在放年假還要聊工作。」

  瀨名泉揮了揮手示意不必介意便走向工作人員,而月永レオ則代替戀人向鳴上嵐咧開笑:「別想太多,鳴不也在過年期間工作嗎?」

  後者一愣,而後釋然笑道:「確實是這樣呢。」接著鳴上嵐又轉向朔間凜月,「話說小凜月竟然也跟著來了,國王大人和小泉先去找你了嗎?」

  「凜月在我們去找他之前就自動跑來我們家了!本來想給他一個驚喜的說。」月永レオ滿臉遺憾。

  意料之外的話語令他怔了數秒,接著眨了眨眼,詫異地問:「咦?國王大人和小瀨原來打算來找我嗎?明明除夕到現在好不容易有兩人獨處的年節?」

  「唔?雖然兩個人也很好,但還是和大家在一起最開心吧?雖然現在不是隊友但也是朋友嘛。原本瀨名說乾脆約大家一起出來拜年吧,但聽說了鳴今天有安排工作,就改成一一拜年了。」月永レオ叉著腰得意地笑:「何況給大家驚喜也比較有趣,不過鳴完全是一副意料之中的樣子。」

  鳴上嵐笑著解釋「小泉打聽我的工作安排時就猜到了,不好意思」的嗓音並未進入朔間凜月的耳中,他僅是垂下眼,細細品味著月永レオ以理所當然口吻道出的話語。

  而月永レオ則特意跨了兩步到他跟前,翠綠的眼眸一瞬不瞬地緊盯著朔間凜月不放。

  「啊、感覺現在凜月的表情──等等,不要告訴我,讓我妄想一下──啊、我不妄想了靈感湧上來了!」

 

  「去年的這個時候,又是準備『Mystery Live』、又是小朱的『招福宴』,感覺到處都亂七八糟的,今年倒是安安穩穩地度過了新年的演唱會,等寒假結束後才有安排。」

  離開鳴上嵐的攝影現場後,外頭的雪比來時小了些,朔間凜月索性不再打傘,而是任憑純白碎片落在髮梢、肩上,月永レオ正敞開雙臂搖搖晃晃地走在狹窄的路肩,時不時扶著瀨名泉的肩膀穩住身子,聞言好奇地問道:「朱櫻那麼好戰的傢伙竟然沒有亂來嗎?」

  「這話被他聽見一定會說『太失禮了』,身為新國王的他為了維持在後輩眼中的形象,可是非常努力的喔,因為新加入的後輩很崇拜他嘛──雖然在我和小鳴看起來還是和以前一樣就是了,只要一慌張就會露出毛毛躁躁的本性。」

  「嗯嗯、身為過去領導你們的國王,我完全能理解朱櫻想要展現威嚴的心情。」月永レオ環著手、不住點頭說道,接著立即受到了「不不你才是離威嚴最遠的那個」、「和國王大人比起來小朱還比較稱職呢」的夾攻。

  瀨名泉無視月永レオ在一旁哇哇地不斷抗議,側過頭問朔間凜月,「那熊君呢?」

  「我?」

  明白對方打算詢問自己的狀況,朔間凜月想了想,作為朱櫻司的輔佐,自己似乎並沒有什麼可以報備的,等待著畢業季來臨的如今,至多為了諸如「瀨名泉與月永レオ於自己而言的意義」之類無論何時都能覓得解答的雞毛蒜皮小事煩惱,除此之外似乎一切都平淡安穩得令人愕然。

  人類社會中理所當然的白晝生活、作為偶像的日復一日、兄長、青梅竹馬、夥伴、後輩,以及經常給予支援的前輩。

  觸手可及的喜悅與滿足、作為組合征戰四方、以歌舞贈予觀眾們笑顏與美夢。

  這必然便是極度平凡、卻又彌足珍貴的青春吧。

  「我呢……準備要畢業了,不過春天之後也打算繼續做偶像。」開口的是和瀨名泉的詢問全然無關的話語,朔間凜月瞇起眼笑道:「所以小瀨要和國王大人一起等著我和小鳴加入喔。」

  雪更大了,幾乎得以肉眼瞧見每一片雪花落下時展現獨有的綺麗輪廓。

  「啊、凜月的黑髮襯著白雪真好看,靈感──」原先便搖搖欲墜的月永レオ大喊,接著身子一斜,深知習性的瀨名泉連忙趕在對方跌落雪堆前衝上。

  「大笨蛋!」

 

  「新年快樂──!」

  「前輩們新年快樂!能見到大家太開心了!」美輪美奐的朱櫻大宅中,迎接眾人的少爺臉龐滿是驚喜,接著似乎察覺了什麼,喜悅瞬間轉為焦急,「等等、瀨名前輩與國王大人也就罷了,為什麼凜月前輩也在呢?請問三位前輩適才一同去參拜嗎?為什麼沒有找我呢?」

  「小朱你誤會了。」朔間凜月斂下眼,認真地鞠躬並說道:「新年之後我正式成為這個家的孩子,未來還請多多指教喔。」

  「你在說什麼蠢話啊笨蛋熊君!」

  朱櫻司眨了眨眼,滿臉不敢置信,緊接著立刻跑到月永レオ與瀨名泉跟前,滿臉惶恐地拉著兩人的衣角,「It’s really unfair! 為什麼前輩們領養了凜月前輩卻沒有問過我的想法呢?請問司不夠可愛嗎?司一定會做個好孩子的!」

  瀨名泉顯然被出乎意料的反應狠狠震撼了,愣了片刻才說:「你跟著他鬧什麼啊!」

  一旁月永レオ則火上加油,「好啊好啊、一起來做我們家的孩子吧!」

  「你也不要起鬨!」

  「這樣吧小朱、」朔間凜月制止了意圖揮拳的瀨名泉,「因為民法禁止國王大人和小瀨入籍,我們可以分別叫『月永凜月』和『瀨名司』喔,怎麼樣?畢竟小朱姓月永的話有點像繞口令。」

  瀨名泉向說著「就這麼辦吧」的月永レオ狠狠地一頓說教後,像是想起了什麼說道:「對了、司君拿去吧,新年快樂。」

  交到朱櫻司手中的是印製了吉祥圖樣的白紙袋,收受者緊緊握在手中,紫色的雙眼閃閃發光,「瀨名前輩,這難道是……」

  「壓歲錢喔。還有這是鳴君給你的新年禮物,他今天有工作沒辦法抽身。」說著,瀨名泉將擁有知名百貨公司商標的提袋也交到朱櫻司手中,「說是不含澱粉的乳酪蛋糕,吃了也不會增加熱量。」

  「我也有喔!」朔間凜月則將熱騰騰的鯛魚燒連同紙袋放入朱櫻司的掌心,一旁瀨名泉吐槽道:「明明是剛才路上買的!」

  「還有我的!」月永レオ將與瀨名泉同樣花紋的壓歲錢袋交給朱櫻司,「這是壓歲錢!」

  「咦?好厚?」                   

  朱櫻司詫異地說道,而月永レオ則是滿臉得意地催促對方打開,「是新年的曲子喔!」

  正當朔間凜月想吐槽「已經連續被兩個人說不算壓歲錢了呢」,便見繼承了月永レオ之位、如今的國王大人握緊了音譜,笑顏猶如夢之咲待放的燦爛春櫻。

  「謝謝前輩們,新年快樂!」

 

後記
提前的新年賀文,由於招福宴後一切塵埃落定,深刻感受Knights的返禮真是太令人放心了(?)所以愉快地暢想起當泉和leo畢業之後的大家,希望能就這個奇妙的時間點繼續更多妄想~感謝看到這裡的你,新年快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yo 的頭像
niyo

燦陽之下

ni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