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不正統的日本戰國時代au,看到最後就知道

 

 

  據聞淮火國大名瀨名泉收了一名小姓,養於深宮不讓全城上下接近。

  縱然朝議問起這事,瀨名泉也只是淡淡帶過,不作任何回應。

  「人是戰場撿的。」

  面對朱櫻司的疑問,當時與瀨名泉一同出征的朔間軍師掩著嘴笑:「說是美若天仙倒不至於,於我而言倒比較貼近貓妖,不過生了雙挺好看的綠眸……恐怕小瀨便是看上那雙眼吧。

  朱櫻司無法理解,誰家大名沒有養幾名隨侍在側的小姓呢?為何瀨名泉彷彿保守軍機一般護在深宮中拒絕僕從女房在內的任何人靠近,至今除了朔間凜月外無人得以見那人一眼。

  「早知道便央求同上戰場了……」

  聞言朔間凜月扯了扯他的臉頰,「這可不行,不是說待小朱滿十二歲才考慮嗎?」

  也不過欠了幾日。渴望守護淮火國的朱櫻司滿心不甘,思索良久,情知自己口才不如軍師的他,改以追問道:那麼名字是?您知道『那位』的名字嗎?

  「名挺稀奇古怪的,聽過便記不清了,姓氏倒是明晰。」爽快提供情報的朔間凜月眨著殷紅的眸笑了笑,「畢竟和我相像。

  ――月永。

  朔間凜月道。

  ――或許那人與輝夜姬相同,是源自恆常之月的存在也說不定。

 

歴史の終わりと最後の人間

 

  善於以文字蠱惑人的軍師留給他語焉不詳的話後便逕自晝寢去了,徒留依舊沒能理解含義的朱櫻司。

  既問不出所以然,索性自力覓得解答,他是瀨名泉的義弟,最終將成為淮火國大名的繼承者,如今皇室威信疲乏,諸侯群雄割據天下爭戰不斷,自是必須扼死所有可能危害淮火國的災厄嫩芽。

  朱櫻司鼓足了一番勇氣,便趁著深夜潛入唯有家督瀨名泉得進的深宮,沿途是悖離深宮一詞的敞亮,火炬搖曳、將長廊照耀得通明如晝,而最裏側的房內傳來低切私語聲。

  朱櫻司識得不時給予「嗯的回應的是瀨名泉,而另一個陌生的清亮嗓音想必源自那名無人得見的小姓。

  「縱然外頭燈火搖曳,依舊看得清滿天星子呢!美麗得動人心魄,你說是吧瀨名!

  朱櫻司不敢相信這城內竟有人直呼城主之名。

  瀨名氏乃過去天皇所封的大名,如今瀨名泉則是統帥淮火國的家督,哪是一名小姓得以隨意掛在口邊的呢?

  若非記得自己違命潛入深宮,此刻他縱是衝出一刀斬下違背義理的罪人首級也是天經地義。

朱櫻司屏息等待瀨名泉的回應。

  半晌,冷淡的疑問嗓音道:「……那值得如此震驚嗎?比起這事,說話口吻是進步不少。

  「哎我這幾日待在這無所事事,揀了幾本書練習這時代的口吻,否則瀨名不懂也是困擾啊。早知道高中時代就好好學古代日語了。」

  「……高中?」

  「呃、學塾?總之是我們學字讀書的場所。」

  ……你再說一次,你究竟是來自何處?」

  「不是都過數回了?瀨名這般不長記性?哇別瞪別瞪、難得綺麗的臉龐都皺起來了――我是來自五百年後的人喔。瀨名不信嗎?

  竊聽的朱櫻司呼吸一滯。

  每個字都聽得懂,合在一起卻不明其意,名為月永之人說自己來自五百年後?那是何意?

  良久,才聽瀨名泉輕聲道。

  「我信,戰場上發現昏迷的れおくん時,身周包覆奇異的白光,而服飾與雙足的鞋也是前所未見的材質,所以我信れおくん必非常人。

  「或許是狐妖也說不定?

  便聽見瀨名泉冷道:「便是受聖上垂憐的傾國美人玉藻前也沒膽自曝狐妖之身。倘若れおくん真是愚蠢至此的狐妖,倒也無甚可怕的。

  「唔唔、倒是很有道理……那瀨名想聽我的時代嗎?

  瀨名泉並未答覆,朱櫻司則藉著月永雷歐話聲為掩護,躡手躡腳至簾幕後方,距離兩人約莫十尺,明晰瞧見了燈火之下坐在廊緣的二人。

  他是初見名為恆久之月的青年。

  首先入眼的是與皎潔月色相悖的火焰般的髮絲,於鬢旁紮了個短辮,眉飛色舞地道:「我的時代可看不見星子,都被人類的燈火掩蓋啦!

  啊。

  朱櫻司無聲低嘆。

  火光照耀下遙遙見到了那人雙眼,正如朔間凜月所言,是相當好看的春意蓊鬱的翠綠。

  不知道瀨名泉眼中,那雙火光躍動的綠眸又是何等風采。

  「縱然五百年前一無所有,沒有鋼琴、沒有莫札特、沒有智慧型手機……但有滿天星斗、與遠較燦爛繁星更美麗的瀨名,倒也不算虧了!」

  瀨名泉冷淡地笑道:「換作他人說這話,可是要切腹的。」

  「這麼說起來,瀨名是掌管這座城的大名吧?」

  「正因是淮火國大名、統御天皇所賜封地的家督,」瀨名泉肅然道:「我必須詢問一事。

  「想問什麼?

  れおくん來自五百年後吧。」

  我們的課本將瀨名生存的時代喚作『戰國時代』

  「課本?雖不知那是什麼,倒也無關緊要。總之、歷代天子也好,或者什麼『戰國時代』也罷便如我們看待平源之爭那般れおくん早已知曉了如今亂世、大名戎馬的終局。

  清楚瀨名泉未竟疑問的意圖那般,名為月永之人

  「……嗯。」

  嗓音全然不復適才的飛揚輕快。

  朱櫻司見不到瀨名泉的神情,只聽家督一字一字道。

  「我所統帥的淮火國,五百年後是否猶在?

 

 

後記
設定:leo是穿梭兩個時空的大學生,但這個穿越是在睡夢中發生無法控制,因此泉才禁止任何人接近他,以免第二天leo消失了引起騷動

看起來很大長篇的設定但我當然是沒有寫下去的打算(........)
感謝看到這裡的你
ps淮火=えび=海老=蝦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yo 的頭像
niyo

燦陽之下

ni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